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vrh好看的都市小說 《致命偏寵》-第389章:樓下有人砸場子閲讀-d9zii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
西城,桥金路和高速交汇路口,有一座教堂类的建筑物。
葡银地下赌场。
南洋的博彩业合法化之后,除了正规的赌城,不少地下赌场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而规模最大的,就是贺琛的葡银地下赌场。
黎俏开车抵达的时候,时间还不到晚上九点。
她将车停在路边,偏头看了眼那座灯火辉煌的教堂,随即没什么表情地推门下了车。
贺琛这个人她不了解,从沈清野发来的资料来看,颇有些黑道的色彩。
黎俏走到教堂正门,四周氤氲着橘黄色的灯光,再踏上门前的台阶,一名看起来瘦瘦小小的保安从旁边的廊柱下现身。
神主 彩色鉛筆
“教堂关门了。”保安的语气不差,但也算不上温和。
瘦削的身形和那双如鹰隼般犀利的眸子很不搭。
黎俏单手插兜,瞥他一眼,“今天的账本该翻新了。”
——————
这是进入葡银地下赌场的暗号。
保安一听这话,眼神瞬间一变,审视着眼前明媚漂亮的女孩,眯了眯眸,“跟我来。”
黎俏看着保安转身往教堂后院走去的身影,没有迟疑太久,不疾不徐地跟上了他的步伐。
从教堂侧门进入,黎俏抬眼看着金碧辉煌的穹顶以及铺就着暗金色雕花的地毯,还有一条长长的走廊绵延至最前方。
写尽了奢华两个字。
保安随手关上后院的暗门,对着走廊两侧说道:“左边,散客厅;右边,贵宾厅。”
黎俏了然,迈开腿又回眸问了一句,“随便进?”
小保安闪神,耐着性子提醒道:“贵宾厅筹码五千万起换。”
黎俏‘哦’了一声,闲庭信步般晃进了右侧的贵宾厅。
保安:“??”
小美人年纪不大,胆子倒是不小。
进了贵宾厅,今晚上不输个上亿她就别想出来了。
……
神彈弓
贵宾厅,比黎俏想象的还要豪华奢靡。
没有窗,没有钟表,在这里没有时间概念,甚至通风口还不时地在打入氧气,用来提高赌徒的兴奋度。
放眼望不到尽头的大厅,几乎每张赌台都坐满了人,上方二层还环绕着无数拉起门帘的私人赌台。
没有规矩约束的地下赌场,赌徒们似乎更加松弛张扬。
黎俏去账台换了五千万的筹码,举目四望,尔后就看似随意地坐在了一张赌台前。
荷官是个清纯靓丽的女孩,看到黎俏的刹那,眼神亮了一秒。
她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赌台左手边穿着条纹衬衫的男人,两人视线交错,心照不宣地弯起了嘴角。
这张赌台的玩法是21点黑杰克,周围正好有六个人,荷官给每人发下两张明牌,又发了一张暗牌。
简单陈述了规则之后,赌台前的几个人便依次下注。
黎俏随手丢了三百万的筹码,一圈下来,也不知是她运气好还是其他人玩的太差,她率先拿到了黑杰克,又最接近于21点,第一句稳赢。
按照一赔二的赔率,黎俏的筹码直接翻了倍。
“美女,运气不错啊。”
这时,荷官左手边的男人嘴里叼着烟,白雾蒙蒙的后面,是一双如盯上了猎物般的炽热眼眸。
黎俏托腮,把玩着手里的筹码,兴致缺缺地撇嘴,“一般般。”
那男人见她意兴阑珊的模样,不由得递给荷官一个眼神,第二局再次开始。
宅鬥精英穿現代 秀色玲瓏
黎俏手气好,依旧是赢家。
赌台前的几个人已经有点坐不住了,连输两把,筹码逐渐变少,而黎俏面前的筹码则越来越多。
当第三局开始的时候,黎俏随手一挥,以手背将所有的筹码全部推到了台面上,“All in。”
荷官那张和清纯面孔不符的眼神顿时掠过精光。
21点黑杰克直接All in,该说她不懂还是太狂妄?
地下赌场,你就别指望能有多正规,想怎么玩都可以。
包括每张赌台下面有什么玄机,外人不知道,但荷官以及地下赌场的内部人员都一清二楚。
眼看着黎俏下了所有的筹码,荷官在发牌的时候,便暗暗操作了赌台发牌顺序。
然后——
黎俏懒洋洋地托着腮,睇着荷官自以为隐晦的动作,扯着嘴角提醒,“你就算把A和T都移走,我也能赢。”
荷官怔住,其他几个不明所以的赌徒更是看向黎俏,不知道这小姑娘唱的哪一出。
地下赌场贵宾厅玩的就是心跳,输赢都是场面事,就算知道荷官暗自动手脚,也不会有人真的说出来,毕竟这里不是正规的赌城。
一旁抽烟的男人猛地吐出大口烟雾,屈起手指敲了敲赌台的桌角,“美女,你在挑事儿?”
吾家千金闹翻天 纳兰子童
“不够明显?”黎俏扬着眉峰和他对视,平静的眼神从容如水。
那男人舔了舔后槽牙,把烟头拧在烟灰缸里,起身撞开椅子,走到黎俏的背后,单手撑着她的椅背,俯身警告道:“美女,玩就玩,但把嘴闭上。”
黎俏对他身上的烟味有点反感,偏了偏头,视线落在他整条手臂的纹身上,“如果我不呢?”
“呵,知道这是谁的地盘么?”男人再次压了压身躯,凝着黎俏白皙的皮肤,眼底有邪光闪过。
闻声,黎俏云淡风轻地点了点头,“你哥的地盘。”
这个男人,资料里有他的信息,贺琛的弟弟,贺敖。
贺敖因她的话愣住了。
最強的系統 新豐
不是因为她知道葡银地下赌场是贺琛的,而是因为她居然认识自己。
贺敖半晌没有说话,眸子里覆满阴霾,“美女,找个地方聊聊?”
地下赌场什么人都有,但黎俏这种漂亮到不多见又带着一股砸场子气势的女孩,确实没有过。
黎俏漫不经心地瞥他一眼,很嫌弃地口吻道:“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要是你哥过来,我还可以勉强和他聊一聊。”
愛有余毒,唯情可解
被嫌弃的贺敖:“??”
另一边,外人止步的贵宾厅二层私人赌场,先前那名清纯的荷官匆匆敲门,贺琛的保镖将门打开,见到来人眸色一厉,“谁准你上来的?”
荷官往私厅里扫了一眼,目光很具有针对性地看向坐在贺琛对面的黑衬衫男人。
她眼里藏着爱慕,怯怯地收回视线,声音又柔又甜地说道:“勇哥,楼下有人砸场子,不但把我们赌台的机关给说出来了,还、还说要见琛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