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覓仙屠-六百七十七章 赤火之隕推薦


覓仙屠
小說推薦覓仙屠觅仙屠
众妖听到此话,相互对视一眼,将悬浮在眼前的内丹收入腹中。当他们收回内丹后,老妖享受的闷哼一声,浑身被乳白色的光罩笼罩,体内也在不断的涨大变形起来,同时从其毛孔中逼出大量黑色液体,充满了腐朽的气息。By
““生!”见到此幕,老妖的脸上荧光一闪的大喝道,接着从身上爆射出淡金色的妖气,在他体表不断的流转,他腹部的利爪猛的向前一伸,上面的指甲自行脱落,刷的一下化作乌光,朝外飞射而去。
那几团乌光快似闪电,韩玉刚有所反应耳边就听到几声脆响,楞了一下才转头看去。
目光一瞥之下,只见不远处的墙壁上洞穿出五个头颅般的大洞,附近是一地闪烁着灵光的碎石。
这只是老妖随手一击造成的破坏,这被下了禁制坚硬似铁的墙壁,都能被轻易洞穿,其真正实力深不可测,想从老妖的眼皮底下逃脱是白日做梦。
老妖身上的奇异之象足持续了小半个时辰,最后光华一敛又化作了老者的模样。但此刻其脸上的褶皱也消失,其脸如婴儿皮肤般嫩滑,枯瘦的手臂也壮大了一圈,其仿佛瞬间年轻了十来岁。
一 亩 三 分 地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老妖拄着手中的拐杖来到韩玉面前,目光在他脸上一扫后说道:”人类,这次是你救了我,我可以放过你。“
紧接着头颅一甩,目光一瞥看向一旁的林嫣,脸上表情变得狰狞,语气也冰冷下来:“这女娃娃的小命我就收下了!”
韩玉一听这话脸色一僵,脑海中的念头流转,脸上露出了哀求之色:“前辈,你吞噬我的女伴只是想吞噬他的金丹,晚辈若能拿出比金丹更好的东西,您是否能放过她一条性命?”
这话一出,老妖脸上露出感兴趣之色,瓮声瓮气的说道:“你现在还能拿出什么东西?要是你还能在拿出一滴回阳水,我可以放过这女娃娃,还是给你们一些好处。万凶海的资源可比你们人类多占的海域多多了,你们人类凝结元婴所需的奇物我能拿出很多,足以让你们都凝结元婴。“
老妖看了看林嫣,随手从储物袋中拿出白色的小玉瓶,单手随意的抛了过去,又笑着说道:“这里一瓶生乳液,涂抹在伤口上就能将淡化痕迹。“
“那滴灵液也是晚辈九死一生才拿到一滴,手里真没有了。不过,晚辈拿出来的东西前辈应该会满意。”不远处的韩玉脸色一跨,略一踌躇还是说道。
“比金丹还珍稀之物,那你还不赶紧拿出来?老祖的修为可比你们人族的大修士还强三分,普通之物可没有。不过我看你信心满满我倒也起了一丝兴趣。“站在不远处的银龙,来脸上也起了好奇之色。
通过不长时间的接触,银龙也了解一些韩玉的性格,此人虽相貌丑陋但却很识时务,没有把握是不会轻易开口的。他也不信一个结丹期的修士身上有什么好东西,但从其口中说出来,还是有几分期待的。
韩玉听到这话,从储物袋中拿出贴着无数符箓的玉盒。
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老妖一把将玉盒给摄了过去,接着用鼻尖一闻,脸上露出了古怪之色。
“怎么,难道这小子身上真有奇物?”火凤看到老妖的脸色,嘴唇微动的传音道。
银龙眼中奇光一闪,传音过去说道:“在擒住他时我也用秘术探查过,其体内有宝光闪烁,其身上应该有一件威力还不错的法宝。不过这小子比较谨慎,拿出的法宝只是一把普通飞刀。“银龙看了火凤一眼,冷笑着说道。
“咦…有点意思,你是怎么拥有这东西的。“老妖磅礴的神识轻易的洞穿盒上被下的符箓,脸色变了变。
“老祖,这到底是何物?”这次是毒虫所化的老妖,有些沉不住气的问道。
“你自己说下吧。”老妖瞅了韩玉一眼,平静的说道。
“这里面是一个被封印的元婴。”韩玉脸上尴尬之色一闪,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什么,你区区结丹禁锢住了元婴?”龟管家一听这话,脸上满是狂喜的惊叫道。
要说这群人中谁希望老妖法力尽复,也就是这龟妖了,听到里面是元婴简直不敢相信耳中听到的话语。
“你小子有点意思,这元婴是被你日夜折磨吧,我看精元都消耗差不多。他的本命精元只剩一半多些,效果也不算好了。”老妖眼中奇光隐去,眼一眯的调侃说道。
