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tul熱門玄幻小說 大唐首席女婿 txt-第二百二十三章 定下決議看書-eqxv9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大唐首席女婿
简单的理由,简单的陈述,甚至让人怀疑是推辞。
但李冉再一次相信了这句话是真的……哪怕他仅仅是个男宠。
男宠与帝王的爱情?
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我已经犯了一次错,这条命,本就该赔给太上皇。”
张易之凄然笑着,“太上皇死的时候,眼神并没有责备我……我太懂她了,她的求生欲望并不是想活着,而是不想让我堕入深渊之中。”
“可惜,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如何处置我,你拿决断吧。”
“……讲道理,你杀了太上皇,必定是死罪,不是说你揭发李重润谋反就能将功赎罪的,况且,我知道,你也不想活了,我可以让你有一个体面的死法。”
宠妻入骨
李冉深吸一口气,突然摇头道,“但不是现在……现在的你,有不能死的理由。”
“你,是算计李重润的很好棋子。”
“他虽然聪明,但肯定想不到,你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给皇上,更加想不到,皇上明知道是你杀了太上皇,却依旧留着你一命。”
“他机关算尽,却没有算人心。”
李冉起身,慢慢离开了行宫,只留下了疲惫却坚定的声音。
甜心妻子,老婆大人我错了! 竹子陌
“……贼寇伏诛之后,就是你解脱之时。”
张易之久久看着他的背影,半响后,终于低声吐出两个字。
“谢谢。”
李冉回到了御书房,与老丈人对面而立。
明明是阳光天,两人的手脚却格外的冰凉。
不是手足无措,而是莫名的悲哀……当然,再怎么不愿意面对,都必须振作起来。
李显肩头扛着的,不单单是李家,而是整个大唐的江山。
而李冉同样不愿意自己为这片土地付出的心血付诸东流……哪怕为了仙蕙儿和他的小家,这场父子相残的纷争,都必须以最小的代价解决掉。
“师傅,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了。”
李冉深吸一口气,开始了他的话题,“如何决断,还请师傅明示。”
他没有称皇帝,李显在错愕中恍惚回到了当初在庐陵的时候。
那时他正在为了武则天派官差来敲打自己而惶惶不可终日,李冉已奇迹般的手段化险为夷,又开启了他从未想到的后半辈子。
一瞬间,李显迷茫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他,终究是皇帝!
“……重润让我太失望了。”
李显捏紧了拳头,“这大唐的江山,本来终究是他的。”
“我大概能理解一点他的想法。”
李冉叹了一口气,尽管这个话题并不值得探讨,但他依旧主动开口,“他……不喜欢施舍。”
很可笑的答案,大唐的皇位与施舍两个字,似乎毫无关系。
但偏偏,这就是正确答案。
“百官反对他,他不想凭借嫡长子的身份登基,他要的,是毫无争议的皇位……哪怕手段是干掉所有的反对派。”
李冉苦笑着,突然有些怀念武则天尚在的日子。
这场赌约,终究是他输了……姜还是老的辣,那老狐狸早已看穿了李重润的野心,可惜下野的她终究没有化解这场风波于无形。
而李重润显然也知道了他的最大绊脚石在哪。
杀了亲奶奶,够狠,够决断!
“可是,我是支持他的!”
李显脸上闪过了一丝哀其不幸的表情,他继位以来,一直想将李重润立为太子,这份心血在顷刻间付诸东流。
“王与士族共天下,没有得到百官承认的皇帝,与武三思没有区别。”
旁观者清,李冉眉毛中闪过一丝决然。
“其实,重润看得很透彻,哪怕他成了太子,师傅你百年之后,这些士族依旧会不服气的……强如太上皇,在她八十岁以后,也不得不将皇位还给李家,她可是经营了朝政几十年,依旧没能把大周刻入百官士族的心中,重润哥显然也做不到……所以,与其到时候再来大肆清洗朝中的反对派,不如一劳永逸打造自己的朝臣班底,一切推倒重来。”
李冉给出了答案。
血腥又冰冷……宛如武则天对李重润的评价一样。
重生之废弃千金要逆袭 独舞清扬
聪明而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我该如何处置他?”
李显沉默了良久后,终于淡淡问道。
或许到了此时,他才从摇摆不定之中下定了赐死李重润的决心。
李冉笑了……这位老丈人,终于成长了。
显然,他要杀这个儿子,并不是为了处理谋反或者保住自己的皇位,他是为了祖辈打下的大唐江山不能落入一个狼子野心家手里。
“以给太上皇吊丧的名义,将所有李姓皇族都召集到洛阳,只要张易之不死,这个陷阱就不会暴露,等他回到洛阳后,皇上就摊牌吧。”
李显点了点头,这几乎是最稳妥的处置手段。
眼下李重润手握边疆重镇军权,他若兵戎相见的话,对大唐不亚于一场劫数,能和平解决再好不过。
两人商议定后,李冉告辞离开。
站在家门口,却有些不知所措……该以何种表情进去?
这件事,他打算瞒着仙蕙儿,若是让她知道哥哥和父亲的决裂,该会是如何伤心欲绝,李冉想保护她。
起码,在李重润东窗事发之前,让她享受几天快乐的日子。
深吸一口气,调整心情……就这么定了。
“大郎,你总算回来了。”
与预料中一样,小娇妻激动的扑了过来,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我听闻下人说,你一回来就去了皇宫里,真是的,也不叫上我的一起,这些天我看父亲面容都消瘦了,是不是政事太烦恼,要不你再把尚书令一职任了,帮他分担一二。”
“嗯,我休息两天,就去帮忙。”
李冉微笑着同意了,抚摸着她的秀发,眼角瞥见儿子李政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不由得眉头一喜。
快一年了,这小家伙都能自己走路了!
“来,叫爹爹。”,仙蕙儿抱着他,逗趣道。
“爹,爹。”
果然,这小家伙含混不清的发着声音,李冉再次又惊又喜。
“媳妇,你教他的?”
“当然,本来我想先教他叫母亲的,不过到底还是便宜你了。”
仙蕙儿献宝似的嘟嘟嘴,“这儿子闹腾,为了教他,可费了我不少功夫呢。”
李冉把媳妇和孩子紧紧搂入怀中。
所有的烦恼都被幸福填满……这种生活,不正是他想要的么?
谁都不能来破坏这种安稳,天王老子都不行!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