s5gaq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ptt-1132、寧可凍死也不願熱成狗讀書-y1om6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从张泉的眼神中,马克没有看到曾经的那份轻松得意。
此时的张泉,更像是一个即将奔赴刑场的罪犯。
再看看张泉身边这几名警察,似乎来这非常具有针对性。
就在马克猜想之际,卢薇薇提醒着道:“怎么了老板?五份辣椒炒肉盖浇饭没有吗?”
“啊?”从猜想状态中缓过神来的马克,这才一愣,赶紧笑笑说道:“有,当然有,你们几位稍等,我马上安排厨师去做。”
随后马克对着后厨方向喊道:“五份辣椒炒肉盖浇饭,快点。”
“好嘞,收到。”厨师接到报单,赶紧开始忙碌起来。
马克在赶紧将木椅抽出,安排几人先坐下。
瞥了眼坐在最里头的张泉,马克好奇问道:“张泉,你今天怎么跟警察同志一起来吃饭?”
“我又不是第一次跟警察吃饭,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吗?”张泉面无表情说。
马克看看身边几人,又道:“可以前吃饭,也不是在我们这种小餐馆吃饭啊。”
“道理很简单。”还不等马克把话说完,顾晨则直接解释道:“因为我们是来找你的。”
“找……找我?”闻言顾晨说辞,马克表情明显一怔。
可很快,他又表现出足够的淡定,也是看着众人笑笑说道:“我……我一个小老百姓,你们找我做什么?”
“20年前你可不是现在这样的小老百姓。”王警官自顾自的倒上一杯水,也的淡淡说道。
马克闻言20年前?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再看看已经明显被警察夹在中间坐下的张泉,马克似乎明白些什么,可依旧不相信,这些警察竟然是来找自己的。
雷神傳人在都市
就在马克想走之际,顾晨起身,一掌扣在了马克肩膀上。
“警……警察同志。”马克脸色一僵,也是苦笑一声。
顾晨则是淡淡说道:“别急着走啊,坐在这里,陪我们聊聊。”
“好……好吧。”见自己跑是跑不掉了,马克在权衡之后,还是选择老老实实坐在顾晨的身边。
与坐在对面的张泉对视一眼后,马克此时也明白一切。
顾晨并没有太在意,只是随便问道:“马克,听说你20年前,曾经跟张泉一起改装套牌车,诈骗典当车行?”
“啊?”马克刚想替自己狡辩几句,可看着坐在对面默不作声的张泉,顿时又泄气道:“这……这都20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还提这个干什么?再说我已经改邪归正了,也受到了惩罚。”
偷偷瞥了眼顾晨,马克又问:“可是警察同志,你们今天难得还要翻旧账?诈骗这行我早就不干了。”
“我当然是来翻旧账的,但不是关于你诈骗的事宜。”顾晨取出一双一次性筷子,拿在手里旋转起来。
看着顾晨灵巧的手指,马克有些心虚道:“既然不是关于我曾经那些不光彩的事情,那你们找我所意为何?”
“黑车司机鲁俊。”顾晨扭头看向马克,问他:“这个20年前的人物你还记得吗?”
“黑车司机?鲁俊?20年前?”听着这一连串的关键词,马克也是挠挠后脑,有些不解道:“这我压根就不知道,说这些干什么?”
“20年前,在合江镇三溪水库发现一具男尸,而死者就是黑车司机鲁俊。”知道马克会有抵赖情绪,卢薇薇则是淡淡说道:
“这具尸体被打捞上来时,全身上下被捆满了胶带。”
“等等。”马克眸子一瞪,这才恍然大悟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印象,听说当年在合江镇三溪水库,的确是发现了一具沉尸。”
“可是,这个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们要来找我?”
见马克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顾晨瞥了眼身边的张泉,淡淡说道:“张泉是你的好哥们对吗?”
