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c8e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起點-第一百九十五章 自曝黑歷史-hrdad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不过值得许多多他们庆幸的是,这一次,谭鹏鹏、金焕,袁雯袁望兄妹和许多多五个人都分在了同一队,他们每个人衣服上都有一个明晃晃的蓝色标记,红队是同样的地方,但是标记是红色。
同时,许多多和金焕两人同时对于这座荒山都有着自己不好的预感,其他三人本来还是兴奋的准备一起进去探宝,被两人这么一说,都觉得浑身凉凉的,“不会真的有什么脏东西吧!”。
霸道總裁,嬌妻請入懷
明明外面太阳已经升起老高,里面还是阴气森森照不进来一点阳光,再配合着这些联想和猜测,真的是不由所有人不觉得害怕。
看着谭鹏鹏和袁雯袁望三人都有些不好的神色,谭鹏鹏更是直接躲在了金焕身后,僵硬的抓着金焕的衣袖,许多多好笑的开口,“生长在红旗下,你们要相信科学,不要迷信,怎么会有什么脏东西”。
“那你说的是什么?”,谭鹏鹏从金焕身后凑出自己脑袋,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的问。
然后就看到许多多的表情就变得更加意味深长了,扫了一眼其余四人,除了金焕,其他几个表情都不是很好的样子。许多多还是决定开口道,“你们都没发现这座山林都没有什么人常年进来的痕迹么?那里面有什么自然也就没人知道了,比如荒山该有的猛兽之类”。
话音一落,本就有些害怕的三人又是没忍住的一抖,这次是袁雯颤巍巍开口,“这山上真的会有野兽?”,别看她长得挺壮实,但是从小也是她爸她哥宠着长大的孩子,经历过的挫折并没有很多,一听到居然有野兽就有点心生畏惧了。
袁望作为哥哥还好一些,即使害怕的腿都有点想要发抖,还是坚持着站在妹妹身前,“妹!不管啥事还有哥在呢?不要害怕”。
谭鹏鹏则是将金焕的上衣拽的更加紧,然后已经用脑补来的可能情况,吓得自己不敢说话了。
网游之逐鹿之野
金焕,许多多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吓唬人了,努力的将自己的衣服从谭鹏鹏握紧的手中拽出,边有些哭笑不得的跟许多多道,“你还是悠着点吧!这两天我可就这一套衣服,一会儿被谭鹏鹏扯坏了,我估计得光着身子两天了”,现在是夏天,衣服本身就轻薄,也就没那么结实。虽说不穿衣服也不冷,但是他可没有在山林里裸奔两天的嗜好。
“你们也是,好好看看手中的地图,教官能有这份地图给我们,说明里面肯定已经踩过点了,只要不越线,在地图范围之内活动,基本上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也没有人敢真的随随便便就让大家送命,所以该做的防护,你们能想到的,教官们只会想的更多”,多天相处下来,金焕还是第一次一次性说这么多字。
一长段话说完,谭鹏鹏第一个反应过来,”好啊!许多多,你竟然又坑我们“,说着就要冲出去追打许多多。
许多多一点都不惧怕,甚至还冲他吐吐舌头,“谁让你好骗呢?真的是,多少次了,还会上当”,看到果然被金焕扣住手腕的谭鹏鹏,在原地蹦跶,再也蹦跶不过来。
转眼对上袁雯袁望同时有些怨念的小眼神,许多多干咳一声,“额!之前是故意夸大了一点,但是我说的也没错啊!这荒山一看就是没经过开发的,你们看着里面的树木、草类、地上还有些残留的动物粪便和脚印。分明就是临时被驱赶的痕迹,说明这里面确实有野物,还数量不少……”。
许多多正认认真真分析着,谁知旁边谭鹏鹏却是不信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万一又是骗我们呢?你又没来过这座山你就知道了?”,挣不脱金焕握着自己手腕的金刚掌,谭鹏鹏便也不挣了,只是一脸你再说什么我都不可能再信的表情看着许多多。
武圣震天
完全忘记了之前跟着后面叫许姐的人是谁?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许多多童鞋,好叭!
