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7zd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起點-第三十七章 你考不考慮換個師傅? 【感謝“2BR02B”的盟主】鑒賞-gdk51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食肉何曾尽虎头,卅年书剑海天秋。
文章幸未逢黄祖,襆被今犹窘马周。
自是汝才难用世,岂真吾相不当侯?
须知少时拏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
啪。
……
话说神洛城中,花街北段,繁华的街道中掩映着一间不甚出奇的小店面。门脸黯淡,除了门柱上的春联没有任何旁的装饰,在两侧一个赛一个花枝招展的店家里,反倒显得突兀。
但是只有明白人知道,这家小店生意不多,可是凡进出者,无不是富贵人家。
小店名为“异梦斋”。
这一日,一袭青衣的小道士来到了异梦斋的门前。
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位衣着锦绣的阔少,浓眉大眼,气质在洒脱不羁中又带着几分咸湿。
这二人正是德云分观的观主李楚,和他的好友王家七少。
两位少年走进门内,只觉其中暖意融融,一名身着浅蓝色薄裙的少女上前,柔声细语道:“二位请稍候,罗仙姑正在忙。”
“嗯。”李楚应了声,接着从袖中取出一颗透亮的夜明珠,看上去拇指大小,晶莹剔透,道:“待仙姑空闲,劳烦将此物递交于她。”
“好的。”
夜明珠虽然极为贵重,但是少女并没有多看一眼,只是接在手中,淡淡应下。可见此间侍者,眼界颇高。
她转身离去时,也只回头瞟了李楚三次。
一楼的空间不大,只有两三张桌子,也没有旁人。李楚和王龙七坐在这里,另有少女奉上清茶。
墙上挂着一幅四字墨宝,“身临其境。
李楚在刘掌柜家问过魂蛊师的事情之后,便依师傅指引,回道观取了第二个锦囊中的信物,来找到了这个名叫异梦斋的小店。
这里是一个贩卖“梦”的地方。
没错,许多达官贵人愿意来这里一掷千金,就是为了买一场梦。
这家店的主人就是罗仙姑,据传她在魂修一道有极高造诣。
她卖的梦境,与幻术截然不同。
幻术可能让你在一瞬间经历许多,可那些都是十分简单粗暴的、完全经不起推敲的场景。
而且幻术的本质是为了攻击,对人身体的消耗也很大。从一场很漫长的幻境中脱身以后,凡人会疲惫不堪,甚至大病一场。
但罗仙姑贩卖的梦不一样,她可以让你飘飘悠悠地睡着,然后做上一场清梦。
见到你最想见到的人、去你最想去的地方、得到你最想得到的东西,而且梦中的一切感觉无比真实。醒来之后天光大亮,神清气爽。
杜兰客被留在刘掌柜家,李楚独自回的道观,听说了这个神奇的店,王龙七便也想跟来见识下。
狐女也有心想来,但是把小雷龙自己放在家……风险太大,她只好留在家里打孩子。
“这个仙姑的入梦,真的有那么神奇吗?”王龙七忍不住问道。
塞恩酒館異界路 蹉跎之神
“不知道,神魂一道玄妙无比,有诸般神异,能短暂地营造一个真实的梦境,也并非没有可能……”
李楚说这话时,想起了当初那只“魇”,它也能创造出十分真实的梦境,但梦境中的一切必须是他自己所知所见的。
像罗仙姑这样,营造每个顾客都满意的梦境,一定会接触到自己甚至是客人都未曾见识过的东西,不知她是怎么做到的。
闲聊几句,就有少女柔声来请:“罗仙姑请二位上楼。”
随少女沿着紧窄的楼梯进入,来到了二楼一间静室。
静室内拉着厚重的窗帘,只有最中央一颗人头大的夜明珠幽幽发光。夜明珠前,端坐着两鬓微白、披着黑袍的女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罗仙姑。
她的眼睛在两人中逡巡一周,对李楚说道:“你就是他的徒弟吧?”,又对王龙七说道:“你应该是想来入梦的。”
“仙姑算的真准。”王龙七嘿嘿一笑,先在罗仙姑对面坐了。
变形金刚之霸天虎之王
银河争霸战 紫钗恨
李楚也随之坐下,道:“是的,师傅叫我来向仙姑请教‘元神出窍’的法门。”
“好。”罗仙姑轻轻点头,声音很温柔,道:“做生意的先,走人情的等会儿。”
我和離婚人妻
说着,她一双晶亮的眼看向王龙七,“将手放在夜明珠上。”
王龙七不明觉厉,赶紧依言伸手。
他的右手放在了硕大的夜明珠上,就见明珠表面忽地荡漾起一阵波纹。
罗仙姑似是皱了皱眉头,顿了顿,才说道:“现在在脑海中想一下你想做关于什么的梦境。”
呼——
夜明珠中蓦然出现了一团黑色的涟漪,就像是墨水注入了湖泊。
咦……
有一抹难以置信的嫌弃从罗仙姑的眼中闪过。
但她毕竟见多识广,很快调整好心态,道:“去那边躺好就可以了。”
神豪從遊戲暴擊開始 忽悠小半仙
王龙七满怀期待地跑到一旁的软塌上躺好,罗仙姑左手拈决,右手遥遥一指。就见那夜明珠中卷起一股异色的风暴,王龙七也瞬间闭上了双眼。
罗仙姑这才收回手,轻轻拍了两下掌。
就有两名少女进来,十分熟练地将软塌带王龙七一起拖走。
“她们会把你的朋友带去旁边的房间休息,一会儿就会醒来。”她对李楚说了句,而后又道:“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他会突然让你来找我学‘元神出窍’?”
