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5q50優秀都市异能 文明之星神劫討論-660. 叛黨!展示-81nm7


文明之星神劫
小說推薦文明之星神劫文明之星神劫
“据说伊斯帕廷的人,大部分被转移到了古铁城上,咱们杀了伊斯帕廷那么多人,他的手下绝对容不下咱们。
就算侥幸活下来了,黑曜会也必不会放过咱们。”
“呵呵,你们想想,强大的黑曜会护法者,竟被一个世俗界的凡人牵着鼻子走?成为他的仆人?你们是不是脑子都进水了?” 霍尔一脸自负,语气冰冷说道。
“可是,以他的实力,只怕我们是望尘莫及的……”艾斯仍在犹豫,一想到诸葛云的恐怖手段,就不住浑身颤抖。
“除非总部能派人来增援,否则,我们是不可能击败他的!”
“而一旦被诸葛云发现我们的所作作为,捏死我们,就像捏死蝼蚁般简单!”
巨浪在不远处翻涌激荡,隆隆声不断,很快将他的声音吞没。
“这种事还用你说?”
“所以才要赶紧离开此地啊!”霍尔忽然转过身来,碧绿的眼睛盯着艾斯问道:“难道,他用一瓶三阶灵药,就把你的心都蒙蔽了吗?”
“你说什么?”艾斯脸色一变,气得浑身直颤。
“少在这血口喷人!”
“哼——不然怎样?”霍尔淡淡一句,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不管你们怎么想,我是一定要离开这里,你们想阻止我就阻止我吧,我会杀了你们俩。但那并非我心所愿,你们自己做决定吧!”霍尔不以为意,目光在另外令人脸上扫过,似乎想看穿两人的心思。
“这就是你的打算?” 阿洛斯听后顿时一震。
“你、原来你一直都是这么想?这是要再次玩背叛的伎俩?”艾斯骇然道。
异界星巫
“哼——背叛?”
霍尔定定地看着两人,忽然嘴角上翘,轻蔑一笑。
“拜托……投降保命,那完全是迫不得已而为之!你们都心知肚明。”
三人间的气氛忽然变得古怪至极,大家心中同时转过无数个念头。
“好!要走就一起走,但如果我们再碰到他,咱们该怎么办……?”阿洛斯攥起的拳头慢慢松开,咬牙道,“而且,我们现在能去哪里?”
“那个诸葛云说过,在我们身上留下了灵力印记,如果再被他抓到,一定会让我们生不如死的!”
艾斯回想起诸葛云说的话,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白痴,那就先想办法将印记去除啊!这种小计俩,伊斯帕廷那帮家伙也会用的吧?没什么稀奇。”
霍尔撇了撇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似乎根本没当回事。
在他看来,诸葛云说的那些耸人听闻的话,还有所谓灵力印记只是虚张声势,最多只能影响人的精神罢了。
霍尔之前在自己身上查探过,虽然的确在心脉附近发现有些异常,似乎有隐隐反应,但并没任何真正影响行动的能力。
如果说,诸葛云在近距离能够用灵力印记,对人体施加影响,但他现在已经远离此地了。
鞭长莫及,没什么好怕的。
他的想法是先离开此地,再联络总部派出增援,找机会去除体内印记。
“对了,伊斯帕廷!你的意思是,咱们可以去峭壁湖的圣殿废墟里找找?”阿洛斯问道。
霍尔点点头道:“嗯,那里还有很多伊斯帕廷修行者们留下的古物,也许还残留着凭灵阵一类的东西。”
“如果实在不行,咱们就只能先回到界域总部去,到时再做打算。”
凭灵阵,说白了就是修行者们用来转化灵力印记的法阵,主要目的是为了驱病,同时增强灵能体质。
据说,心身纯净的修行者才能得到最大的灵力加持,所以他们对灵印很看重。
有时候,凭灵阵可以看做帮助修行者修炼的法器,既能够转化自身散发的污秽之气,还是身份的象征。
由于被选拔上来,能够前往界域的修行者,大部分是世俗界人类,选拔者的灵印与普通修行者肯定不同。
高阶修行者,几乎每人都会被凭灵阵打上不同灵印,所以高级灵力印记也成为了界域通行证。
越是强大者,对这些被印记区分的效能越是看重。
每隔一段时间这些修行者会用一次,以此来保持灵修的纯洁,进而突破自身极限。
“你确定那里还能找到凭灵阵?”艾斯反问道,其实心里有着巨大怀疑。
“是啊,你说的联络总部谈何容易?”阿洛斯眉头一皱,缓缓摇头道,“咱们在自己的地盘上损兵折将,还动用了方舟上的精锐部队。然而,不仅死了两位护法者,还有新晋级的12猎犬也全部阵亡,李银龙又被一个凡人击败,此刻下落不明……
你觉得,总部那些身居幕后的上位者,可能轻易放过我们吗?”
