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我獨仙行-第2123章 毫不手軟相伴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五 初进蛮荒
第2123章    毫不手软
几乎是同时,两团异芒倒射而回,步震天他们目光死死地落在了那座白玉石碑上。
刚刚白发老者冒险靠近,肯定是发现了端倪,两人体外的护体神光已经摇晃不定,可没有谁愿意退却,说不定机缘就在下一刻出现!
而此时红伶早已被眼前的一幕震撼的无以复加,连思索都似乎停滞了。
“他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可能在这里来去自由!?”
在被姚泽反制之后,此女就再也无法动弹分毫,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轻松地绕过雷域,和在自家后院闲庭散步般,原本恐怖的金银雷霆,在此人身边竟如清风拂面,几乎没有丝毫阻碍就潜伏在白玉石碑后。
她眼睁睁地看着白发老者的右手被利剑削去,转眼再被一道金色雷霆轰杀成渣。
姚泽根本就没有多看她一眼,引导着无尽雷霆入体,化作滚滚能量修复着体内的创伤,这次能够脱身算是幸运,全依仗着元婴经过种婴道法后,防御力惊人,不然就会被血玉子母蛊给吞噬的干净。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血色小虫,此时依旧狰狞异常,不住地发出“嘶嘶”异鸣。
“没想到你堂堂一位闪雷族的精英弟子,竟饲养这等龌蹉妖物,看你表面娇滴滴的,内心如此恶毒,几百年前就谋划着怎么害人了……”
姚泽嘴皮微动,直接传音挖苦着。
此女口不能言,手不能抬,露出的俏目一片黯然,一副等死的神态。
“想死哪有这么容易的事?看看吧,你们所谓的大门派如何一个个的死无葬身之地。”姚泽冷笑起来。
魔化后的中年道士脑袋上方的半月甲片已经黯淡无光了,显然再无法坚持,和远处的步震天相比,自己还是有些差距,如果再强行硬撑下去,什么机缘也和自己无关。
此人目中凶光闪烁,有些不甘地转过身形,准备退后。
不料下一刻,四周的雷霆突然变得狂暴起来,原本只是一道道漆黑电弧,转眼间竟多出了金银两色雷霆,如同汹涌澎湃的巨浪呼啸涌来。
“这是……不!”
中年道士心神俱震,这样的雷霆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抗拒的,魂飞魄散下,他尖叫着,周身异芒暴闪,朝着来路激射而去。
此时唯一活路就是尽快离开!
“轰……”
金银两色的雷海瞬间将其淹没,几乎是瞬间,魔化的身躯就崩溃开来,那声惨叫依旧穿过雷霆,在虚空中回荡。
一位大罗金仙在这样的雷电中,竟然连一息都无法坚持,红伶看的清楚,瞳孔一阵阵急缩着,神魂都在颤栗。
远处的步震天同样大吃一惊,没有丝毫迟疑的,手中的黄色晶球骤然发出刺目异芒,法力疯狂催动下,晶球表面已然布满了丝丝裂纹,眼见这异宝要被废去,此人已经顾不上那些了。
他的反应足够快,在金银浪潮狂涌而至前,周身已经被异芒包裹,闪烁下就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雷霆的边缘。
“只要脱离这片雷海就安全了,那些雷霆为什么会暴动?难道真有机缘出现……”
此人脑海中不住思索,身形却一刻不停地朝外踏去。
眼见就要彻底离开雷电区域,一道耀目的光华在眼角蓦地一闪,他心中一惊下,才发现身躯竟被一道金色锁链紧紧束缚住。
“这是……雷电锁链?谁的控雷神术如此恐怖?”