她还能再拯救一下,“我五岁的时候,就跟着我爷爷奶奶去阳明山那边住了两年,几乎每天都要上山转一圈,那时候阳明山也还没被开发成景区,所以我们经常在上面捉野鸡或者兔子吃。”,说到吃,许多多不由又舔舔嘴角,这座山里面估计比之前考核第一天去的那座山里面兔子、野鸡更多吧!
两天一夜的时间,应该有机会可以吃个两只,不过分吧!
其余几人,懵逼脸,从小大人们不是教育说,应该保护小动物的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虽然也自认为身手不错,但是还真没有和真正得野生动物打过交道,更别说捉来吃了。看许多多这次说的也不像是假话,矮子里面挑个不那么矮的,只能先相信许多多了。
谭鹏鹏自知自己能力不行,加上许多多确实是他见过的最厉害的,于是毫不犹豫的率先服软,讷讷,“那,那就暂且再相信你一回吧!”。
其他几个人也是一脸信服的看着许多多,”这次就由多多你带队吧!我们相信你”。
许多多没想到小时候自己曾经闯过的天下,好不容易得来的宝贵经验,竟然能在此时产生这么重要的作用。刚刚她也就是随便那么一说而已,其实7岁以前的事情,她虽然记得一些,但是也并没有那么详细了。
只是被其他四人如此真诚相信的目光看着,老脸一红,更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小手大气的一挥,“就跟着我走吧!”,凭她从小对于军事地图的研究,加上这两年有时候也会去少林跟着众位师兄们一起去山中采药,自认还是有些本事的,所以她一定会尽力护好这几人的。
其余几人,这中二的大姐大画风是肿么肥事?真的要相信这个经常会坑人的玩意儿吗?
只是事到跟前,只能跟着走一步是一步了,谁让他们小时候太乖了,没有去爬过野山,捉过野物呢?
之前刚刚一入山,许多多他们就跟大部队有些走散了,这会儿这一片也就剩下他们几个人的走路声音踩着地上厚厚的枯叶,咯吱咯吱的响着。
许多多教导他们的一件事,便是折一支两个手指粗细左右的棍子,时不时走路拍打旁边的草丛,以防里面有蛇类或者其他一些可能会伤害到他们的小动物。所以随着他们脚步声,率先响起来的总是有木棍敲击周边花木的DuangDuang声,除此之外,就是格外的寂静。
走了一段后,到了稍微平坦的地界,似乎听到了人声,许多多等人靠着树木作为掩体,每个人学着许多多的巧手编织了一定绿油油的帽子戴在头上,其中以金焕做的最好,竟然做的比许多多的还要好看,谭鹏鹏编了半天还是一下就松散了,然后靠着金焕帮他才重新编了一个。
只是往头顶戴的时候,这小子还嘟嘟囔囔,“女朋友都还没一个呢?就先带上绿帽了,这寓意也太不好了叭!”。不过这会儿哪有人理他,许多多看到几个人都准备好了,冲他们比一个跟上的手势,几个人就可以靠着树木和周边旺盛的花草步入到了之前声音的地方。
一排排五个脑袋,整齐的凑出去,就看到一座蓝色的帐篷驻扎在原地,而外面赫然站着几个穿着教官服装的人,看来是他们蓝方的指挥部了。
轻声撤退到一个比较远的地方,拿出水喝了一口,几个人开始根据刚刚所看到的对比着粗糙的地图开始有了大概的一个规划,“看来,我们已经找到了我们蓝方的指挥部,不出所料。红方的指挥部就在这一片区域”,许多多指着地图上的一块属于红方底盘的地方,而她们此次演习的目标有几个目的。
第一淘汰红方越多人,得分率越高,第二就是占有或者摧毁红方的指挥部,第三就是里面还有各种不可预知的任务,尽量可能多的完成任务,而这些她们都必须同时进行。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先去找大部队汇合”,袁望问道。
再怎么样,袁望袁雯也是跟着自己的军人父亲一起长大的,基本的军事东西大略都知道一些,不管出于什么考虑,跟着大部队总是没有错的。
而且对面也有100多人,单靠他们五个,想做和做成什么还是比较困难的,遇到落单的还好,就怕遇到人多的时候,那就只能束手就擒,被直接淘汰,岂不是太过可惜。
