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bfsr精华都市异能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起點-第五百九十一章 地位閲讀-3kgsj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屏幕对面是个五十多岁、梳得妥帖的背头中有大量白发参杂的男人,穿着虽旧却考究的手工西服,向坤一眼就认出来,这是那位“国家非常态生物研究中心”的何浩民何主任。
事实上,在良先生说有个人要要介绍他认识的时候,他就知道肯定是要介绍这位何主任了。
虽然良先生掌控的“神行科技”秘密部门,有大量像方苹芳、周锐、李仕玶这样为他效力的专业人员,但向坤很清楚,这些人虽然执行着各种秘密任务,有些甚至有能接触到“变异生物”或者他们所说的“食血生物”,但他们对于“变异生物”的研究本质、对于“终极猎食者”的存在、对于良先生的身份和状态,以及他们到底在做的事情最终目的是什么,其实都没有一个整体的认识,这也是良先生对他们的一种保护。
世勋之人生转折
他们当中,或许也就只有米乔算是“半个”知情人,能够隐约猜到良先生是“变异生物”,也知道“变异生物”的部分特性,但这些还都是她从郭天向那里知道的。
所以在这个时候,良先生会介绍给他认识的,除了老何之外,没有别人了。
要说孤独,良先生比他还要孤独啊。
屏幕另一边的老何在通讯接通后,身体猛地向后仰了一下,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似乎有些意外。
这时候在他的屏幕上,还没有看到向坤,只出现了良先生的大脑袋。
他倒不是没见过良先生的样子,也很清楚这是良先生的变异进化模式所决定的,只不过以往他和良先生进行连线的时候,要么是只有他单方面的视频通话,良先生只有声音,要么是两边都有视频画面,但良先生那边只有空座椅,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可视状态下的良先生了,所以乍一看到,还真是有点惊讶。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见了,还是他老花了,老何竟然又依稀从那张布满繁密纹路的怪脸上,看出几分良先生当初刚刚被沈院士带回来时的模样。
“我正想联系你呢,我听说剑州机场的鸟群撞机事件有蹊跷,那些鸟都不是一个种群的,好像是被某只鸟给裹挟,那只鸟该不会就是当初伍舒山造成游客坠崖事故的那只吧?我当时不是交代过,这种会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造成重大威胁的‘食血生物’隐患,必须要尽快处理吗?这次……”
良先生见老何有些收不住又要滔滔不绝的意思,赶紧打断道:“你放心,那只鸟已经解决了,它不会再造成任何事故。老何,我有一位新的研究员要介绍给你。”
良先生一开口,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老何发现他那低沉沙哑的声音里,那种难听的、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都好像少了许多。
“哦?是谁?你准备安排到哪个研究中心,或者是调查小组?”老何奇怪道,现在已经过了凌晨,良先生专门在这个时候主动和他连线,肯定是有比较重要的事情,这个研究员看起来不一般呐。
但他没想到的是,屏幕中的良先生竟然直接往旁边一闪,然后一个大光头一边戴眼镜一边凑了过来,出现在了屏幕正中间。
“老何,你好,我叫向坤。”
老何呆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回了声你好,心中却是大为震撼。他现在才反应过来,良先生所说的“研究员”不是“神行科技”秘密部门的研究员,而是当初沈院士一手创立的实验室里的研究员。
虽然都叫“研究员”,但本质上却是完全不同。
严格说来,现在这种“研究员”已经只剩下鲁勤良一个人,老何已经不止一次地催促过他,让他去物色新的成员,不然的话良先生要是出事,相关研究就真的直接停滞,没有后继者了。但良先生虽然口头上答应,却一直都没有付诸行动,国内的人类“食血生物”,基本上被发现后都有各种各样严重的问题,有小部分逃脱境外,大部分都被处决了。