李楚便如实道:“因为要对付一位魂蛊师的手段。”
接着他大概讲述了一下刘掌柜一家的经历,罗仙姑渐渐面色微变。
“这是要炼‘无生蛊’啊。”她声音中带着愤怒,“好歹毒的手段。”
“何为无生蛊?”
李楚多问了一句。
对于魂修一道,罗仙姑应该是比师傅所知更加透彻。又或许,师傅的主要知识来源就是前女友也说不定……
所以才见识广博。
“就是从孩子刚刚产生魂灵、还没降生的时候,就开始以魂蛊去攻击他。但这样的攻击不是为了杀死那一点魂灵,而是为了以凶气、戾气、毒气、煞气……种种恶去炼化他,使得婴儿一降生,就带着大量凶煞。”
“待他出世后,便要令他习练魔门魂法、以种种非人之药炮制,为的就是最终养出一道天上地下绝顶凶煞的灵魂,这时再将其抽出炼成魂蛊,杀气无匹,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罗仙姑沉声说道:“我可以将我的独门元神出窍之法,‘神游太虚诀’教与你。不为我与你师傅那点微薄交情,只为惩治这等天理难容之恶徒。”
微薄交情吗……
李楚怀疑了下,不过仍是感谢道:“仙姑高义。”
说罢。
罗仙姑返身走入后门,取出一卷画轴来。
“虽然我愿意教你,但你能不能学,还未可知。寻常修者在神合境合出元神之后,要到化龙后期或者万象初期才能达到元神出窍的地步,如若强行出窍,便如风中烛火,须臾便有熄灭的危险。而你……修行的大概是异种传承,我感受不到你的真气波动。所以对于你的元神强度,需要测试一番。”
“好。”李楚颔首。
哗——
罗仙姑一扬手,抖开了画轴,露出了一片空白,道:“现在双目凝视这幅画卷,三息时间。”
李楚看着空空如也的画卷,虽然不知道她的用意,依旧按照指示凝视了三息。
接着就听她道:“闭眼!”
于是李楚闭上了眼。
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派煌煌图景!
“告诉我,你看到了几尊仙人像。”罗仙姑问道。
大学日记 我辈岂是一凡人
“八十一尊。”李楚如实答道。
罗仙姑沉默了下。
而后,她声音严厉道:“不要信口开河,即使看不到也没关系,耐心等待一会儿,总会看见的。告诉我,有几尊!”
李楚道:“抱歉,确实又出现了,是八十三尊。”
罗仙姑蹙起眉头来,问道:“告诉我,第三尊仙人像是男是女,穿什么衣物?”
李楚闭目在脑海中的画面上搜寻,然后道:“是一名仙翁,穿着麻布长衫。”
“第十二尊。”
“女仙,粉色留仙长裙。”
“第三十七、三十八尊。”
“一男一女……都没有穿衣服。”
“第六十四尊。”
“是一个孩童,穿着肚兜。”
“第七十尊呢?”
