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19x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仙師無敵-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回到異界(二)-18jvr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庞小南在留仙蒸菜馆点了几个菜,自顾吃了起来,吃着吃着,他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没钱买单。
他在身上摸来摸去,终于摸出了一个手机。
——————
“还好你在身上,不然这回就糗大了。”只要有手机在,庞小南就有办法买单。
他又想起陈远南那个傻子来,刚刚直接在那里用手机付账不就完了吗?
穿越之前,两个人的手机都保存在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的实验室,因为带着手机进黑洞,似乎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还可能损坏。
回来之后,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把手机还给了两人。
但是庞小南开了开机,却没有反应,手机放了一年,应该是没电了。
于是庞小南走到柜台前,冲丰满的老板娘笑道:“老板,你这里有充电器吗?借给我用用好吗?”
老板娘冲柜台上努努嘴道:“那里有共享充电宝,扫码就能用。”
庞小南苦笑道:“我的手机一点电都没有了,扫不了。”
“没关系的,它可以充到你开机,到时候你再扫码就可以继续冲了。”老板娘头都没抬,在那里算账。
“哟,现在的充电宝都这么高科技了。”庞小南拿起了一个共享充电宝,找到充电口插到了自己的手机上。
果然是没电了,手机屏幕上显示了充电的符号,庞小南坐到了原位置上,这时候陈远南走进了店面。
庞小南一眼就看到了陈远南,谁让陈会长器宇轩昂呢,庞小南使劲的挥手,示意陈远南朝这边过来。
陈远南的身后,还跟着那个中年男人。
“怎么样?搞定了?”陈远南坐定之后,庞小南随口问道。
“嗯,”陈远南点了点头,皱着眉头看着桌上的杯盘狼藉,“你都吃完了?不留点给我?”
“我靠,我等了你这么久,难道就干坐着吗,当然是边吃边等了。”庞小南盯着手机屏幕道,“你要吃什么,自己去点就是了。”
“要不,这餐我来请你们吧?”中年男人在一旁搭话道。
庞小南看着脏兮兮的男人笑了一下,说:“你就省点钱给你女儿治病吧,吃饭的钱我们还是有的。”
中年男人窘迫的搓起了手指,喃喃道:“是啊,本来是下来给女儿打饭的,结果碰到追债的人了。”
“行了,你要吃什么,自己去打吧,你女儿要吃的,你也打了,我请客!”庞小南难得豪爽一回。
“今天真是遇到活菩萨了,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才好。”中年男人迟迟不起身,他虽然欠了钱,但是他不想欠太多的人情。
“你真是遇到活菩萨了,我们陈会长,可不是轻易能够遇到的……”
“你少说一句会死啊?”陈远南起身去打菜,进门口那里有一线保温柜,里面都是一小碗一小碗的蒸菜。他不想庞小南暴露自己的身份。
“诶,老陈,我看再点几个炒菜吧,我好像还没吃饱。”
“你点啊,反正是你请客。”
“我靠,你这家伙,十几万都帮人还了,吃个饭还得我请。”
“正是因为我用了十几万啊,你总得出点钱吧。”
“好好好,我请就我请,反正你那里有的是机会给我蹭饭。”
庞小南心想网圣会那个会所他都不知道吃了多少次了,陈远南可是大方的很。
“大叔,你看看,你女儿喜欢吃什么?”庞小南装起了好人,把点菜的手机屏幕递到了中年男人的面前。
“这……这不好吧?”中年男人没有接。
“哎呀,你就别矜持了,我看你刚刚踢光头那一脚也不像婆婆妈妈的人啊。”
“嘿嘿……”中年男人讪讪的接过了庞小南的手机,开始认真的点起菜来。
很快,一桌丰盛的饭菜就堆到了桌子上。
“哎呀老陈,没看出来啊,你是属猪的吧,点这么多吃得完吗?”庞小南看着这满满当当的一桌,以为陈远南是故意敲诈自己。
“这以前不觉得,但是看到这么多好吃的,就忍不住一样来了一份。”陈远南在灵修界的时候,都不怎么对美食感兴趣,但是一回到哈利路亚星,看到各式各色的菜肴,就忍不住垂涎三尺。
不会是哈利路亚星更能激发人的欲望吧?
