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xhc熱門都市小说 仙草供應商 起點-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收穫-vz35p


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仙草供应商
石樾哼了一声,手中涌现一大片赤金色火焰,包裹着整把赤色弯刀。
赤色弯刀绽放出刺目的红光,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红光暗淡下来。
石樾又喷出一口精血,精血化为无数玄奥的符文,一个模糊后,化为一把三尺长的血色飞剑,劈向赤色弯刀。
“铿!”
一声闷响,血色飞剑被赤色弯刀斩的粉碎,化为无数的血色符文,滴溜溜一转,没入赤色弯刀之中。
赤色弯刀表面涌现出一片血光后,血色符文消失不见了。
石樾感觉自己跟仙器残片多了一种特殊的联系,就好像是他的左膀右臂一样,但又是却无法行动自如的那种。
哪怕是仙器残片,也不可能这么快炼化,不然那家伙也不会拿出来卖。
石樾收起仙器残片,离开了密室。
回到练功室,石樾将时间流速调到四百倍,将仙器残片抛到半空中,打入一道法诀。
难得得到一件仙器残片,他自然要炼化了再说。
······
仙草坊市,一座七层高的青色阁楼,西门来俊和西门来宏站在一张青色圆桌面前,一面青色传影镜竖在圆桌上面。
镜面上正是西门杰,拍卖会一结束,他们就忙着向西门杰汇报情况。
这一次拍卖会,仙草宫拿出了不少五千年份的珍稀灵药,特别是七彩九叶莲和还魂草,这可不是什么势力都能培育出来的,除此之外,仙草宫一口气拿出九枚豆兵,连石樾的师傅逍遥子都露面了,没几个人还怀疑仙草宫是扯虎皮当大旗。
“逍遥子,知道此人的动向么?他会不会去蓝海星?”西门杰皱眉问道。
西门来俊摇头说道:“大乘期的前辈,我无法知晓他的动向,自从他上次露面后,就消失不见了,可能会到蓝海星,也可能不会来蓝海星,我问一下石樾吧!”
“这样最好,若是你见到逍遥子,马上跟老夫联系,老夫跟他好好谈一下,至于阎罗殿的罗阳,你少插手,大乘修士想杀了他,你也阻止不了,当然,想来逍遥子知道你跟罗阳的关系,多少给几分面子,不过你也要小心,大乘修士可不是你能得罪的。”西门杰郑重的说道。
西门来俊恃才傲物,不过在大乘修士面前,他要是敢摆架子,那是找死。
西门来俊若是为了罗阳得罪大乘修士,那倒不值得。
“孙儿明白,孙儿知道怎么做,老祖宗放心。”西门来俊满口答应下来,实在不行,他会壁虎断尾,绝对不会为了罗阳得罪逍遥子。
西门杰点头说道:“对了,有血祖的消息么?”
“没有,孙儿派了不少人明察暗访,都没有血祖的消息,他好像是被人藏起来了,有这个实力的,多半是其他四个仙族,或者仙草宫。”西门来俊说到最后,目光变得阴沉。
通过这一场拍卖会,西门来俊无比重视仙草宫,他把仙草宫当成了媲美五大仙族的势力,可见石樾这一场拍卖会没有白举办。
······
一座僻静的青瓦小院,杨真真正在向杨月裳汇报情况。
“炼虚期的豆兵都拿出来拍卖,五千年的还魂草和七彩九叶莲,仙草宫还真是阔气。”杨月裳自言自语道。
杨真真沉默不语,她也感到很吃惊,其他东西也就罢了,一场拍卖会,仙草宫拿出九枚豆兵拍卖,这在拍卖会的历史上,尚属首次。
哪怕是杨家举办的大型拍卖会,也不过是出售两枚化神期豆兵,豆兵的炼制难度更高,特别珍稀,主要是灵豆难寻。
綠 蠟
一般来说,道兵树诞生的灵豆数量会越来越少,这直接导致豆兵的数量稀少,物以稀为贵。
大势力的高阶修士会豆兵拿来赐给自家晚辈,充当悍不畏死的护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豆兵虽然武力值比同阶的修士要高一点,但是也高不了多少,它主要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能拿得出豆兵的修仙者,他背后的势力肯定不小。
纵然是曲非烟,当初也不过是拥有一只元婴期的豆兵,这还是因为她是曲家核心子弟,备受老祖宗的宠爱。宁无缺当初追杀曲非烟,也是花费大代价,把自己的豆兵都赐给了手下。
“你看看能不能弄到一枚合体期的豆兵,价钱好商量,可以拿东西跟他换,比如阵法。”杨月裳吩咐道。
杨真真微微一愣,道:“老祖宗,合体期的豆兵,咱们也有,为什么还要跟仙草宫买?石樾精的很,他开价可不低。”
“傻瓜,既然能做生意,距离做朋友也不远了,仙草宫愿意把合体期豆兵卖给咱们,已经很能说明态度了,这叫投石问路,况且多一枚合体期豆兵,不更好吗?”杨月裳意味深长的说道。
杨家以前跟仙草宫有生意往来,不过规模不大,完全是商业行为,合体期豆兵就不一样了,哪怕是杨家,也不过三五枚合体期豆兵,这可是杨家历代先祖积攒下的,杨家当做传家宝一样保管,轻易不舍得使用。
她这招投石问路,可不止是测试仙草宫对杨家的态度,她还想借此看一看仙草宫的实力有多大,若是连合体期豆兵都能拿出来售卖,仙草宫会不会有大乘期豆兵?
