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sb1人氣都市小说 天啓預報 ptt-第九百零一章 永恆的終結(上)分享-4klzx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那并不是什么空洞的形容,而是字面上的意思。
就在巴德尔共享了自己灵魂的瞬间,槐诗的躯壳就焕发出了难以言喻的哀鸣,圣痕震颤,灵魂崩裂。
难以维持自我。
当这一份来自神明的意志降下的瞬间,凡人便如同草芥一般,微不足道。
人的躯壳无从承载神明的意志,哪怕是槐诗被赋予了神性的躯壳,也难以令光明之王的神魂运转。
一瞬间,便开始迅速的透明,焕发出纯净而耀眼的光芒。
几乎快要溶解……
他的意识好像也融入了光芒之中,突破了躯壳的束缚和限制,扩散向四面八方。
以光的速度,驰骋,扩散,笼罩一切。
但是,却完全反应不过来。
万物万象在不断的塞入他的灵魂中,他的意识根本无从承载,只能被动的作为中枢,将这些巨量的情报灌入命运之书中去。
令命运之书的厚度开始激增,以毫秒为单位,纪录着这些根本毫无意义的观测情报。
很快,命运之书就先与灵魂做出反应,开始清理这些臃余的数据,转瞬消化之后,最终竟然反向笼罩在槐诗的灵魂之中,维持着他的意识完整。
这一波啊……这一波是cpu过载,差点爆主板了!
在这剧烈的痛楚中,槐诗脑子里竟然开始了再度胡思乱想。
“集中精神啊,阿狗!”巴德尔紧张的声音从槐诗的意识中响起:“不要胡思乱想,专注精神,寻找同你共鸣的地方!”
共鸣?
什么共鸣?
当这个念头浮现的第一个瞬间,命运之书竟然就自行运转了起来!
然后,槐诗觉得,自己真的变成了一道光。
一道贯穿和现境和地狱的神明之光!
在这一片的宇宙真空里,远离了地狱的唯一入口·现境之后,槐诗竟然绕过了三大封锁的垄断,进入了‘深度潜航’!
开始下坠!
转瞬间,无数流光幻影从眼前飞掠而过,
在神魂的加持之下,他的意识笔直的向下,去往了自己未曾想象的深度之中。
深度区、凋零区、跨越了静寂区的范畴,飞入了渊暗区的深处。
笔直的没入了那一片黑暗里。
无数似曾相识或者完全未曾见过的奇异景观从眼前飞掠而过。
他看到了无尽之海上的波涛汹涌,熊熊烈焰在中东地区的地狱中焚烧,看到了海中的利维坦冷眼凝视着另一处地狱的焰空之主,统治者之间的敌意彼此碰撞。
他还看到了白城之外的灯塔上亮起的火光,无数环绕着现境的灯塔正在一座座的被天文会所点亮。
然后,看到了那些深度渐渐上升的地狱。
孤独的黑暗里,王座上的枯萎之王的眼眸垂落,似是沉思;展开双翼的腐烂之龙从无数地狱之上掠过。
雷光涌动的泰坦之海上,矮人之王吹响号角,千万条战船齐齐拔锚,浩荡的鼓声同雷鸣一齐奏响。
至福乐土中,至高的神殿里,佝偻的使者恭谨的跪地,叩拜地狱之神,任由无形之口将自己吞噬殆尽。
战争,好像笼罩一切的战争就要到来了。
每一个地方都在磨牙吮血,迫不及待。
在无数交错的影像,他心中一动,又好像看到了一片繁复庞大到无法理解的诡异迷宫,还有从其中正缓缓升起的狰狞暗影。
千百条触须漫卷着,在尸山血海中饥渴的咆哮。
然后,被一个浑身肌肉的老头儿随手打爆。
像是饭后遛弯一样。
察觉到了来自远方的窥探,便不快的回眸。
仿佛能看到光芒之中的槐诗,他的眉头皱起,很快,便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比划了一个加油的姿势之后,便转身,走向了迷宫的更深处。
消失不见。
等槐诗回过神来之后,已经来到了未知的地狱里。
而当他再度抬起头的时候,便看到那个尘埃里沉睡的消瘦身影。
让他愣在原地。
在那之前,一双漆黑眼眸便已经抬起,锋锐如铁的杀意抵在了他的喉咙、心口、后背、四肢乃至全身的每一个要害!