“对呀,我们之前都认识。”马克说。
顾晨又道:“当年缠在死者鲁俊身上的胶带,就是他买的。”
“啊?他……他……”
被顾晨这一说,弄得自己毫无准备。
马克慌神的看向张泉。
可此时的张泉,面无表情,似乎早已认罪。
得知情况的马克,此时也是惊愕不已道:“难道说,当年的凶手是张泉?”
“别装了。”王警官拿着一次性筷子,在手指之间不断摆弄,也是淡笑着说道:“当年杀死黑车司机鲁俊的人,一共有4个,其中一个在三年前出车祸去世,还有一个在尊监狱,而至于剩下两个漏网之鱼……”
瞥了眼毫无感情波动的张泉,又看看慌神的马克,王警官又道:“其中一个成了知名的辣条厂老板,而另一个却在小学对面开起了小饭馆。”
知道王警官在说张泉和自己,马克顿时脸色一僵,却是假装不知情道:“警察同志,你这么说是几个意思?你是说我是凶手?”
“没错。”王警官也不跟他来虚的,直接道:“当年就是你跟其他三人一起,抢劫了黑车司机鲁俊,随后将他活活淹死在三溪水库。”
“我……”
“张泉已经交代了。”还不等马克把话说完,顾晨直接接话道。
马克此刻坐立不安,感觉这帮人果然是来抓自己的。
而就在此时,后厨用餐盘端出五份盖浇饭,稳稳放在众人面前,并淡笑着说:“请各位慢用。”
“谢谢。”顾晨拿起筷子,开始若无其事的享用起来。
其他几人见状,也都开始动起筷子。
虽然张泉没有胃口,但此时也只能听之任之,拿起筷子加入到晚餐队伍中。
小店里熙熙攘攘,没有人注意这桌的情况。
大家都在聊着孩子的学习,校外的辅导艺术班,却不知道,在餐馆的角落位置,正在审讯当年的一起凶杀案。
整个审讯工作都在饭桌上进行。
由于证据确凿,马克没多久便如实招供,自己就是当年的杀人团伙之一。
用餐结束后,顾晨用纸巾沾了沾嘴,随后便掏出玫瑰金手铐,将马克拷上。
之后拿起身边的一张抹布,直接盖在了马克手背,将他和张泉一起,直接准备带出餐馆。
此时后厨走出来问:“老板,你要出去?”
“嗯。”马克呆呆点头。
野兽的魔法师
“那何时回来?”后厨又问。
马克目光一怔,弱弱的道:“可……可能,这次要走很久。”
……
……
回到芙蓉分局,当晚顾晨就和自己的团队成员,将这伙人的所有犯罪证据收录完整,案件随之告破。
为此顾晨还专门打电话,通知了荷湖乡的鲁俊母亲和堂哥,告诉他们凶手找到的消息。
那一夜,顾晨跟两人在电话中聊了很久,鲁炎和鲁俊的母亲也哭了很久。
20年,足够让一个新生儿长大成人,却足足是案件的侦破过程。
顾晨当晚也不知道在电话中跟几人聊了多久,更多的是安慰。
直到翌日清晨,顾晨依然是第一个来到办公室。
此时的天气,由于寒冷空气南下,办公室里充满着冰冷。
按照节能减排的规定,3度以下才能开空调,顾晨打开手机,今天的温度1到3度,刚好满足开空调的硬性条件,顾晨索性打开空调,将房间门窗全部关闭。
没过多久,陆续有赶来上班的同事们,每个人进门时的状态都是瑟瑟发抖,嘴里不停的哆嗦。
比起之前,最近几天同事们上班赶到的时间明显向后延迟了不少。
但也有按照平时上班习惯赶到的同事。
比如袁莎莎和王警官,两人早就习惯的这种作息,倒是卢薇薇不见动静。
看着众人陆续走进办公室,眼看也快到了上班时间,袁莎莎好奇问顾晨:“顾师兄,卢师姐怎么还没到?平时她早该到了。”
————
“不清楚。”顾晨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他怎么知道?
王警官则是调侃的笑笑:“这还用说吗?肯定是赖床了,这么冷的天气,有几个不赖床的?”