“你吃不吃?你不吃我吃!”陈远南开始大快朵颐。
“两位恩人,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中年男人看到陈远南动了筷子,也开始夹起菜来。
“说说你的故事吧,怎么跟高利贷沾上了?”
庞小南刚刚吃了一顿,现在不着急进食,想先听听人间疾苦消化一下胃里的食物。
中年男人叹了一口气,把筷子一放,开始讲述他女儿的故事。
原来中年男人叫马拉提,住在华国的西部边境地区,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是一切都在20年前改变了。
20年前,马拉提的老婆怀了小孩,一怀上就全身酸痛,一开始马拉提夫妇以为是孕期综合征,就没怎么在意,只是尽量的注意各种营养和防护,等到了分娩的那一刻。
但是分娩的时候,马拉提焦急的等在外面却等到了医生的病危通知:“大人和小孩只能保一个,保小孩大人就没了,保大人小孩肯定没了,但是大人也不一定保得住。”
也就是说,不管保谁,马拉提的老婆都命悬一线。
马拉提一下子懵了,不敢做决定,是他的老婆帮他做了决定。
閑眠再續笙歌夢 卻卻
他老婆决定把生的希望全部留给肚子里的孩子。
于是,马拉提的女儿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马拉提给自己的女儿取名马格桑,希望她能茁壮成长,继承她妈妈的坚强意志和美好祝愿。
最初的几年,马格桑的身体十分健康,而马拉提也特意找医生咨询过,他老婆的病会不会遗传到马格桑,但是医生说不会的,于是马拉提也就放了心。
马格桑很快长大了,但是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却开始体弱多病起来,小病小灾总是不断,马拉提有些担心,不过医生告诉他,女孩子嘛,成长的过程中多会有些挫折,不必太在意。
马拉提还找大师问过,大师告诉他,这女人啊,身子骨柔弱一些好,不然长大了难免性格太强势,那就失去女人味了。
于是马拉提也就不怎么在意马格桑的身子柔弱了。
到了豆蔻年华,马格桑长得就像格桑花一样美丽,浑身上下也看不出有任何的病症,于是马拉提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可是到了上大学的时候,马格桑的身子却一下子弱了下来,整天茶不思饭不想,浑身提不起劲,脸色也变得苍白。
这个时候马拉提开始恐慌,因为这个症状和他老婆当初怀孕的时候一模一样。
马拉提带着马格桑去了西部几个医院看病,可是辗辗转转却查不出病因,直到有一天,一个老医生告诉马拉提,马格桑的病有可能是白血病。
马拉提彻底的急了,他已经失去了爱人,不能再失去女儿,于是他就带着马格桑来到了东力军校附属医院。
因为据说,东力军校附属医院是治疗白血病最有名最有效的医院。
果然到了东力军校附属医院之后,马格桑被确诊为白血病。于是马拉提就辞掉了在老家的工作,专门在华海市找了个糊口的工作,专心陪着女儿治病。
为了给马格桑治病,马拉提变卖了家里的所有资产,可是这些都不能够负担几年以来花在治病上的钱。
于是没有办法,马拉提不得不问身边的亲戚朋友借钱周转。
但是借遍了熟人之后,马格桑的病依旧还是不见好转,当他再开口问周边的熟人借钱时,没有人再愿意伸手帮忙,谁都知道,白血病是一个无底洞。
有一个亲戚劝马拉提,“放弃吧,明知道治不好,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一辈子搭进去呢?”
亲戚对马拉提说,放心的让马格桑上天堂去,这样马拉提就丢掉了一个包袱,等到这件事过去之后,马拉提重新再找个老婆,重新生个儿女,从头来过。
毕竟马拉提也才四十多不到五十,男人的黄金年龄在那里摆着,不愁不能开始新生活。
但是马拉提就是放不下马格桑,只要马格桑不死,他就要一直的陪在左右,花再多的钱都毫无怨言。
到捉襟见肘的那一天,马拉提没有了办法,只好找到了高利贷,借了十万块应急,于是就发生了刚刚讨债的那一幕。
“父爱如山啊。”庞小南感叹了一句。
“没办法,”马拉提叹了一口气,“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亲生骨肉就这样没了吧?只要我在一天,我就得尽到我做父亲的义务。”
庞小南看到马拉提的碗筷还没有动,催促道:“先吃饭吧,有了力气才能尽到父亲的义务。”
“诶!”马拉提拿起了筷子,开始开动起来。
陈远南吃的差不多了,几乎有些撑了,可是桌上的菜还有一大半,庞小南笑他:“你看你点这么多,浪费了吧?”
