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純潔小天使-第八百七十七章 天平的砝碼分享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小說推薦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可他一定是认为自己有能够解决这个麻烦……”伊凡喃喃的自语道,唯有这样才能解释格林德沃为什么选择逃狱,而不是待在纽蒙伽德里等死。
一个将死的人也不可能闲心整天关注英伦以及全欧洲的报纸……
伊凡回忆着之前与格林德沃的接触,诸多疑点重新浮上心头,最让他在意的莫过于那所谓的协议,邓布利多究竟和他约定了些什么?
伊凡绝不相信事情会像格林德沃当初说的那么简单!
一个稍微舒适些的环境,并不值得让格林德沃付出所有,代替邓布利多承当黑魔法的伤害。
这样的交易显然是失衡的,但要是在天平的另一端放上一份名为自由的砝码呢?
伊凡没有忘记上次见面时,格林德沃在高塔里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限制……
现在想来或许之前是有的,有可能是邓布利多为了让他对付伏地魔,所以特意为他解开了锁链。
而格林德沃没有立即离开,是因为他知道伏地魔迟早会带着死亡圣器自己送上门来!
这么想着,伊凡便望向哈利和斯内普试图从他们那里问出一些线索,但庞弗雷夫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周围,目光就像刀子一样。
“哈尔斯,我不得不提醒你,你已经说了整整十分钟了,我认为波特和西弗勒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庞弗雷夫人严肃的说道。
“好吧,夫人,我这就离开!”伊凡无奈的耸了耸肩,也没有和庞弗雷夫人辩驳的意思。
斯内普和哈利连续经历了两场战斗,心神几乎都到达了极限,的确是该好好的睡一觉了。
……
盗墓日记之远古禁咒
几天的时间转瞬而过,格林德沃袭击所带来的阴影却依旧笼罩在霍格沃茨的上空,小巫师们上课下课都要讨论着这起袭击事件,甚至于半夜出来上个厕所都得要成群结队,生怕阴影中钻出个人来。
不仅如此,更是有近四分之一的家长们申请了退学或是暂时休学,因为他们都对霍格沃茨的安保问题表示怀疑,根据孩子们的汇报,当时足有五位教授以及十多名傲罗在场,却没能将入侵者给拦下来。
皮尔斯不得不差人一封封的进行回信,尽可能的将学生们都给挽留下来。
不过皮尔斯的心里也很是不解,最近这几年以来霍格沃茨里类似的恶性事件并不在少数,之前可没见这些家长有这么大的意见。
然而他想破脑子也想不明白许多小巫师们每天给家长们写信哭诉,只是为了逃避接下来的期末考试……
好在对于格林德沃的谈论很快就被另一则重磅的消息所取代,预言家日报在袭击后的第三天就将伏地魔败亡的好消息给登了出来。
任何听到这个消息的巫师都会在感到庆幸的同时生出无尽的疑惑,毕竟这个消息来的实在是太过突然了,伏地魔也死的悄无声息,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
报纸的头版头条里只说魔法部的精锐傲罗们找到了伏地魔藏匿的地点,并策划了一场伏击行动,对黑魔头进行秘密的抓捕,结果伏地魔誓不投降,在打伤了十数位傲罗之后,被众人联手当场击毙,尸体被炸成了一滩烂泥……
“魔法部就应该编一个好一点的故事……”伊凡将手中的预言家丢在桌上,十分无语的摇了摇头。
这就是傲罗们花了三天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故事?
也太离谱了!
“而且他们甚至都没有提到哈利!”罗恩愤愤不平的说道。
“不!他们提到了!”赫敏将预言家日报给翻了过来,指着某个版面说道。“这上面说是斯内普教授是魔法部派到神秘人身边的卧底,多亏了他传递情报傲罗们才能发现神秘人的行踪,而哈利是负责作为诱饵将神秘人给引出来……”
“但他们可没说神秘人是被哈利杀死的,不是吗?”罗恩依旧有些难以释怀。
“得了吧,罗恩,我那天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哈利宽慰着说道,并不怎么在意被魔法部抢功,因为真要说起来杀死伏地魔最大的功臣应该是格林德沃才对。
伊凡也是点了点头,认同的说道。“这件事情太过复杂,魔法部掩盖一部分消息是对的!英伦的巫师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信心,他们不会想要知道是黑魔头杀了黑魔头的!”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另外,关于魂器的情报也必须隐瞒,只要杀个人就能够分裂自己的灵魂,实现长生不死,这对于黑巫师而言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虽然魂器的制作方法鲜为人知,但在一些古老家族的藏书中还是有一些记载的。
“不过现在你们可以大大方方的改口喊他伏地魔了!”伊凡突然笑着说道。
赫敏和罗恩一齐愣了一下,顿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神秘人都已经死了,自己又何必要怕他呢?
“是啊,神秘人……哦,不,是伏地魔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罗恩迟疑了一会,而后大大咧咧的说道。
一旁的哈利等人也都是笑了起来……
凝聚在众人心头的阴影被这笑声逐渐驱散,只是这样的好心情并没能持续多久,因为赫敏很快就拿出了一堆书提醒他们是到复习的时候了!
哈利和罗恩的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两人都是一副昨天不是已经复习过了吗?怎么今天又要复习的表情……
“转换咒的标准施咒动作你们记住了几个?变形咒的原理你们都弄明白了?妖精的叛乱又是被谁镇压下去的……”赫敏滔滔不绝的质问道。
哈利和罗恩当即哑口无言,因为赫敏的问题他们一个都回答不上来,但的确都有可能作为考点出现,最后两人只能苦恼的捧起书翻开了起来。
伊凡的嘴角勾起一丝浅笑,要是不必顾及格林德沃这个麻烦的话,他倒是挺享受这样的这样吵吵闹闹的悠闲生活。
只是这个麻烦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格林德沃比他想象中还要谨慎,在这整整一周的时间里都没有搞出什么大动作,巫师联合会那边也没能传来任何的好消息。
未免重蹈覆辙,伊凡根本就不敢随便离开霍格沃茨,去搜寻对方行踪,拥有隐形衣的格林德沃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唯有这时候伊凡才能稍稍体会到当年邓布利多的处境……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