“那怎么?都快迟到了。”袁莎莎闻言,赶紧掏出手机,拨打了卢薇薇电话。
没过多久,电话接通,袁莎莎赶紧问道:“卢师姐,你该不会还在睡觉吧?”
停顿了几秒,袁莎莎表情一怔:“什么?还在睡觉?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又是片刻的宁静,袁莎莎这才没好气道:“那卢师姐你快点啊,好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王警官第一时间询问道:“小袁,卢薇薇怎么说?”
袁莎莎耸耸肩膀:“还能怎样?还没起床呗。”
“啥?”闻言袁莎莎说辞,嘴里还叼着肉包的何俊超,顿时表情一呆,嗤笑着说道:“她卢薇薇还没起床?哈哈,看来今天要迟到了。”
“还有一分钟。”袁莎莎看着墙上的挂钟道。
也正是因为这一句,办公室内的所有人,顿时都将目光投向了挂钟。
然而挂钟就在众人的瞩目下,时针渐渐走到12的数字时,门口依然毫无动静。
众人顿时泄气道:“迟到了,卢薇薇迟到了。”
“都已经过了上班时间,这卢薇薇,还真是够能睡的。”
“那也情有可原啊。”袁莎莎极力为卢薇薇辩解道:“前天夜里忙碌到深夜,第二天又忙碌一整天,到晚上才休息,连续几天高强度工作,身体肯定会很疲惫。”
“再加上这几天寒冷空气南下,难免会让人睡过头吧?这也真正常,我觉得卢师姐迟到几分钟也没什么。”
“谁再说我?”
也就在袁莎莎话音刚落之际,卢薇薇哼哧哼哧的跑进办公室。
众人顿时再次将目光投向挂钟。
此时此刻,秒钟刚好走到12的位置。
逆天魔妃:毒寵控植師 小主子
“咳咳。”王警官赶紧干咳两声,故意调侃着道:“那什么,众所周知,我们这个挂钟不太准,时常要快两分钟对不对?”
“啊?”袁莎莎没反应过来。
王警官对她使眼色道:“就是……挂钟经常会快两分钟啊。”
“哦哦。”这才反应过来的袁莎莎,也是赶紧附和道:“没错,这个破挂钟,时常走快两分钟。”
众人闻言,也都假装附和。
“嗯嗯。”
“没错。”
“我也觉得这个挂钟应该拿去修一修,老是走不准。”
“那看来卢薇薇是踩点来上班啊。”
……
见众人如此抬举自己,卢薇薇也心领神会,这才拍拍高耸的胸脯,喘息着道:“累死本小姐了,害我脸都没洗牙都没刷,直接床上衣服就冲到这里。”
“啊?卢师姐还没吃早点?”袁莎莎有些心疼道。
但卢薇薇也是摆摆手,一脸无所谓:“没关系,好在我抽屉里有足够多的零食。”
“你说你,也不知道早点起床。”王警官不由调侃着道,随手将自己还未吃完的一个肉包递给她道:“我这还有一个肉包,吃不下了,你拿起消灭吧。”
“谢谢老王。”感觉老王还挺厚道,卢薇薇二话不说,接起肉包便咬上一口。
顾晨左右看看,扭头问袁莎莎:“小袁你有梳子吗?”
“有。”袁莎莎赶紧打开抽屉,将一把木梳交给顾晨。
顾晨右手戳了戳卢薇薇后背。
“顾师弟,干嘛?”卢薇薇扭头问道。
顾晨指着卢薇薇蓬乱的头发,也是淡笑着说:“卢师姐,你的头发有点乱糟糟的,这个给你。”
“啊?”卢薇薇赶紧拿出桌上的小镜子,对着自己照了照,这才啊道:“该死,跑的太急了,头发都没梳理,我这是有多狼狈啊?”
“要是被赵局看着我这副蓬头垢面的样子,他肯定又要骂我了。”
想着自己嘴里还塞着肉包,卢薇薇想了想,转而问顾晨道:“顾师弟,你能帮我梳头吗?”