妹妹心心念念要来的小队,他自然不想因为这些而让妹妹失望。
金焕和谭鹏鹏倒是没什么意见,金焕是自信自己有实力保护自己,而且他独来独往惯了,也就是许多多能让他心甘情愿让其管一管,放在其他人,他就不一定会这么听话了。
老婆等等我 辰凌
再说之前分队伍的时候,带头的都是那些军营里面出来的,因为他们说自己有着经验和实力上的优势,所以很多人都跟着走。但是金焕却知道,那些人其实并不是很看得起他们这些从学校里刚出来的学生,之前也不止一次听他们私下讨论过,语气和话语都非常不好听。
这些他不在意,但是也不想说给许多多他们听,不想让他们跟着不高兴。
亂世傾城妃 昔天兒
所以金焕并没有发表意见,如果许多多真的要去大部队,大不了他就再跟着去忍一忍就是了。
東離閑王:腹黑王妻要定妳
滿級穿越到漫威 今宵明夕
余生遙向晚
谭鹏鹏则是知道自己能力不行,就跟紧了许多多和金焕,反正他们去哪他就去哪,所以他没有任何意见。
倒是只有袁雯,看看许多多,又看看哥哥,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她当然明白哥哥说这句话时什么意思,说的是询问的话,但是语气却完全不似是询问的语气。
许多多却思考也未思考就直接拒绝了,“还不行,所有的队员,我们基本都不熟悉,他们也不清楚我们的能力,到时候不免行动就会受到诸多限制和分歧。再说现在这个地方,山林之中,更适合小组作战的方式,便于掩藏,行军也方便,还不用考虑那么多麻烦……”。
袁雯也忙跟着劝哥哥,“哥哥,多多说的很对啊!我们现在还不是和大部队一起作战的时候,现在我们先自己去摸清楚一下情况,然后在考虑大家合作问题,好不好”,袁雯清楚,她哥哥一般情况想法都是比较保守,所以才会想要跟着大众走,也是稳妥起见。
“好吧!”,袁望看一眼妹妹渴求的眼光,小傻子也有自己的想法了,都这么跟哥哥说话了,做哥哥的怎么能不答应。只是他自己也明白,许多多的想也确实是目前最好的,只是他过于求稳,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更有可能得到优胜的最后名额。
只是他总也改不了自己做事保守的性格,知道自己问题下一次还是会这样做这样想,难怪爸爸总说妹妹比他聪明通透。笑着揉揉妹妹头顶已经被树枝树叶弄乱的短发,心里道,小丫头终于长大了,可以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了。
商量完接下来的路线,许多多一行又开始踏着脚下的枯叶,快速的像远方行进,不知不觉许多多就用上了自己平时的速度,一转身,得!后面跟着的人呢?
忙又回头,往之前的走过的路找回去,就看到五十米外已经气喘吁吁的几人,只有金焕是好好地,但是胳膊上却挂着一个谭鹏鹏,袁雯袁望也是有些累的喘气。
原来刚刚他们决定急行军到达下一个可能的目的地,谁知道前面领头的许多多脚下速度却是越来越快,一开始他们还奋力直追,然后就是谭鹏鹏第一个不行了,直接自己倒下,还要拉着金焕不放当垫背的。然后跟着两人身后的袁雯袁望兄妹也就跟着停下来。再抬头想叫许多多的时候,就看到前面快速奔远的一个身影。
而在密林里参加演习的他们自然也不敢直接就大声直接喊,也没有通讯器,于是只能停留在原地,等许多多发现她们没有跟上,然后回头来找她们。
醜妻嫁到:大咖老公妳慘了 半城凡雪
这是之前五人约定中的一条,如果不小心走散了,那就尽可能回到分散的原地等待。
果然也就一两分钟的样子,许多多就发现了他们不在的事实,又找了回来。
谭鹏鹏气喘吁吁的看着许多多,之前一个月锻炼虽然他体能依然进步很多,但是刚刚想要跟上许多多那个变态额速度,一下子用力过猛,跑的他气管都开始疼了,揉着发痛的胸口抱怨,“许多多,你刚刚那个速度,简直是就差飞起来了你知道不知道”。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