要是放在以前,有人跟杨月裳说有势力拥有大乘期豆兵,这个势力不是五大仙族,杨月裳是不愿意相信的,如果仙草宫要是有大乘期豆兵,那就不得不警惕了!
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势力,短期内竟然能比肩五大仙族,想想就觉得可怕!
“是,老祖宗。”
······
一座鸟语花香的院落内,公孙倩坐在石亭里,手上拿着一面银色传影镜,镜面上是一名精神抖擞的青袍老者,青袍老者留着山羊胡,看起来和蔼可亲。
公孙烘,公孙家的大乘修士,大乘中期。
“丫头,跟他预订五千年的天兽草,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那就答应他。”公孙烘沉声道。
天兽草,又名聚魂草,五千年的聚魂草可以炼制成聚魂化形丹,十阶以下的妖兽服用此丹,可以加快化为人形。
公孙烘饲养了一只奇兽,神通广大,就是无法化形,若能化为人形,这只奇兽的实力更强。
他试过很多办法,无法让奇兽化形,只能把希望放在聚魂化形丹上面,不过聚魂草的培育十分困难,公孙烘曾经跟西门仙族提过这事,不过西门仙族要价太高,无法交易。
仙草宫横空出世,这让公孙烘看到了希望。
“是,老祖宗。”公孙倩不假思索答应下来,她略一犹豫,说道:“老祖宗,石樾的灵宠银儿已经很久没有露过面了,她真的回归真龙一族了?”
拍卖会没有血脉比较高的灵兽拍卖,公孙倩对银儿充满了好奇心。
能被真龙一族带走,银儿的血脉肯定不低。
她甚至有一个大胆猜想,银儿是真龙后裔,要是别人,公孙倩是不会相信的,不过石樾是谁?仙草宫掌柜,大乘修士的弟子,他有真龙后裔做灵兽,丝毫不奇怪。
“不知道,这事要问真龙一族,对了,若是能见到或者联系到逍遥子,你马上通知我,老夫想见一见仙草宫的逍遥子,看他到底是何方人物。”公孙烘沉声道。
一般来说,大乘修士不会轻易露面,常年闭关修炼,逍遥子是仙草宫的背后掌控者,所以最好能跟逍遥子当面认识一下,一来能一探仙草宫的虚实,毕竟就算大乘修士也有强弱之分,二来若能见到逍遥子,直接跟逍遥子洽谈,这也比跟石樾洽谈省事多了。
“是,老祖宗。”公孙倩收起传影镜,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自言自语道:“墨麒麟后裔、乌凤、真龙后裔,一个石樾,居然饲养了这么多奇禽异兽,逍遥子难道也饲养了不少奇禽异兽?”
······
掌天空间,玲珑宫。
练功室内,石樾盘坐在一个青色蒲团上,一把赤色弯刀漂浮在他的身前,赤色弯刀表面遍布米粒大的神秘符文,这些符文如同蝌蚪一般扭动不停,如同活物一样。
石樾的法诀掐动不停,一道道法诀打在赤色弯刀上面,赤色弯刀上面的符文顿时大亮,冒出一股滔天热浪,室内的温度骤然升高。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高温将石壁和地面映射成赤红色,仿佛置身火山里面一样。
石樾的脸上渗出一层细汗,他的目光紧盯着赤色弯刀。
一盏茶的时间后,石樾的脸色苍白下来,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地面上。
赤色弯刀绽放出刺目的火光,温度骤升。
石樾法诀一收,赤色弯刀表面的符文纷纷大亮,赤色弯刀体型顿时大涨,化为一把丈许长的赤色弯刀,通体红光流转不定,绽放出刺眼的宝光。
他冲赤色弯刀一招手,赤色弯刀飞射而来,落在他的手上。
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仙器残片充斥着一股狂暴的力量。
石樾轻轻一挥,红光一闪,一道百余丈长的赤色光刃飞射而出,劈在石壁上。
轰隆隆!