“老何,向坤的基本资料你可以直接在数据库里查到。”良先生说道,然后他也对向坤简单介绍了一下老何的身份和背景:
“老何是‘国家非常态生物研究中心’的主任,也是我们的官方支持部门,所有涉及到跨境的、超出正常法规的操作,原则上讲,都需要先交由他审批通过才可以执行。当然,他会帮我们提供很多的便利和辅助。而我们的研究成果,最核心的那些,也都是归属于国家,这是当初沈院士建立这个实验部门定下的基调。当然,因为你知道的原因,我们的数据基本都是封存,暂时来讲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接触。”
老何听出良先生的意思,于是打开旁边一台电脑,在数据库中查找到了向坤的基本资料和信息——这些在良先生把向坤锁定为调查目标后,相关团队就已经开始收集了,包括一些十分隐秘的账户使用记录、各平台使用数据等等。
“向坤也和你一样?”老何一眼就从那些隐秘信息中看出了问题,不过他本身也有先入为主的认知在,毕竟能够成为和鲁勤良一样的“研究员”,人类“食血生物”是必须的基本条件。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对,向坤……”良先生犹豫了一下,说道:“比我要强得多。”
传统意义上,不论是那些欧洲的所谓“正脉血族”,还是自然界里各种各样的“食血生物”,判断实力的基本标准都是阶段性转化的次数,因为一般来说阶段性转化越多,通常实力也越强——这个实力不一定是搏杀、战斗层面,而是综合论定。
但在和向坤的短暂接触中,良先生基本上可以肯定向坤的阶段性转化远不如他多,但那匪夷所思的、影响天气、操控雷电的能力,还有这片仿佛活过来的森林,那些悬浮于空中被轻松操纵、来去自如、步调一致的金属球珠,都让他意识到,向坤的变异进化程度,和他或者其他“食血生物”已经不是一个层级的了。
接下来,良先生又将他所知道的关于向坤变异的过程和经历简单跟老何介绍了一下,反正向坤转化为“食血生物”满打满算也才一年出头,他又只是简单地描述了个大概,所以很快就说完了。
良先生重点的描述,主要在向坤对自身变异的探索方式上,包括建立“乾坤科技”、崇云村的所谓智能养殖研究基地等行为。
老何也一下就明白了良先生所表达的重点,看了下资料上面对于研究基地的信息,迟疑地问道:“小向……不介意我这么称呼吧?小向啊,按阿良的说法,这位夏离冰夏小姐,是知情者?”
“是的。”向坤回答得很干脆。
“这样的话……为了她的安全和整体的保密性,如果她还想继续参与相关研究的话,可以直接加入‘神行科技’的秘密部门,找个研究中心安排。”老何说道。
“不,我们的研究基地会继续建设,她会负责基地的运转,进行独立研究。当然,我们的研究成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和‘神行科技’共享,在一些项目上也可以进行合作,我们也会接受‘非常态生物研究中心’的监管和领导。”向坤没有任何犹豫地说道。
老何明显有些意外,扫了一眼视频里只露出半个肩膀、并没有提出异议的良先生,对向坤道:“阿良有没有跟你说过,有种‘神秘力量’……让普通人参与研究,可能对她会有危险?还是说,她也是……?”
“夏离冰是普通人,不过她的安全我可以完全保障。而且良先生说的‘终极猎食者’、‘神秘力量’,我和他已经在着手解决,很快就不是问题了。到时候,对相关变异的研究,便不用再像现在这么缩手缩脚。”向坤依然是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
老何又是忍不住去看良先生,当然,依然只看到半个肩膀,视频里面霸占主屏的还是向坤的大光头。
“能……解决?”侥是老何一向沉稳,听到这话也是禁不住略提高了语调问道。
他也是知道几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才让官方对相关“食血生物”的研究变得如此隐秘,对相关信息讳莫如深,完全封锁。世界各国都是如此,没有任何国家、任何势力、任何人能例外。
那笼罩在所有“食血生物”及相关变异研究之上的、神秘而无所不能的巨大阴云,那个让无数人连谈都不敢谈及、连是什么都无法理解的存在,向坤居然说他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很快就不是问题了?
而且还是用这么轻描淡写的语气?