杀意和诅咒自熔炉中锻造为金属,弑杀一切。
可在察觉到来者身份的时候,金属又随着杀意一同消失不见。
转为了难以言喻的困惑和茫然。
这是……
“铸日者?”
槐诗下意识的抬起右手,展示着已经同灵魂融合的铸造熔炉,举世仅存的两个铸造熔炉之间迸发悠久的回声。
巴德尔的神魂,竟然将自己的灵魂带到了这个地方?
可深度潜航所带来的负担太过于庞大了,已经无暇再思索其中的关隘,时间短暂,槐诗脱口而出:
“能不能帮个忙?”
不等他继续说话,他的灵魂就被无形的力量拉扯着,不由自主的开始迅速上升,飞快的回归,再度回转了自己的躯壳。
只不过,弹指一瞬。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但这依旧无从改变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
在天穹之上,足以弑杀神明的杀意,从天而降!
数之不尽的槲寄生之枪化为了漫天的碧绿群星,遍布漆黑的宇宙背景,现在,群星已经锁定了槐诗的存在,如同暴雨那样,呼啸而来!
槐诗的眼前一黑。
完犊子了!
可紧接着,巴德尔便发出欣喜的呐喊:“接上了!”
在那一瞬间,由光明之王的灵魂所幻化而成的万兆地狱光纤再度接续,令地狱和现境之间出现了一条笔直的通路。
也令来自地狱最深处的威权,以光的速度,与现境展现!
千裏尋她
有浩荡的钟鸣从远方迸发。
沉寂的黄昏之乡轰然鸣动,昔日铸造者们所缔造而成的万世之基再度迎来了主宰者的命令,然后,开始了预想之外的变化。
就好像名为槐诗的账号在瞬间再度被接管了,花费了不足一个瞬间的时间适应了这一具有些逼仄和累赘的身体,然后又花费了一个瞬间再度理解了发生了什么,最后,再花了一个瞬间,轻描淡写的得出了解决的方案。
并且,予以实施!
然后,庞大的钢铁城市迸发巨响,无数齿轮飞速的旋转,装甲脱落,甩去了累赘的结构之后,浮现了哪怕大宗师都未能掌握的全新变化。
无数巨大的设施如同钢琴键那样起落,间隔了数个纪元和千万年的时光之后再度奏响了赞颂之歌。
恍惚中,槐诗感觉自己站在了演奏席之上,面对着眼前的交响乐团,不由自主的抬起了手中的指挥棒。
挥落的瞬间,铸造熔炉中就流出了亿万条繁复的指令,覆盖了每一个步骤和每一个环节。
当这一切重叠在一起之后,就变成了最简单的敕令与秘语。向黄昏之乡传达自己的意志,激活了隐藏在最底层的指令。
告诉它——
——【至上者归来】!
紧接着,崩塌的巨响从每一个角落中响起,甩去了一切累赘,放下了所有的臃余,归回最原本的面貌和最基础的建构。
当群星未曾落下的时候,黄昏之乡已经在崩溃之中荡然无存,永冻炉心从正中断裂,脱去了累赘的形骸。
只有无数翻滚的铁光宛如波澜,腾空而起,从四面八方环绕而来,将槐诗笼罩在了其中。
再然后,槲寄生的星辰暴雨从天而降!
宛如转瞬间有无数苍翠的巨树从赫利俄斯上拔地而起,那是槲寄生之枪爆发时所形成的火焰之云。
殇秋乱情畅 孤慕残雪
可紧接着,涌动的火焰就被干脆利落的,从正中,斩开!
