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4l9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吳良廣告商》-第七百四十二章 請神容易送神難讀書-385i7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吴良几个人转悠到下午五点,阎怡勝终于开始喊累。
吴良贱不兮兮的刚说要找宾馆,刚刚分开的聂新永又打电话,“常运東有事儿找您?”
邪魅总裁,狠角色
常运東是湘火巨的董事,吴良入主之后,将董事换了一个遍,其中就有这位。
不过,吴良并没有将其直接撵走,而是派到了洪岩汽车,去当董事。
这位也是聂新永的嫡系,任职经历也挺丰富,工行总行做了几年,然后进入湘火巨,学历高,现年三十六岁,硕士学历,正是当打独斗的年纪。
洪岩那边吴良一时顾不上,就在聂新永的建议下,将他安排了过去。
他有事情汇报,吴良也只能接了进来,而常运東的牢骚也是蛮喜庆的,“凭什么陕重氵气的渣土车能做土方工程,我们洪岩的不行?”
洪岩重氵气地处山城,张泓宁在川省那边的慈善项目已经传出风声,说土方得交给有陕重氵气的工程方,工程方常年累月的和这些重卡的经销商合作,有人就将牢骚传了上去。
经销商再通报大区经理,大区经理逐级上报,洪岩还以为陕重氵气做通了工程方的工作,也没有在意。
然而,等到陕省梁州那边同样的传过来消息的时候,洪岩的高层坐不住了,据知情人士告知,仅仅是梁州就有81所学校的工程量,而洪岩居然被排除在外,这如何能忍?
对方有心要找湘火巨的董事长反映一下,厚此薄彼的,以后还怎么合作?
絕寵萌妃:獨追傲嬌太子
经销商这个群体,利益为先的很多,有女乃便是娘的不在少数,哪家产品给的政策好,也会转变的很快。
尤其是当发展到一定势力的时候,真的可以左右整个地区的销量。
而往往一个区域的保有量就是那么大一丁点,一个品牌卖的多了,另外一个品牌自然就少了。
在渠道为王的时代里,渠道强势,这话还真不是吹出来的——既然我能卖陕重氵气的牌子自然就能卖洪岩的,你陕重氵气又不是天朝排第一,经销商指望你一家活?
所以,他们代理的品牌往往很多,陕重氵气和洪岩的牌子往往也在一个经销商手中。
这就像一个城市的四环或者大别克,看似两家店,实则是一个老板,这很正常,在渠道往往比较混乱的零四年,这个现象尤为突出。
所以,经销商一句话,大区经理也得仔细掂量掂量就是这个道理——真的得罪不起。
奈何,吴良东跑西跑的,才给湘火巨股东大会开完,再梳理洪岩的业务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
正好董事会安排了一个新任董事负责洪岩重氵气的业务,这件事情就落在了常运東的头上。
他找聂新永问完事情经过之后,得知,这压根就是吴良给陕重氵气的特殊政策。
手心手背都是肉,洪岩重卡也是湘火巨控股,凭什么?
吴良皱了皱眉头,而是很无脑的反问了句,“终于坐不住了吗?”
初恋上瘾 罗门生
常运東也是人精,听吴良这么问,反而冷静下来,哆里哆嗦的问,“山城方面?”
和陕省方面的情况类似。
得隆系资金断裂之后,为尽快从所陷危机中解脱出来,湘火巨采取的策略就是,瘦身策略,不断出售旗下资产盘活资金。
在3月份爆发危机之后的3个月,湘火巨连续抛售多项优质资产,套现8个亿,这还不算吴良收购得隆手中1/5的股份。
聂新永就是负责运作这项事务,在吴良接手湘火巨之后,这个原本有着37家控股子公司的企业,也就剩下陕重氵气、洪岩重卡、湘火巨本部这三大块。
鐵血兵王之不滅軍魂
吴良将大部分资金用在了陕重氵气这方面,洪岩重卡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加上得隆之前资金危机,山城国资方面,第一时间就是,重新拿回控股权。
这和陕重氵气的做法几无二致。
而且,洪岩重卡的业绩,也挺亮眼的,零三年销量16500辆,销售额50亿,利润3亿,今年上半年更是保持了20%的增长,如果不是产能跟不上的话,或许20%还会更高。
按说,以洪岩重卡的业绩,应该是得隆自救的重要砝码,然而,得隆仅仅只有20%多一点的股份,即便持有洪岩重氵气51%的股份,全额分红的话,那也是湘火巨受益,得隆受益并不大。
另外,出售洪岩重氵气也是湘火巨一个办法,但是,问题是,出售,得先过了山城国资那一关。
按照股本构成,湘火巨以现金出资2.5亿,占51%的股份,得隆出资2000万,占4%的股份,山城国资享有优先回购权。
价格能卖的上去么?