“是一名醉酒男子,赤裸上身。”
南明汹涌 杜春秋
“……”
罗仙姑沉默良久,才道:“睁开眼吧。”
李楚缓缓睁眼,脑海中的一切画面随之消散。
“这幅仙人观想图,当年是我师祖从神墟中取出,可以测人神魂强度。神魂越强,看到的仙人像越多。以你的神魂强度,应该是足以修习元神出窍了。”
罗仙姑犹豫了下,还是没有说……
当年她的师祖传下来说,这幅图上只有六十四位仙人像,所以取名叫“六十四仙人观想图”,而她的师尊修行一世,也只能看见五十九尊仙人像。她如今已经超越了师尊,能够看全六十四尊。
可是她从来没想过……
原来画上不止六十四尊仙人像吗?
后面十几尊无法验证真伪,但是李楚所言的前六十四尊都是真的,说明他的元神强度绝对够了,罗仙姑就没有再纠结。
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怪物,但是一想到是那个家伙的徒弟,好像也没有那么奇怪了。
……
最虐的宮廷復仇愛情:冷月如霜
“所谓元神,其实就是一部分与真元相结合的神魂,与纯粹的神魂不同,元神携带着你的修为。所以元神出窍,才有战斗的能力。摆脱了肉身的桎梏,固然有诸多裨益,但同样危险重重。稍不留神,就有身死道消之危。所以我修行神魂这许多年,真正出窍的次数还是屈指可数。你尝试出窍时,一定要慎之又慎。”
“除此之外,还要格外注意的一点是,元神若是离体远了,一定要找信得过的人看护好你的肉身。当年曾有大能元神出窍远游,结果肉身被人趁机毁坏的例子。如此一来,元神失去了根基,生机也会在几日内消散。”
李楚手捧着一卷神游太虚诀默默观看,同时罗仙姑就在身前提点要领。不多时,就已经读过一遍。
他轻轻放下书卷,准备进行尝试。
罗仙姑又道:“你的神魂强度足够,相信不久就可以成功掌握。慢则一月,快则七天,就能熟练地元神出窍。你现在第一次尝试,只要能够感受到……感受到……”
她又怔了怔。
因为……
李楚不动了。
轰——
李楚眼中的世界忽然变了,变成了一条条纵横的暗色线条与一团团人形火焰的集合。
那些线条……看形状可以看得出,是墙壁、是高楼、是街道、是车驾……是一切没有生命的物体。
那些幽蓝色的人形火焰……
则是其他人的神魂。
他出窍了。
看自己的样子,除了稍微虚淡了一些以外,似乎没有别的区别。若不是自己的真身就在下方,而自己飘荡在半空,或许他还真的发现不了自己只是一道元神。
他能感受到自己充沛的灵力,依然存在于体内,可以随意调动。这大概就是罗仙姑所说的,元神某种意义上就是修为与神魂的结合。
虚实之间,玄妙无比。
对于元神来说,一切“实”的阻碍并不存在,他能随意地穿过楼层,穿过墙壁,唯独穿越不了人体。
因为有别人的神魂在阻挡。
之前的“实”是这个世界的“虚”,之前的“虚”却是这个世界的“实”。
他又尝试着触碰纯阳剑,无法抽出,他现在无法接触“实”的存在。
想了想,他试着施展御剑诀。
呛啷啷一声,纯阳剑沛然出鞘!
可以。
神通剑诀,是可以沟通天地、跨越虚实的手段。只要能够御剑,那无论是肉身还是元神,李楚都有信心与强敌一战。
因为附带着强大灵力的纯阳剑,对无论是神魂还是肉身,都可以输出成吨的伤害。
罗仙姑虽然以肉眼也看不见李楚的元神状态,但是看见他背后的长剑出鞘,便也知发生了什么事。
第一次元神出窍,就能施展剑诀了?
她的瞳孔不禁一缩。
要知道,元神的第一次出窍,就像婴儿的第一次降世,孱弱无比。要经过一个艰难的适应期,才能逐渐自如。
李楚掌握出窍的速度已经很惊人了,现在第一次出窍就能做到如此境地……
就像是一个婴儿没等怀胎十月就迫不及待钻出娘胎,一落生不哭也不闹,原地做了几个仰卧起坐就开始去打拳了!
咻——
李楚回归本体后,睁开双眼,看向罗仙姑,道了声:“多谢仙姑传法。”
“不说别的。”罗仙姑双目湛湛地看着他,问道:“你考不考虑换个师傅?”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