阿洛斯已经说得很严重了,不时挥舞着手臂。
“是啊,至高神的圣使目前也踪影全无,咱们原先的计划可能难以实现了,现在回去一定会面对无法想象的责罚!”
“我又不是白痴,这其中道理我当然明白!”
霍尔鹰一样的眼睛里闪出精芒,冷哼一声, “不过谁知道呢?总得试一试,碰碰运气。”
“还有一件事,难道你们忘了吗?”
“刚刚才进入第一阶段,组织交代的另一个任务还没完成!”
霍尔摇摇头道,想起了他们此行的目的。
黑曜会的层级森严,上级对下级下达的命令,就算是冒死也必须完成。
升格之链,对每个黑曜会成员都有极强的约束作用,几位护法者被派往方舟是身有重任的,这些任务当然并不轻松。
而且任务一旦失败,就将面临无尽痛苦的责罚,如同黑暗深渊降临其身,恐怖至极。
“现在辰溟玉死了,李银龙又不知所踪,这任务落到咱们头上了……”
“呀!你是指那个……”艾斯也回过神来,最近发生的变故太多,他差点忘了这个任务。
就在此时——
“是谁?”霍尔心念一动。
他的声音不大,忽然转过头来,看向方舟另一端方向。
还有一个人在呢!
三人在之前的战斗中叛变,现在又再次反水,但似乎忘了顾飞妍就藏身在不远处,居然一直在这里大声阳谋。
叛党们谨慎地交换着眼色,只有霍尔毫不惊慌地摆出了备战姿势。
他那绿色眼睛,此刻紧盯着方舟脊背上,一层层的巨大横断甲胄,目光中燃起冷酷而自居正义的怒火。
废后将军妻
三名叛党在短暂地眼神交流后,迅速达成了某种默契,身影一动向着那边奔去。
顾飞妍在听到霍尔的声音后,暗叫一声不好。
之前她看到诸葛云降服三名护法者,又追随小武离去,一直在屏住气息,生怕被那三人发现。
她本想悄悄溜走,但撤离的时候,三名护法者的说话被她听到耳中,于是凝神静听,倒不急着走了。
就是这个好奇的举动,却害苦了她。
不听则已,一听就让她全身直颤,顿时冷汗涔涔。
这几个家伙竟然想要背叛诸葛云!
毫无悬念,几秒种后,三名叛党已将顾飞妍围了起来。
“哦豁——我们都差点忘了,还有你这个小贱人呢!”阿洛斯盯着顾飞妍,连声冷笑道。
鋒芒 畢露
“你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吗,小婊砸?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求生而已,你那强大的主人不会为你强出头的,大家都只为自己。”霍尔身上黑煞腾起,急于想知道答案,“说吧,你都听到些什么?”
其实,答案呼之欲出,他只是想随便找个杀人借口罢了。
“不、不,别对我动手!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听见也没看见。”顾飞妍肌肉紧绷,慌乱中不安地将手挡在身前,胡乱摇着。
“鬼才信你!”霍尔脸上神色古怪,阴恻恻看着顾飞妍。
顾飞妍骇然无措,心中一直懊悔竟如此大意,没有趁机溜走。
这三个人都是强大的10级变异体,虽然都身受重伤,但对付自己轻而易举。
不管怎样,她都万万不是这几个护法者的对手。
俗话说:绝望就像暴风雨一样,来得快也去得快,太阳迟早会把云雾拨开。
问题是,她可能已经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她现在很绝望,恨不得一头扎到海里去。
心中只盼能够出现奇迹,救自己一命,否则自己这条小命就算彻底交代了。
她没想到,竟会死在自己人手里。
“呵,我还真好奇你知道些什么,或者说你自以为知道些什么。”霍尔的眼神中杀机顿现,黑煞涌动,手指节咔咔作响。
就在这节骨眼上——
“等等,我们现在还不能杀她!”艾斯忽然踏上一步,挡在顾飞妍身前。
“你说什么?”霍尔眉毛一挑,随后眯起眼睛,沉声道,“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他不明白艾斯为何忽然阻拦,声音低沉得可怕,“这个小婊砸,刚才一直偷听我们的谈话,绝对留她不得!”
“斩草除根,以绝后患——我当然知道。”
“但在问我之前,你们先要问问自己,要怎么收拾辰溟玉留下的烂摊子?”艾斯毫不动摇,回看着霍尔和阿洛斯道,“对于咱们的任务来说,她留着还有大用,至少现在是如此。”
“你的意思是……”阿洛斯本来的凝眉忽然一挑。
霍尔和阿洛斯顿时明白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