能在2.5亿的基础上溢价20%,得隆系就可以烧高香了。
帝宫东凰飞
而且,就算卖了也是补充湘火巨缓解暂时的资金压力,并且集中力量发展核心产业,于得隆系庞大的资金窟窿并不能起多大的作用。
更为关键的是,吴良在二级市场上对湘火巨股份的收购就已经达到30%的比例,相当于打了得隆系和所有对湘火巨虎视眈眈的潜在买家一个措手不及——聂新永想卖,也得经过吴良的同意。
宦海風雲記 溫嶺閑人
唐萬新愿意将这个烫手山芋扔出去,况且,吴良的开价也让对方没有办法拒绝。
大股东,就是这么任性。
了不起,双方为了湘火巨的控股权继续斗下去,吴良继续在二级市场上收购,达到34%的安全控股线,唐萬新要想脱身,那难度就更大了。
所以说,短短三个月时间,山城市官府看到得隆系资金断裂的危机,从中也窥视到重新掌控洪岩重卡的偷着乐,到吴良瞬间掌控湘火巨,前前后后也就是两个月时间。
这真的是打了山城市官府一个措手不及。
等对方回过神来,却发现湘火巨还是那个湘火巨,只是换了一个更有钱的老板过来,重掌洪岩的机会愈发显得渺茫。
请神容易送神难!
当年洪岩快破产的时候,是湘火巨注入了资金,产能由五千台扩到了一万五千台,等到洪岩借着行业火热的东风站起来的时候,就想给湘火巨撇开?
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湘火巨的态度,包括吴良在内,也是如此,起码也得向一个合格的商人,将洪岩卖上一个好价钱,也对得起投资湘火巨的那些股民了吧!
但是,作为山城方面来说,整合汽车资源,大力发展地方经济,这步棋并没有错,回购股份的机会渺茫,并不代表山城市国资就一定坐以待毙,象征性的反抗还是得有的,否则,配合享受的话或许连个****罪都够不上,那么,市官府会放过国资的那些人?
在吴良看来,常运東说的这件事儿,就是一种反抗,那么再加上常运東说的第二件事情的话,那几乎就已经坐实了吴良的猜测。
“洪岩要起诉湘火巨。”
“理由呢?”
“湘火巨欠洪岩五千万。”
吴良气的笑了,这就是典型的趁你病要你命,这一招对付聂新永执掌的湘火巨时代,这一招或许可行,但是,五千万对于吴良来说,他和建宁市官府刚刚谈好合作,贷个五千万出来不就行了?
有人可能会问,洪岩自己不是在盈利么?
用分红还欠款不行么?
程序上这样操作没问题,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山城方面愿不愿意分红,二是分红之后,对方只当是湘火巨没钱,要求增资,湘火巨怎么办?
虽然湘火巨是控股方,但是控股方再牛气,地方上要是不鸟你了,是条龙还真的得盘着,就像陕重氵气一样,压根就不让你插手人事权,聂新永不就是先例。
归根结底,还是得隆系资金断裂所造成的,再也不能像前些年,动辄就是两亿三亿的买买买。
常运東急吼吼的找吴良汇报这事儿,吴良笑完之后,告诉他,“我给刘南风董事打个电话,让他解决。”
常运東再问,“准入的事儿?”
吴良没好气的怼了回去,“先撑着,等我腾出手了再收拾他们。”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