一道巨响,整个石室剧烈的晃动起来,石壁上涌现出密集的玄奥符文,闪烁不停,化为一道凝厚的五色光幕,挡住了赤色光刃。
没过多久,五色光幕骤然破碎,赤色光刃斩在石壁上面,响起“叮”的闷响,一道清晰可见的砍痕出现在石壁上。
看到这一幕,石樾惊喜交加,他曾经试验过,想要破掉练功室的禁制,这是很困难的事情,不愧是仙器残片,轻松就能破掉了,若是换了通灵法宝级别的法宝,估计已经毁掉了。
通灵法宝和后天仙器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这件仙器残片可以作为压箱底的手段了。
石樾手掌一翻,赤色弯刀被他收入储物戒不见了。
他心念一动,离开了掌天空间,走出密室。
石木一听说石樾出关,马上过来晋见。
前不久的那场拍卖会,仙草宫瞬间暴富,光是极品灵石,就有三百五十二块,还有五千三百七十五多万上品灵石,这是石樾前所未有过的,当然,他也付出了挺大的代价,掌天空间近一半高年份的珍稀灵药都拍卖了出去。
“主人,咱们发财了,除了灵石,还有不少抵押的宝物。”石木有些兴奋的说道。
有些客人身上的灵石不够,会用宝物抵押,一场拍卖会下来,收到了不少宝物。
他取出账册和十二枚储物戒,递给石樾。
石樾淡然的收起十二枚储物戒,这些对他来说,除了极品灵石能让他有点激动之外,其他很难有东西入他法眼了。
他查看一番后,丢出其中一枚装有大量上品灵石的储物戒指给石木,说道:“账册就不看了,你慢慢记录,剩下这枚储物戒,你拿来跟石麟石凤还有金儿他们分吧,记完账册,你就闭关修炼!银儿已经晋入炼虚期了,你还是化神期,她要是回来了,你估计都追不上她了。”
“主人,银儿姐姐要回来了么?”石木有些兴奋的问道。
他以前很喜欢跟在银儿身后跑,银儿失踪后,他挑起大梁,不过他很怀念跟在银儿身后跑的日子。
石樾轻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追忆之色,道:“应该快了,银儿离开我们这么久,也是时候回来了。”
就在这时,石樾从怀里取出一面青色传影镜,打入一道法诀,逍遥子出现在镜面上。
他快步走回密室,逍遥子笑着说道:“石小子,我已经回来蓝海星了,用不了一日,我就能返回仙草坊市,计划可以开始了。”
“太好了,就等你回来唱这一出戏了。”石樾喜笑颜开。
闲聊了几句,石樾收起传影镜,取出另一面传影镜,打入一道法诀,西门来俊出现在镜面上,他满脸笑意。
“石道友,忙完了?”西门来俊微笑着说道,语气熟络。
“刚忙完,实在不好意思,西门道友,怠慢了你。”石樾客气的说道。
“无妨,石道友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好好聊一聊。”
石樾想了想,说道:“明天晚上酉时吧!咱们在仙草楼好好聚一下,除了你,我再邀请司徒仙子他们,咱们好好聚一下,人多也热闹一些。”
“好,到时候,我一定准时赴约。”西门来俊很爽快答应下来。
五大仙族的精英子弟聚集到一起,这也好说话,打开天窗说亮话,不用藏着掖着。
就看谁开的价码更高了。
闲聊了几句,石樾掐断联系,联系司徒舞四人,通知他们明晚到仙草楼赴宴,他们都答应下来。
他走了出去,石木突然说道;“对了,主人,有一个叫李月裳的联系您,说是有要事请您帮忙。”
“李月裳?”石樾眉头一皱,面露追忆之色。
当初他跟着曲非烟离开白沙星,被李芊芊捡到,做了李芊芊的护卫,不管怎么说,李芊芊当然还是帮了他的。
石樾略一沉吟,吩咐道:“你马上联系她,让她来一趟仙草宫。”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