因为有肃冷的铁光从其中升起。
无数鸦羽重叠而成的钢之双翼缓缓展开,宛如要将整个天地都囊括在其中。
铸造的火光笼罩在其上。
来自地狱的铸造,还在继续——
以黄昏之乡的主体和天狱堡垒的骨架为基础,附着在槐诗的躯壳之上,重新再造,最后构成两米余高的庄严甲胄。
【生体再造】、【涅槃蜕变】、【均衡天平】、【造化天工】、【负均衡】、【超载共振】、【混沌星链】、【灰之升华】、【三相转换】……以至于,最终的【万源归一】!
集合了十三位铸造之王的独有技艺之后,所形成的乃是号令黄昏之乡的‘权杖’,曾经槐诗只在铸日者身上才见过一次的至上权限!
——永动装甲·齿轮皇帝!
可这和铸日者自身的权限却截然不同,没有永冻炉心的永恒动力,而是以槐诗的铸造熔炉为核心,以天狱堡垒的实体和奥西里斯的精魂再造。
但是,也同样具备着对黄昏之乡绝对的操控权。如今的槐诗相当于将整个黄昏之乡都穿在了身上。
乾坤武帝 水稻玉米
当他感受到汹涌澎湃的力量源源不断的从熔炉之中迸发,便油然的产生了明悟:如今的他,作为黄昏之乡的主宰者,已经具备于‘铸日者’等同的力量。
这便是铸日者所借出的威权!
此刻,当他再度抬起眼瞳,看向同自己平齐的普布留斯时,眼前的屏幕上就源源不断的浮现出了各种数据和图标。
【侦测到敌意讯号——探镜侦测完成——敌人正体判明:未知神明(残缺)】
【侦测到太阳领域神性——冥河模式启动——相位转移装甲搭载完毕】
【至上审判之刃·荷鲁斯重构开始】
猎命师传奇·卷十六
来自《蝇王》的智能中枢重新上线,无数数据变化,浮现又消失,最终,变成了无比简洁的UI界面。
以及,来自别西卜的祝福:
【祝您战争愉快,审判者阁下——】
那一瞬间,齿轮皇帝的钢铁面孔上,沉寂的双眸中亮起了庄严的辉光,钢之双翼展开,喷出耀眼的焰流。
从地狱中重生的装甲翱翔于宇宙的真空之中,手中燃烧的利刃瞬间贯穿了十六重防御,近在咫尺。
当剑刃斩落时,普布留斯的胸前便裂开了一道惨烈的缝隙。
倒飞而出!
转瞬间,原本任人宰割的对手,竟然褪去了伪装,变成了地狱所钟爱的怪物,近似神明的统治者!
鐵爪虛空魔 伊恩·弗萊明
普布留斯的表情抽搐着,满是茫然和不解。
还有难以掩饰的,困惑!
在他的身后,炼金矩阵在虚空中蔓延——再造出了神迹刻印·太阳之怒。
可喷薄而出的太阳风暴里,那可足以将凡人焚烧殆尽的‘日冕物质’,竟然在那一道剑刃的劈斩之下,被干脆利落的斩裂,迅速的消散为源质。
不论如何穷搜记忆,都无法将记忆中的资料和面前的诡异之物划上等号。也无法理解,为何光明之王会忽然之间变成这般模样!
甚至就连神明之躯竟然也被对方所创伤。
太多的未知了,太多的变化,太多的不合理,令他完全无法理解,甚至,感受到了恐惧!
他瞪大眼睛,嘶哑的质问:“你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竟然不先从‘姓名’开始吗?”
地狱装甲之下,传来了嘲弄的声音:“我的身份你应该一清二楚才对啊,普布留斯,我是槐诗,天国谱系的槐诗。
从那么多称号里选一个你喜欢的吧!
如果你实在无法理解这样的状况,那我可以用你听的懂的方式来解释——”
那一瞬间,重重日冕的投影在突进的装甲面前被撕裂。
“吾乃,【铸日者】!”
有沙哑的声音从普布留斯的耳边响起。
审判之光在剑刃之上炽热的燃烧着,照亮了他的眼瞳:
“——吾乃【齿轮皇帝·奥西里斯】!”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