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01z4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司禮監 起點-第三百二十四章 太子維新鑒賞-7gugc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请太子出面主持维新大局?
这是哪个屁股长针眼的家伙想出来的馊主意!
狗屁的从前方针!
宋主任第一个不答应,脑后长反骨的他可是巴不得把太子一块革掉的,要不然师出无名啊!
维新维新,反旧倡新。
旧者,以东林党为首的腐朽势力矣;
新者,以魏良臣公公为核心的先进力量矣。
为了帝国的真正革新,皇军官兵正在满京城的抓捕“小东”,可上层却突然要奉“大东”主持维新,这不是脑子呛水了么!
世人皆知,大东、小伙,一伙也!
不把“大东”趁机革掉,他日“大东”登基,谁敢保证万历维新会不会遭到秋后算账。
再说了,尊皇讨奸总要有个“奸”吧。
“这是谁给魏公公出的混账主意,维新这么大的事怎么能让太子出面主持呢!他若主持维新,我等算什么?一群乱臣贼子吗!”
蘭帝魅晨系列之飲 蘭帝魅晨
步步為棋:不願為妃,只願為臣
宋主任情绪激动,简直是要骂人。
阮大铖知这家伙不知怎的和魏公公有了不可告人的关系,在魏公公那里很受宠,所以不便出言。他怕这宋矮子是个小心眼,万一说得不顺他心回头在公公那里给自已穿小鞋,就得不偿失了。
“我等当然不是乱臣贼子,但是请太子出面主持大局也未尝不可。”毛士龙说了等于没说。
“纳尼?”
安国寺将军的脑袋一时没转过弯来,目前为止,身为师团长的他都没明白这帮人说什么。
李永贞轻咳一声:“请太子出面主持维新是魏公的意思。”
疯狂太岁
“他脑子…”
宋主任活活把“坏了”二字咽进了肚中,如今京师已经控制在手,正是他宋主任和维新将士大殿宏图之时,大好局面岂能拱手送给什么太子,这跟把他宋主任的脖子伸出去给太子斩上一刀有什么区别。
“不成,反正我不同意,要维新就得维个彻底,国本必须更迭,否则我等难免落个石、曹下场!”
強者時代 時間枷鎖
宋主任这话让阮大铖和毛士龙眉头直皱,这乱比喻的,你宋献策以为自个是徐有贞么。
不过,宋献策说的也在理,今夜闹出这么大动静,如果皇位上将来坐的还是东宫,将来的事还真不好说。
“宋先生,请太子出面主持维新是魏公公早就制定的方针,宋先生有意见可以,但是必须保留。”
李永贞不知宋献策太多底细,此间局面紧张耽搁不起。说完看向安国寺,遍布全城的维新力量主要是第五师团的官兵,安国寺这个师团长的态度非常重要。
“这个…第五师团完全忠诚并服从于主公大人的命令!”安国寺没有太多迟疑,尽管他完全不理解双方的分歧在哪。
“事不宜迟,速去东宫吧!”
毛士龙催了一声,眼下摊子可不是东宫一摊,宫里还有一大摊呢。
李永贞请宋献策同去,说与东宫的具体谈判还要宋先生出面,毕竟宋先生是能够代表魏公公的。
“怎么谈,谈什么?”
宋主任老大不乐意,可枪杆子出政权,安国寺这个扶桑将军没站在他这一边,他光杆一个能干什么。
众人当下便直奔东宫,路上却有叶德公护送寿宁公主赶来,说是要往东宫相劝其兄长的。
寿宁公主府和魏公公的海事衙门良好的合作关系不是秘密,所以阮大铖、毛士龙他们对公主很是恭敬。
“殿下来的正好,太子那边少不得还要殿下帮着劝几句。”李永贞甚喜,他害怕太子因为皇军围了他东宫一时想不开要以死抗拒维新,那样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诚如魏公公所言,维新之大事必须合乎大义,也合乎公理,绝不能给任何人非法之观感,那么,太子殿下的态度就十分的重要。
豪门邪少:老婆你就从了吧
其实,李永贞心里并不赞成魏公公这一想法,太子和东林党瓜葛太深,并且对魏公公成见也很深,所以不管是为了魏公公自己还是为了维新大业,亦或跟着魏公公维新的官员,废掉太子改以福王入主东宫才符合利益。
但魏公公既已决定,他李永贞也只能执行。
“李翠儿?”
惡魔交易所 血落孤城
寿宁听阮大铖说西李假称太子妃要与他们对话,不禁“咦”了一声,然后冷笑一声,“我那大哥真是连个女人都不如。”
…….
“怎么去这么久?”
魏忠贤纳闷着族孙学思去找他那个什么师团长有些时候了,可却迟迟没有人过来,也有些焦虑起来,他是真怕自家侄儿那帮混账手下头脑发热,真的干出那大逆不道的事来。
西李倒是镇定,她既敢出来便将生死置之度外,如今只是迫切想知道那人的部下们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真的要置她的丈夫于死地。
东宫墙头不时有人趴墙探头,隐约看着好像是王安手下的魏朝,显是她那太子丈夫对外面的动静十分关心。
“娘娘,来了,来了!”
正当魏忠贤焦急时,他的族孙魏学思赶回来了,同时来的还有一大批额头系有“尊皇讨奸”布带的军官。
枪魔霸世 狼牙怪兽
“那女人就是冒充太子妃的李选侍?”
宋献策远远看了一眼,倒是有些佩服那李选侍的胆量,换作一般女人面对几千杀气腾腾的士兵,莫说一脸镇定,怕是站都站不住。
“我这嫂子可不是一般女子,你们先别过去,我去见她。”
寿宁说着便朝西李那边走去,见是寿宁过来,西李明显有些讶异,继而想到那人和郑家的关系,便也明白过来。
“是贵妃娘娘的意思吗?”西李平静的看着小姑子。
“母妃并不知情。”
寿宁的回答让西李暗松了口气,如果今夜的乱事是郑贵妃授意,那自家丈夫的太子之位必然是保不住的。反之,事情还有转机。
“不是贵妃的意思,那是何人的意思?”
寿宁没有回答,而是问西李:“是大哥叫你出来的?”
西李同样也没回答,而是问道:“你来做什么?”
寿宁笑了笑:“我过来是让大哥放心的,只要大哥不犯糊涂,他的太子之位没有人可以取代。”
西李沉默片刻,“他们要你大哥怎么做?”
“只要大哥答应出面主持维新便没事了。”寿宁说的很轻松,事情就是这么个事。
“是你的意思还是他们的意思?”西李眉头微皱,什么维新她一介女流不懂,但她清楚恐怕自己的丈夫没有选择。
“我可以同你一起劝你大哥,但他们要保证不能攻打东宫,不能伤人。”西李能够争取的也只能是这个了。
寿宁微微点头,转身示意李永贞他们过来。
阮大铖和毛士龙正寻思如何面对这个李选侍时,却见前面的李永贞突然朝那李选侍跪拜下去,恭声道:“奴婢见过太子妃!”
阮、毛同时一愣,宋献策也是一怔,众人都不明白这女人明明就是个选侍,为何李永贞却要承认她是太子妃。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