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rvl4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起點-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銀色硬幣讀書-inuur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夏风此刻敲开的,正是冥河家的门。
得到回应,这扇自他离开百鬼街1年之久都没有打开过的房门,终于露出一条缝隙。
透过门缝,可以看到蓝发少女的半张脸,虽然姐妹的相貌如出一辙,但通过短发可以判断出,这是妹妹冥霜。
冰冷的眼神透过门缝盯着外面的夏风。
“你来干什么。”
….
这个朴实无华的问题还真把夏风给问住了,他来干什么?
讲道理,当初要不是冥河帮他封印了体内黑色力量的成长,他现在的坟头草恐怕要比梁处长高出好几倍了。
如今,冥河的封印被他自己打破,丢失的白色力量也重新回归,时隔1年回到百鬼街,他认为自己有必要来看望一下冥河。
不管冥河这个神神叨叨的家伙在想什么,都确实是他的救命恩人无疑。
引狼入室:總裁,請入局
站在门口,夏风向上提了提手中的沙虫。
“冥霜,好久不见,我…..我来看看。”
“看什么。”
“看…..看看你们。”
“等着。”
在没有一丝人情味的回应下,冥霜“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
以他现在的身份,即便是出入维多利亚的王宫,包括炎国的皇宫,也不可能被如此冷漠的对待,可以说是一丁点面子都不给。
你是我一生未完成的歌 米亚瑞娜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唯独站在这间房子门口,他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冥霜让他等着,他就只能像根柱子一样杵在门口傻等。
5分钟后。
房门重新开出了一条稍大的缝隙,和之前一样,阴暗的屋内立刻传来寒气。
冥霜冷冷的说道。
“进来。”
“哦。”
夏风被搞的有点紧张,就像特务接头一样,悄咪咪的钻了进去。
随后,房门“砰”的一声紧紧关上了。
…..
走进房子的一楼,内部环境还是和之前一模一样。
温度低下,光线阴暗,明明是和整条百鬼街的房子一样朝阳,但室内却像地下室一般。
只不过,房子虽然阴冷,却不潮湿。
站在门口,夏风把手里装着沙虫的袋子放下。
“这是给你们带的礼物……”
没有回应,冥霜只是自顾自的向前走。
自觉尴尬,夏风只能跟着她走向通往二楼的楼梯。
路过一楼客厅时,他忽然看到一个熟人正坐在墙角的老式摇椅上,看样子是在看书。
紫色的头发,没有血色的手臂,以及哥特风格的连衣裙,怀中,那只小马样式的毛绒玩具静静靠在主人平坦的胸脯上。
“希娜!”
听到他的呼唤,希娜的目光仍旧没有从书上移开,只是平淡的回了句。
“你来干什么。”
夏风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举起手指了指楼上的方向。
“很久没回维多利亚了,我来看看……”
“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这…….”
希娜的目光始终盯着手里的书。
“你所谓的很久,其实根本没有多久,甚至短暂到就像你刚刚走出这间屋子一样。”
…..
仔细想想,其实希娜表达的意思他完全懂。
先不谈冥河,光是希娜的存在就可以追溯到不知道多少年前,而他,只是刚刚离开了维多利亚1年之久。
对希娜和冥河来说,刚刚走出屋子的人又折返回来,这确实很奇怪。
“恩…..”
但是没办法,来都来了,哪怕只是对救命恩人打个招呼,他也想上去看看。
“希娜,那个….我先上去了。”
没有回应,希娜仍旧看着手里的书。
讪讪的舒了口气,夏风迈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
…..
冥河的家里没有规矩,又或者说是没有常人眼中的规矩,无论是冥霜冥雪还是希娜,都可以随意进出任何房间。
来到二楼,姐姐冥雪终于像个“正常人”一样和他打了声招呼。
“好久不见。”
听到这声“好久不见”,夏风感动的都快哭了,他终于找回了一点客人的感觉。
“冥雪,好久不见,我给你们带了礼物,就放在一楼的门口了。”
“哦?是什么?”
“是沙虫。”
听到沙虫,冥雪的表情稍显怪异,但也没多说什么。
抬起手臂做出指引状,她轻声说道。
“大人在最里面的房间,你直接进去就可以。”
“好。”
点点头,夏风独自朝着里面的房间走去。
…..