如果这些话是任意一个新加入“实验室”的“研究员”,是其他任何一个人类“食血生物”说出来的,老何都会觉得是在说大话,根本不知天高地厚,不明白“终极猎食者”、那股“神秘力量”的恐怖和强大。
但向坤是良先生亲自介绍,而且现在良先生就在旁边,从刚刚的交流来看,良先生显然也有跟他说过“终极猎食者”相关的信息,所以他不可能是那种无知的人,何况旁边的良先生对他的话没有一句反驳。
再联想到之前良先生的那句“比我要强得多”——不是“比我强”,而是“强得多”。这种形容上的差距,让老何忽然意识到,这个看起来和他传统认知中的人类“食血生物”有不小差异的光头眼镜哥,可能有着无比强大的实力。
可良先生不是说他才刚转化成“食血生物”一年出头吗?这又有点矛盾了。
就在老何有些疑惑的时候,向坤又再次用肯定的语气说道:“是的,我会解决,也肯定能解决。”
“阿良,这个事情……你和小向会一起做?”老何问道。
“我负责协助。”良先生说道。
老何点了点头,心下了然了,他思考了几秒钟后,说道:“小向,以后你的研究机构,可以和阿良的‘神行科技’一样,自己建立研究体系,‘研究中心’会派相关人员进驻,进行必要的协助和监管。当然,核心的研究信息,会视到时的安全情况来决定是否让普通人知晓和参与,主要还是你来把控。另外你要知道,虽然我会为你们的调查和研究提供一定的便利,为你们‘擦屁股’,但这并不是什么福利或者好处,这意味着很大的责任和危险。这一点,你可以问阿良,他知道的很清楚。”
向坤扶了下眼镜,点头道:“我明白。”
他对于老何的了解,可能比良先生对老何的了解都要深得多,之前知道“非常态生物研究中心”是站在“神行科技”背后的官方机构后,向坤和爱丽丝就对老何及相关人员的信息进行了非常全面和深入的了解,所以对他的性格、喜好、习惯,判断事物的方式方法,都建立了一套比较系统的认知模型。
这也是为什么在和老何视频前,向坤会去旁边摸出刚刚跟良先生“打架”的时候脱下来的眼镜戴上,为什么说话会相对简洁笃定、不苟言笑、显得严肃的原因。他知道怎么样的表现,更容易唬住老何,让老何重视。这倒不是忽悠,而是沟通的方法。
就像现在良先生已经知道他是故意将其引到这来,很多事情都是早有准备,但并不会对他们的交流产生什么负面影响,而之前那番让良先生一路调查寻找而来的过程起了很大的作用。
同样的话,哪怕是实话,在不同的时机、不同的状态下说,产生的作用和影响也会有很大差距。
向坤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让他们相信自己,按自己的计划走。
如果是以前的向坤,做事情、待人接物只知道一点——我以诚待人,别人自然也会以诚待我。若我以诚待人却遭欺瞒或误解,便避而远之,少做接触。
但现在的向坤对人的思维、行为模式有了更深层的观察和了解,建立了大量的认知模型,所以很清楚,要让别人相信自己,并不是单纯的、无条件地把自己的心剖出来、把一切底交出来就能达到的,需要合适的方法。
事实上,他也知道良先生这时候介绍老何的用意,一方面是要正式在官方给他“认个证”,另一方面也是想借官方、借老何的手来对他进行管控,因为很明显良先生自己在他面前已经没有办法掌握主动权了。
这其实也无关信任不信任的话题,对良先生而言,他并没有其他选择。但这也并不妨碍,他想办法上保险、保底。
向坤知道老何在今天视频联系完后,同样不会完全就信任他,把他当成良先生一样的“研究员”,给予“乾坤科技”、老夏的研究基地和“神行科技”完全一样的权限和自由,他必然会进行大量的幕后调查——这也良先生希望他做的。
但这不要紧,向坤行得正坐得端,而且他有爱丽丝,所以肯定不会有问题。
向坤看着将通讯设备拆解开,重新由无人机负载的良先生,问道:“你感觉这么样?”
“我感觉……好像身体轻了很多?”良先生说道,“不过似乎只是心理层面的感受,体重上应该没有太大变化。”虽然在年龄上、在变异时间上,他都是“前辈”,但见识过向坤的各种震撼表现,他觉得自己更像是个学生。
向坤点了点头:“你有带水下的呼吸和运动设备吗?”
“不在身边,但在附近,怎么,接下来要去水里?”
“我们先去非洲。”
“还是……要去狩猎‘食血生物’?会不会太快了?要不要先稳定一段时间?或者,有没有国内,或者周边的目标?”
“不会。”向坤说道,“每个阶段需要的‘血源’不一样,我们需要合适的目标,而不是用远近判断。你的状态也很稳定,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我。”
良先生说道:“我们要出境的话,得跟老何报备,而且必须低调。”
“跟老何报备吧。”向坤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用担心,一切尽在掌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