“啊?”顾晨一呆。
“就帮我把头发打结的地方梳理顺畅就好。”卢薇薇说。
顾晨犹豫了一下,索性答应道:“那行,你转过头去吃你的包子,我帮你梳头。”
“嗯。”闻言顾晨说辞,卢薇薇心里美滋滋,顿时乖巧的将头转向前方。
王警官心领神会的笑笑,假装没看见。
何俊超看到这一幕,也是酸溜溜的道:“真是够了,这卢薇薇还真会搞事情。”
“何俊超,又在那嘀咕什么?”卢薇薇一边吃着王警官送的肉包,一边享受着顾晨的VIP梳头待遇,一边瞥着不远处的何俊超,说道:“别以为你声音小我就听不见,说什么呢?”
“我说你一个北方人还怕冷?竟然睡到现在才起床。”
“北方人?我现在是南方人好吗?”卢薇薇狡辩说。
丁警官则是笑笑说道:“甭管这北方人还是南方人,这天气,在江南市,南北方人有区别吗?”
“站在外头转一圈,照样冷得瑟瑟发抖。”
斜陽外 意千重
“就是嘛,还是老丁说的在理。”卢薇薇满脸嘚瑟。
何俊超则是淡淡一笑,调侃着说道:“是啊,冬天真是一个北方人嘚瑟,南方人哆嗦的季节,每当冬季来临,你的世界可能就被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是被窝里,另一个是被窝外。”
“被窝是最温暖的存在,却也让起床变成了最困难的事情。”卢薇薇也接话说。
殘花夫人 傾倒眾笙
因为办公室里也有几个北方人,因此丁警官也是笑孜孜道:“所以此时此刻,身处南方的小伙伴们,是不是无比羡慕北方有暖气的地区呢?”
“没错。”一名北方籍的警员笑笑说道:“南方没有暖气,起床靠的是毅力。”
卢薇薇一拍大腿:“小张这话说的在理,我这早晨一起来,脑海中便会有两个小人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啊?”袁莎莎闻言,也是好奇问道:“那这两个小人都说啥了?”
“其中一个说:不要起来,再睡一会儿吧,而另一个则会义正言辞的说:好呀好呀。”卢薇薇说。
闻言卢薇薇说辞,袁莎莎捂嘴噗笑:“卢师姐,你这脑海中的小人还真够坑人的。”
“可不是吗?”卢薇薇也是赞同的道:“话说我每天早晨的闹钟都是这样,没有五六个闹钟的话,根本就起不来有木有?”
“对,我就在手机里设置了五个闹钟。”袁莎莎说。
卢薇薇也是淡淡一笑:“其实前面的几个闹钟,只不过是提醒你换个姿势继续睡而已,只有最后一个闹钟才是至关重要的。”
“但有时候吧,我也会对自己过于自信,当最后一个闹钟响过之后,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甚至我今天都梦到自己已经起床洗漱了,吃过了早餐去上班,然后当小袁的电话打进来,我猛然惊醒才发现,我怎么还在床上呢?”
“哈哈。”王警官捂嘴偷笑:“卢薇薇,所以冬天虐你千百遍,你待被窝如初恋。”
“可不是吗?”卢薇薇也是一脸尴尬,侃侃而谈道:“拿得起放不下的是筷子,陷进去出不来的是被窝啊。”
“冬天起床是会呼吸的痛,它挣扎在你的每个细胞当中。”
“被人叫醒会痛,闹钟响起会痛,不起床会痛,起床会更痛,不想起床却必须起床更是痛上加痛。”
“所以为了能在被窝里多待一会,我放弃了吃早餐对不对?
“为了能在被窝里多待一会,你硬生生的憋着尿有木有?”
“呵呵。”闻言卢薇薇说辞,顾晨则是淡笑着回道:“可是卢师姐,我记得曾经在夏天的时候你说过,你宁可冻死也不愿热成狗。”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