整座房子里充斥着一股莫名的寒意,但是很奇怪,他却并不觉得冷。
并且,置身于此,他总是会产生一种非常特殊的感觉。
整栋房子的窗户被厚厚的窗帘遮挡的密不透光,就像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甚至会产生一种错觉。
这栋房子就像没有时间与空间的概念一样。
呆在这里,他就是此刻的夏风,但房子外面,可以是世界的任何角落,甚至是,任何时间节点。
…..
抛开大脑里的错觉,夏风稳定了一下莫名的情绪,推开了二楼最尽头的房间。
房间内还是一样朴实无华,冥河本人就静静的坐在木椅上。
冥王秘宠:鬼妃送上门
书唐 历史军事
他还是穿着白色的T恤,衣衫下的身躯骨瘦如柴,只有蓝色的头发下,那只眼睛深邃如宇宙星辰。
“夏风,有事么。”
俗话说的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一家子的说话方式都一个样。
夏风看了一眼旁边空着的椅子,但却没打算坐下。
“哦,也没什么事,就是这次回维多利亚,想过来打个招呼。”
说完这句话,他突然注意到一个细节。
此刻冥河的手中,正在轻轻摆弄着一枚银色的硬币。
虽然距离稍远,但他也能大概识别出,这并不是维多利亚的货币。
同时也不是哥伦比亚,龙门,乃至他目前所知的任何国家的货币。
这枚硬币比正常硬币稍大,中间的图案就像是一种古老的文字,通过冥河无意的轻轻旋转,他发现硬币两面的图案是不同的。
….
正在他的注意力被这枚硬币吸引时,冥河冷漠到毫无感情的声音传来。
“现在招呼打完了,你可以走了。”
夏风回过神来。
“啊,这就赶我走么。”
冥河将手中的硬币握在掌心,轻轻闭上了眼睛。
“反正你还会来的,下一次,可就不是打招呼这么简单了。”
又是这种听不懂的东西,夏风没有就此多问,因为他知道他问了也等于白问。
虽然被下了逐客令,但临走之前他还是将手掌轻轻放到自己的胸口,坦白道。
“之前被你封印的黑色力量已经打破了,我的白色力量也…….”
冥河打断了他的“汇报”。
“你不用向我说明这些,只要你还活着就够了,走吧,我不想说太多话。”
…..
被冷漠的赶出了房间,热脸贴了冷屁股。
当夏风讪讪的走下楼梯时,冥霜已经站在房门口做好了等他出去后把门死死关上的准备。
临出门前,他看了一眼仍在客厅看书的希娜。
“希娜,我走了。”
希娜面色不变,就像个洋娃娃般,但是最终,她还是开口了。
“阿夜他怎么样,还活着么。”
面对这个问题,夏风微笑着如实回道。
“萧爷他很好,现在就住在炎东……就是东国的南海岸,我的家就在那里,那里有一片樱花林。”
听到东国的樱花林,希娜长长的睫毛不易察觉的轻颤了一下。
目光从书本上移开,希娜将手里的书合上。
“夏风。”
“恩?”
水色胭脂
“这本书送给你。”
夏风走到希娜的面前,接过了这本她一直在看的书。
这本书他记得,虽然书名是一种特殊的文字,但曾经米拉大姐告诉过他,书名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大地与风》。
“希娜,这本书…..”
“虽然是有别于现代的文字,但我已经将书中的一部分进行了注解,或许,书中的某一个段落,可以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帮到你。”
…..
得到了希娜送他的东西,夏风觉得很欣慰。
“好,谢谢。”
希娜靠在摇椅上,同样闭上了眼睛。
“你走的时候,记得把刚刚带进来的东西也一并拿走。”
知道希娜提到的是沙虫,夏风立刻说道。
“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你们就收下吧。”
然而,希娜的下文则丝毫不给面子。
“这栋房子里不需要多余的东西,如果你不带出去,我们会很困扰。”
“啊这…….”
…..
直到这一刻,夏风才注意到一个细节。
致命剧毒
这栋四人居住的二层房屋内,好像根本就没有厨房。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