马拉提扒着饭,嘟囔道:“不会浪费的,我带回去给我的女儿吃,她好多天没吃过这么丰盛的饭菜了。”
“马拉提,”庞小南有些疑惑,“你女儿得了白血病,难道胃口还这么好吗?”
“我也不知道,”马拉提停下了筷子,“隔壁的病人每天都没有胃口,只能吃点白米粥,但是我女儿除了浑身没力气,吃东西倒是不输常人,好像胃口还要更大。”
庞小南沉吟了一下,说:“行了,你快吃吧,等一下我们跟你去看看你的女儿。”
“这……”马拉提以为庞小南又要去行善积德,“已经很麻烦你们了,陈会长的钱我会尽快想办法还上,我女儿就不敢再劳累你们费心了……”
“马拉提啊,你的情况我们都了解了,就像光头文说的,你现在根本没有偿还的能力。”庞小南解释道,“我们去看看你的女儿,看看有什么办法尽快帮你治好她,我在医院还是有些熟人的。”
“哦,好的!”一听到庞小南说他在医院有熟人,马拉提的眼睛里就放出了光。
来了华海市两年了,为了给马格桑治病,马拉提基本上在华海市没有交什么朋友,可以说是人生地不熟,连在医院,马拉提都觉得跟医生说不上话,医生把马格桑就当成千万个慕名而来的患者之一,除了常规的治疗,从来没有正眼看过马拉提一眼。
而且当马拉提去问马格桑的情况的时候,主治医师还很不耐烦,“到底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你只管配合治疗就好了。”
连了解自己女儿病情的权利都没有,马拉提感到十分的无助,但是马拉提又无可奈何,毕竟东力军校附属医院是国内最好的白血病治疗医院,离开了这里,他们父女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吃完了饭,马拉提一个菜一个菜的精心打包,庞小南看不过去,对他说:“马拉提啊,我们还是另外再打几个新菜吧,让你女儿吃剩菜,过意不去啊。”
“不不不,庞……庞先生,”马拉提不敢直呼庞小南的名字,觉得不太礼貌,“这样就很好了,穷人家的孩子,没有那么多讲究。。”
“你就让他自己来吧。”陈远南示意庞小南别去管,留点自尊心给人家。
打好包,庞小南和陈远南跟着马拉提进了医院。
陈远南小声问庞小南:“你想干什么?”
流星劃過陌生的妳
“没什么,就看看具体情况。”
“难道你想继续资助马格桑治病?”
“是你想继续资助吧?”
“不是你说的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种事天底下那么多,我怎么资助的过来?”
“所以啊,我们看看具体情况,如果确实是没救了,就劝马拉提放手,如果还有救,那你是不是应该继续资助?毕竟你都开了个头了,不能半途而废吧?”