“让前辈见笑了,盒中是我的一位长辈。他的躯体崩溃只剩元婴,我才将他封印在玉盒中。我用此元婴换在下女伴如何?”韩玉将关于元婴的情况含糊其辞的一带而过,面色诚恳的说道。
守护甜心之灵蝶玉佩
老妖听到韩玉所说的话,也没去问什么细节,直接将玉盒摄到了手中。
看着盒上贴着的符纸,老妖脸上隐露出一丝不屑之色,轻轻一吹,盒上贴着的十几道符文瞬间化为齑粉湮灭。
韩玉心中苦笑不已,这些符箓有一张是日城的秘符,没想到被老妖一口气吹灭。
盒子上的禁锢一去,盒中就自动敞开,紧接着一道赤红的光芒化作一道虚影朝前遁去。
赤火元婴重获自由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找韩玉这个仇敌,而是转身就要逃走。为了保险起见赤火还用了损耗本命精元的使用了瞬移秘法。
在被囚禁的这段日子了,知道这小子奸诈似鬼,疑心和手段不比他这种老怪物要弱到哪去,挣脱出来之后自然以保命为主,暂时生不出什么报复的心。
当然,赤火老怪是绝咽不下这口气的,等他缓过这口气一定让这个人类知晓惹怒他的后果。
红光几个闪烁就来到石厅的边缘,赤火老怪正想施展什么秘术逃出去,忽然觉得身形一滞,凭借其修炼的元婴之体竟无法动弹分毫。
赤火心中大骇,就连周围的情况都来不及细看的拼命挣扎,但越挣扎束缚反而就越紧,这让他心中大为骇然。
他心中惊惧之下目光一转,这才看清这厅堂中竟有很多修士,等他细看几眼心中就被惊骇填满。
美男个个好过分
他没看错吧!
这厅堂中个修士都是异类,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妖气能知道他们皆是八级以上的化形妖兽!
这小子难道闯入了妖兽的老巢?
赤火脑中一下子就懵了,他也是九龙海成名的老怪,但修炼这么长时间也就在兽潮中见过一两个化形妖兽,但这间不大的厅堂中却聚集着十几个,这简直是骇人听闻。
要知道妖兽出化形妖修的几率是很低的,万凶海的妖兽数以千百万计,但每个大海域也才十几个化形妖修而已。
这里聚集的妖修应该是这片海域所有的妖兽了,如果情况没有失误的话是一个化形末期的老妖掌管,那么禁锢他的应该是….
赤火脑中各种念头涌了出来,元婴的小脸苍白了很多,他有些吃力的掉过头一看,正好和老者满含讥讽的笑容撞在一起。
”你..“赤火老怪刚想问什么,天空中灵气一阵波动,紧接着无数灵光化作玄化大手一把朝其抓下。
赤火根本就没反抗之力,一把就被抓在手中并一把捞在眼前。赤火的元婴被他一抓之下表面竟有碎裂的迹象。
“前辈,此人虽体内的精元虽有些亏损,但其中蕴含的魂力可远不是我等结丹修士可比拟的,不知前辈是否满意!”韩玉朝老妖拱手施了一礼,有些阿谀的说道。
“韩玉,你..你竟敢勾结妖族….”赤火的脸色刹那间变得灰白,口中厉声喝道。
韩玉听到这话脸上毫无波动,这性命都快没了他可管不了那么多,奉承老妖想办法留下小命已求结婴,别的事暂时管不着。
“赤火前辈,这片海域本来就是妖族的天下,是我人族的前辈为了生存才在此地扎根的。背叛什么的也算不上,晚辈只是不得已而为之,还请前辈体谅。“韩玉看赤火还在喋喋不休的咒骂,于是开口就顶了一句。
赤火见韩玉将背叛人族说的那么大义凛然,元婴的面色都有些扭曲。他脑中无数念头转动,忽看到禁锢他老者的苍老面容,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声喊道:“这位妖族的同道,这小子身上有一桩大秘密!老夫也不求能活的性命,只求道友让这小子陪葬!”
赤火的表情变得狰狞,再次被掐灭希望的他心中已没任何的侥幸,他心中已被怒火给填充,现在只想拉着韩玉下水。
“哦?“白发老者听到这话眉毛一挑,语调拖长显得很有兴趣。
赤火恶狠狠的瞪了韩玉一眼,目光回转到老者身上,小嘴一张一合的用上了传音秘术。
老者听了这话后脸上露出了古怪之色,皱着眉头问道:“就这些?”
“就这些,那件神物就在此人的储物袋中,道友一搜就可得!”赤火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很好。”老者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了,忽然玄化大手光芒大放,朝其元婴本体狠狠的一捏。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