念头方起,此人眼前一黑,就一头栽倒在岛屿边缘。
数个呼吸之后,姚泽出现在那里,身旁站着红伶,一动不动的,神情呆滞。
对于步震天,他不会灭杀了事,七公子神魂附体,之前自己被制,只是七公子所为,明显和步大哥无关。
且婚 钱来来
他席地而坐,单指探出,对着步震天的眉心处轻轻点去,磅礴的神识随即带着骤然轰鸣,一涌而入。
这是一片混沌之地,和自己的识海空间自无法相比,神识如同一股飓风,横扫之下,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金色光点。
一册玉卷。
当初他曾亲眼见识步大哥施展的,无字天书,按照对方所言,修炼其内神通,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恢复修为。
这应该是道神书,步震天的实力突飞猛进,可其中的隐患也显而易见,不然不会被外人所乘,这次如果没有遇到自己,下场可想而知。
混沌空间再无它物,半响后,姚泽有些意外地眉头一皱,那七公子附体在步震天身上,控制的肯定是识海中,除非……
他的目光一闪,就落在了那册玉卷上,嘴角微扬起来。
红伶呆呆地站在那里,时而目光精光连闪,显得内心极不平静,有着太多的疑惑无法解释,而她更大的担心,却是对方如何处置自己。
就在此时,却见姚泽口中“哈哈”一笑,探出的手指收回,指尖出多出一个青色光点。
“七公子,别来无恙。”
红伶闻言,心中一紧,忙定神望去,只见青光蓦地一闪下,浮现出一张人脸来,狭长的双目透着惊奇,脸上棱角分明的模样,正是七公子其人。
“不错,你很不错,之前我就很看重你,没想到还是给我带来太多意外。”出乎意料地,此时的七公子竟神情淡然,似老友般攀谈起来。
烽火战争 小小宁
“可你不该对步大哥不利。”姚泽冷声道,既然已经撕破脸皮,生死相见,自没有必要再虚与委蛇应付了。
“这不算什么,大道三千,能够走到尽头的,一切都可以利用,看来姚道友心境还需要磨炼……”
七公子好整以暇地,目光一转,“我只有一个疑惑,你的控雷神术应该是红姑所授,怎么比起闪雷族的任何人都要纯熟?”
闻听此言,姚泽双目一眯的,暗自鄙夷,这位七公子果真阴险,谈笑间就妄言什么心境,意图在自己心底埋下不安的种子。
可惜此人的心机算是白费了,自己一路上走来,所经历的生死磨炼,还需要他人指手画脚?
“这控雷神术并不是闪雷族一家独有,上古还有不少大人物擅长此道,只不过当今闪雷灵洞一家独大,强词夺理罢了。”话语中带着不以为然。
七公子明显一怔,显然没想到对方竟如此说,不过很快此人就大笑一声,“道友乃真性情人,期待你我在外面相见……”
话音方落,青光蓦地暴闪下,随即黯淡下去,溃散不见。
此人也是光棍,直接将这缕魂魄散去,免得受羞辱之苦。
姚泽默坐半响,目中精光连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终于,他长吐了口气,袍袖一拂,一片霞光掠过,静静躺着的步震天慢慢睁开了双目,脸上露出了欣慰笑容。
“这一切我都清楚,只不过身不由己……”
被七公子施展法术,神魂附体,却是在前来大雷音殿时,每天步震天都需要借助此人的控雷神通压制体内混乱真元,这样的情形都持续了数月,他也没想到对方会选择在那个时候突然出手。
不过神魂附体对自己的伤害并不算大,稍作休息后,步震天就提出了告辞。
“此地的机缘明显和自己无关,这雷禁之门如此大,说不定机缘就在另外一处……”
步震天走了,并没有拖泥带水。
不过走之前,凌厉的目光在一旁呆立的红伶身上一转,神情陡寒,“此女不可留,所谓红颜祸水,何况是包裹祸心的女子。”
蓋世 帝 尊
这些话并没有掩饰,姚泽转头似笑非笑地望过来,屈指一弹,一道紫色电芒一闪即逝,没入此女肩头处。
红伶娇躯一颤,发觉手脚已经可以活动自如,只是体内真元如一潭死水,毫无波澜。
她咬着下唇,也不再挣扎,心中幽幽一叹,“送我上路吧,不要毁去我的容颜就行。”
姚泽沉默,半响才缓缓开口,“我不会杀你,当初我在雷池陷入困境,无论你抱着何等目的,第一时间冲了进去,就因为这点,我不会取你性命。”
“那你放我离开?你放心,出去后我保证不会翻旧账,我可以发下心魔誓言……”
红伶的心思一下子变得活略起来,玉颜神光焕发,毕竟是个生灵都不想去死,更何况一路修炼走来,有着大罗金仙的修为是多么艰辛。
“放你离开更不可能。”
姚泽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定定望着对方片刻,才悠然道。
“什么,你……该死,你在耍我?”
从狂喜的山巅转眼跌入无底深渊,红伶气急败坏,再看到对方一副笑吟吟的模样,一下子想起此人明明就是个色 胚,“激灵灵”打个冷颤,娇躯忍不住泛起密集的寒气疙瘩。
对方留下自己,不知道会有着怎样的坏心思,情慌意乱下,此女张牙舞爪地扑了上来,要以死相拼了。
“你这婆娘,明明是你 色 诱 于我,该打!”
姚泽一想起之前的险象环生,自己差一点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怒从胆边生,一把抓过,手掌抬起,毫不客气地朝着 翘 起的部 位狠狠拍去。
“啪啪”两声,声音清脆,在虚空中回荡,红伶娇躯蓦地一僵,神情怔在了那里。
修炼不知道多少岁月,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被人打了 屁 股!
姚泽也觉得有些怪异,搓动着手指,似乎回味着指尖传来的惊人弹 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