嫡妝
“你啊,真是多管闲事。”
“是你要管闲事的,帮人帮到底。”
“好吧,听你的。”
“两位恩人,我们到了。”马拉提在前面喊道。
庞小南抬头看了一下门牌号,是303。
进了病房,庞小南和陈远南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坐在床头看书,见了马拉提虚弱的看了一声:“爸你回来了。”
“马格桑,你看,我给你带什么了?”马拉提高兴的把一大堆饭菜放到了床头柜上,然后冲庞小南说,“这都是这两位叔叔给你买的。”
马格桑虽然疲惫却流光溢彩的眼睛在庞小南和陈远南的身上打量了一番,然后礼貌的说了一句,“谢谢叔叔。”
“千万别叫我叔叔,我比你大不了几岁,”庞小南笑着指了指身边的陈远南,“这个你可以叫叔叔。”
“那你也得叫我叔叔。”陈远南看着庞小南撇了撇嘴。
“呵呵,两位恩人,快坐快坐。”马拉提搬过了两张凳子,招呼庞小南和陈远南落座。
庞小南没有坐,而是走到了马格桑的面前。
马格桑的脸很漂亮,五官十分立体,难怪光头文会打主意。
一进病房庞小南就发现,马格桑不像是个普通的病人。
虽然马格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但是庞小南捕捉到了马格桑的健康气息,是的,从生理上来说,马格桑与一般人并无二样。
望气这种本领,庞小南已经炉火纯青,都不用开启灵识。
“你不介意我给你把把脉吗?”庞小南征询马格桑的意见。
“你是医生?”马格桑的大眼睛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就好像两把小刷子。
“他可是很有名的医生。”陈远南补充了一句,加强了庞小南的权威性,因为看起来庞小南的年纪似乎让人不那么有信心。
山水田緣 莫采
“庞先生,你看看吧,我相信你。”马拉提也对庞小南没有怀疑。
重生千金二分之壹 碧影煙
于是马格桑主动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她已经习惯了被各种医生看病,这几年来,她的学业都已经停了,她跟着马拉提到处跑,就是为了把自己的病治好。
庞小南伸出右手的三根手指,轻轻的放到了马格桑的尺脉上,一接触马格桑的肌肤,他就感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马格桑的皮肤,如丝缎一般光滑,细腻的纹路如牛奶般,刚一触碰有一丝冰凉的感觉,但是不久之后,庞小南感受到了马格桑体内一股异样的灵力波动。
“竟然有灵力?”庞小南很少在普通人的身上察觉到灵力的存在,即使是他教会灵气吐纳术的李易斯等人,也只有极少的灵力波动在体内,而马格桑的体内蕴藏的灵力,已经超过了李易斯的水平。
接着庞小南把灵识从指尖灌输进了马格桑的经脉,顺着经络遍查了马格桑的身体各个角落,无一疏漏,最后他得出了结论。
“庞叔叔,你的手指好像有一股很温暖的感觉。”马格桑感受到了庞小南输出的灵力,觉得体内无比的舒服,这是她生病以来觉得身体最舒服的一次体验,好久没有这种如阳光沐浴般的感觉了。
我的现代老婆:王妃升职记 腐丫头
“我说了,别叫我叔叔,”庞小南严肃道,“我也刚刚大学毕业没多久哦。”
庞小南收回了把脉的手,对陈远南说:“她没有白血病。”
“你确定吗?”陈远南虽然知道庞小南是医生,也知道他是武道宗师,但是对于庞小南敢于轻易的对重大病症下定论,毕竟还是有些不放心。
“嗯,我确定。”庞小南点了点头。
“不会吧,庞先生,”马拉提听到庞小南的结论惊讶不已,“医院可是确诊了马格桑患的就是白血病,这里可是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白血病方面的权威。”
“你听我说,马拉提,马格桑的病症是和白血病很类似,但是他的发病根源不在白血病,”庞小南转过头看着马格桑,“你仔细想一想,要真的是白血病,为什么她能坚持这么久?”
见马拉提有些发呆,庞小南再次补充道:“你认识的白血病患者,一般能够坚持多久?”
“这个我不清楚,但是医生跟我说,有的白血病患者,病情不严重的话,可以坚持很久的,所以医生让我保持信心。”
马拉提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亲眼看到住在马格桑旁边的有个病人,从上午入院,只用了半天的时间,还没等到天黑就已经死透了。
但是他不愿意把这个悲伤的事实说出来,这件事会给马格桑很大的打击,马拉提知道,很大绝症病人有时候就是靠一种意志在坚持着。
要是这个时候告诉马格桑,白血病的最终结果是没救了的话,马格桑自己从心里也会放弃治疗,那样就真的离死亡不远了。
“马拉提,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治好你的女儿,不过,她不能在这里待着了,她需要马上出院。”庞小南知道如何去根治马格桑的疾病,绝对不是现在的这种治疗方案。
“可是……”马拉提犹豫了,庞小南是不是医生他不清楚,可是他知道东力军校附属医院是权威,“庞先生,治病还是在医院里好一些吧?”
