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5v98超棒的都市言情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線上看-第二百四十一章 什麼都不做分享-oornv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小說推薦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田芝芝在旁边做活呢,她男人在电话里讲的,她是一个字不漏的都听到了。
于是小心翼翼的开口:“要不要考虑一下苗大书……他好像是公司散了以后还跟着你的,让他去行不行?”
张若问觉得交给别人不放心,担心苗大书有二心。
可是除了苗大书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了。
“……你去,你去试探一下苗大书。”张若问眯起了眼睛,指着田芝芝说。
“啊?我怎么去试探他啊?”
田芝芝眨了眨眼,不明白张若问这是什么意思。
张若问便靠近过去一说,这么一说,田芝芝倒是明白了,自己男人这是要自己去引诱苗大书呢,要是他答应了下来那说明苗大书不堪重用,反之可以 用他去。
蜜戰不休,前妻太搶手
田芝芝不想去做,但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了下来。
恰好苗大书也等来了这个机会,苗大书本来在一间小小的公司里拿着账本清点张若问的损失呢,田芝芝就进来了。
苗大书看见她赶紧站了起来打招呼:“夫人,这是来视察工作啊?”
他记得她好久没来了,最近应该是被张若问看的紧呢,怎么就放出来了,打扮得还挺入时的?
田芝芝到处看了一眼,问:“你这会儿忙吗,有点事要你做。”
“不忙!夫人请坐!”
苗大书赶紧从旁边搬了个椅子过来说:“这是有什么事儿啊?”
田芝芝没坐,而是看着那边有 几个零星的工作人员,摇摇头:“这里不行,不方便,去我男人办公室说吧。”
“好。”
收好东西,苗大书就 跟着田芝芝去了办公室。
一进来办公室,田芝芝转手把办公室也反锁了,这咔哒一声给苗大书给吓得一个哆嗦,忍不住赶紧后退一步:“这,夫人怎么还反锁了?”
这关门也没啥,毕竟是有 要紧事,怕被人听见机密就不好了,可是给反锁是想干嘛?
田芝芝没有回答,径直贴上苗大书。
那浓重刺鼻地香水味充斥这鼻尖,差点被给有鼻炎的苗大书惹得喷嚏连天不可。
苗大书赶紧后退一步,可是后面已经没路了,直接撞在半人高的文件柜上,疼得他嗷了一声。
“这么不小心啊,我给你看看?”
田芝芝笑着直接拉起了他的手,就想去撩起他的衣服,可是苗大书脸蛋涨红了捂着衣服说:“没事,没事,还是说说有什么事情要我帮着办的?”
“这段日子,我们公司也垮了,这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你也没离开,我感谢你都来不及呢。”田芝芝没说正题上,光想着怎么勾苗大书了。
当初怎么勾的张若问,她就怎么做的。
男人啊,就是最受不了这个事情的。
苗大书心里很清楚是那个不法交易的,但是田芝芝这样却是在跟他挑逗暧昧,柔弱无骨地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撩着他。
他感觉,自己怕是要晚节不保了呜呜呜。
田芝芝平时作风不好,见到好看的男人就发骚,这点苗大书深有体会,之前公司里不少年轻男人都差不多被田芝芝给勾过。
“夫人您太客气了,您和老板对我不错,公司出了这个事情,我不能忘恩负义……”苗大书有那么一瞬间,抱着这个人就好了。
可是,田芝芝那个肚子,还有办公室窗户那边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人影,都叫苗大书心里拉起了一个警铃。
能站在那边不被人赶走的,也就只有一个人。、
深吸一口气,苗大书赶紧将她推开了一些:“……所以,我不能对不起老板,夫人,还是请您自重!”
话音落下,办公室大门的门锁一转,从外面走进来张若问,
閃婚驚愛 菁菁夢境
张若问看着苗大书,满意的点点头:“行,就你了。”
田芝芝则是走到张若问身边,摸着肚子,低着头不说话。
看见那一幕,苗大书暗自说好悬啊。
重生一天才少主
不但差点晚节不保,还差点惹自己暴露了。
于是苗大书有点生气了起来说:“老板,你们……我是无辜的!你们想怎么开除我,直接开口说就是了,没必要这样羞辱我的人品,这个月地工资,我大不了不要了!”
说完,苗大书就 往外走。
然而张若问是站在他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我不会开除你,哦不但不开除你,还要让你帮我做个事,十分重要。”
“十分重要的事情?”
“对,是一个大买卖,这要是成了,这收入咱们就是二八分成,只要干一次,就够你大半辈子衣食无忧!”
张若问肯定的点点头说道。
苗大书一听,这下好了,终于快能从这里功成身退了:“真的吗,只要您们还愿意用我,我都去!”
后面张若问就开始指点他怎么做了。
说是大晚上的要去一趟附近的村子,找一个叫大懒的人家,从他那边那个东西带过来就行了,虽然没说要带什么东西,但是苗大书胡还是隐隐约约猜到了。
带着系统穿越:全能财迷妃 六月瘦子
校服的裙擺 饒雪漫
苗大书借着出去吃饭的功夫,特意走远了些去找一个小卖部打电话过去。
徐莹和顾知来听见大懒,大晚上出去拿货,立马就警觉了起来。
海子上次就说过,总有两个城里人过去拿东西,之前猫了那么长时间也没个消息,现在倒是来了,肯定是去干这档子事的。
这消息让徐莹很是高兴又生气。
高兴的是终于要把他们连根拔除做一件大事,可生气的是他们却是贼心不死,还想指着这些东西发财,不怕到死了没得安生吗!
“这次就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了。”徐莹握紧了拳头说,
这盘棋,对弈那么长时间了,也该终于有个结束地时候了,而且也不能输。
“不,先等等,这次他们肯定也是一个试验,第一次用的人,你觉得会用他做那么重要的生意吗,不怕他有二心么。”顾知来细心地发现了其中的漏洞。
“怎么说?”徐莹抬起小脸问道。
“我并不是不相信苗大书行不行,而是你觉得,你交给一个人办事,能相信他办好吗?”顾知来一一给徐莹分析道:“要进行一段时间的考察,要是再聪明,再谨慎一些的话……我的建议是,什么都不做,放过这一次。”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