“马拉提,你们今天的费用还没交齐,赶快去补一下。”一个年轻的医生进了病房,径直走到了马格桑的床前。
“弗里曼医生,我这就去交钱,”马拉提站着没动,他现在哪里还有钱续费,“你先给我女儿看看,她今天有没有好转。”
弗里曼医生是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金发碧眼的很有气质的男人,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很有权威。
“马拉提,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白血病是一个漫长的治疗过程,不是一两天就能看到效果的,你要做好长期治疗的准备。”
弗里曼医生拿起马格桑床头的医疗卡看了一眼,说:“你看你没交费,有些药都停了,别耽误时间了,如果不想办法续费,治疗就会半途而废了。”
弗里曼医生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催促马拉提必须马上去交费。
“马拉提,你还是听我的吧,给你女儿办出院,我来帮你治。”
庞小南知道马拉提是无米下锅了,在医院里不但治不好马格桑,还会继续透支马拉提的财力,百害无一利。
“你是谁?”弗里曼医生注意到了庞小南,并对他的话感到震惊,“我是马格桑的主治医生,她能不能出院我想我有足够的把握,你在这里怂恿病人出院,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你好,弗里曼医生是吧?”庞小南客气的说道,“我想你们的治疗方案出了偏差,马格桑并不是白血病。”
“不是白血病?”弗里曼医生的脸色冷若冰霜,“你有什么证据判断她不是白血病?还有,你是医生吗?年轻人,不要随随便便就在这里妄下评论,这里可是东力军校附属医院!”
弗里曼医生明显看不起庞小南,因为在血液科,他弗里曼也算是一张王牌,他手里不知道治好了多少血液疾病,现在竟然被一个不起眼的小子质疑,真让人受不了。
“我知道这里是东力军校附属医院,”庞小南扬了扬嘴角,“我也是这个医院的医生,现在我怀疑你们的诊断有失误。”
“你是我们医院的医生?”弗里曼医生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诧,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冷漠,“别开玩笑了,就你,还想当我们医院的医生,谁给你的胆子,在这里冒充医生的?”
弗里曼医生有这个把握,庞小南绝对是在这里大放厥词。
这里可是东力军校附属医院,华国顶级医院之一,要成为这里的医生,没有出众的学历和优秀的治病能力,是完全不可能的。
以学历来讲,就至少刷掉了庞小南这种可能,因为基本上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医生,都是博士学历,一个人要读到博士,年纪上就至少要到将近30岁。
再看庞小南浑身上下,哪一点有博士的影子?
“你不相信我是医生,可以打电话去问邱医生。”庞小南认为这个弗里曼医生也许是刚刚进入东力军校附属医院,梅姨听过自己的名号。
“邱医生?”弗里曼医生不屑一顾道,“哪个邱医生?我们医院的邱医生多了去了,哦,我知道了,你是哪个下级医院来我们这里进修的吧?”
作为顶级医院,东力军校附属医院还担任了很多小医院的教学任务,很多先进的治疗理念和医疗手段,都是从这里辐射到下级的很多挂牌医院。
“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候,一个老者带着一帮白大褂进了病房。
在门外的时候,这个老者就听到了病房里起了争执。
“上户主任。”弗里曼医生恭恭敬敬的朝老者鞠了个躬。
来者正是血液科的老大,上户纯一。
“弗里曼医生,发生什么事了,”上户纯一的脸色充满了和蔼,“我告诉过你们很多次,对病人要有耐心,要有温暖,不要没事总和病人理论。”
上户纯一今天是来巡房的,虽然他已经不太管具体的治疗了,不过每当血液科来了学生或者来了友好医院的医生,他都会亲自带着到病房里走上一趟,以表达他的欢迎。
今天,刚好是邻居州的一个医疗部门派了一个考察团专门来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血液科考察学习,所以他就亲自出马,带着这些在邻居州叱咤风云的医学大牛看看他血液科的专业。
一个州有很多家医院,这次考察,是整个州组织的每个医院的学科带头人的一次外出活动,是很高规格的一次相互交流,所以上户纯一也不敢怠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