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1982討論-第兩千六百一十一章眉頭一皺鑒賞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我的1982
王波听着李忠信有些服软的话,他感觉就好像是在炎热的夏天吃了一大口冰镇的大西瓜,那种香甜冷冽的舒爽,一下子就爽到了他的心田,让他一下子就有了一种美飞了的感觉。
不过呢!他听到李忠信后面的那些个话以后,他瞬间就觉得,刚才他说那么多没用的干嘛?
李忠信直接就开口说了,渔民搞绝户网以及电鱼的事情,这个事情我觉得应该管一管,哪怕是让黑省渔业部门的管理人员重视起来一下也是好的。
你说这个事情他这边是接下来还是不接下来,这种事情,麻烦着呢!如果让下面的人去办这个事情,估计就是到了江城市那边能够有那么一点点的作用,那边的人给忠信公司一些面子,差不多能做做样子,至少会把这个事情宣布一下,告诉下面那些个打鱼的人,不要用绝户网和电网之类的捕鱼。
到了省一级或者是其他地市的单位,下面办事的人,说这些东西那根本就是屁用没有。
这样的一种事情,原本就是渔业管理部门应该管理的事情,哪里用到其他人指手画脚的,不说还好,越说,估计反作用就会越大。
要说直接找省里面的渔政管理部门的话,也就只有王波和洪斌这样的人开口说话了,才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力度,而且,这个是需要托关系的,别看是他们职能部门本职工作的事情,他们对于这样的一种事情并没有什么想要太管理的想法。
艾 澤 拉 斯 新 秩序
王波可是听江城新区这边的渔政部门说过,有就是江城新区这边对于这样的一种事情持严打的态度,抓住一例,狠狠地惩罚一例,不光是没收渔网,还要进行处罚,第一次的话,罚款五十元钱,第二次的话,罚款五百元,只要有第三次,直接罚款五千元钱,而且还要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而其他的地方,没收渔网就基本上是比较大的一种惩罚了,而且这种惩罚,就是象征意义上的惩罚,那些个搞绝户网的渔民,他们一般都和渔政部门的人有熟人,到时候拿两盒好烟,直接就能够把没收的渔网要出来,然后继续打鱼。
这样一来,基本上那些个打鱼的人没有什么损失,查这个方面的渔政部门的人员还有了很多的灰色收入,变成了你好我好大家好,所以,想要下面的人把这个事情真正地抓起来,那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情。
江城新区这边是江城新区这边,一切都是讲究法律,一切都是按照政策来办事,但是,江城或者是其他松花江沿岸的城市,大部分的人还有着那么样的一种意思,无论到什么时候,上班的时候我可以管,但是,不是我上班的时候,我是没有办法去管的。
放绝户网这种事情,得抓住才算,我们过去抓这个事情的时候,没有看到放绝户网的人,那我没有办法去抓。
那些个放绝户网的人,半夜放网,难道让我半夜去抓他们,黑灯瞎火的,上那里去抓呀!
抓放绝户网和电鱼人的事情我去做可以,但是,抓住以后,我就是罚款,充实自己的腰包,对于这个事情没有啥影响不说,还能够得到很多的实惠。
王波越琢磨越是感觉到头疼,他正色地对李忠信说道:“忠信啊!你刚才说的那个事情,实行下去那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情,咱们公司只是一个私营企业,在江城新区那一亩三分地上,咱们怎么做都行,能够杜绝这个方面的事情,但是,在其他的地方,我们哪怕是找到管理这个方面渔政部门的人员,也是没有办法把这个事情实施下去的。
这个事情呢!我是这样的看的,等今天晚上的时候,我和媛媛那边商量一下,看看办公室那边派一个人专门跑一跑这个事情,具体能够办到什么样子的一种地步,那就不是我这边能够知晓的了。
不过呢!我可以明确地跟你说,这个事情能够办明白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总不能咱们公司的事情我啥都不管,专门跑这样的一种事情。”
李忠信听完王波的话以后,他微微琢磨了一下,也是明白了王波的想法,对于这样的一种事情,李忠信也是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无力感。
不过呢!李忠信很快就抿嘴一笑,他微笑着对王波说道:“三舅,您刚才说的那个事情呢!我明白了一些,这个事情呢!您看能不能这样去办。
管理打鱼的那些个人都是国家正式员工,他们抓那些个放绝户网或者是打鱼人的积极性不高,而且经常会因为一些私人的原因把那些个人给放了,然后把渔网给还回去,那么,我们另辟蹊径,拿出一些钱来作为一定的奖金,和渔政上面的领导说,我们忠信公司这边会给那些个奋战在一线的工作人员一定的奖励。
只要是收缴上来一张绝户网,我们就给那个渔政人员一百元钱的奖金,只不过呢!这张绝户网必须要交给忠信公司这边来进行销毁。
我是这样想的,一张渔网的价值呢!大概也就是百十元钱,收缴上来一张绝户网什么的,奖励一百元钱,那是要比其他渔民想要要回去绝户网的价格高上很多,这样一来,只要是收缴上来了绝户网,那么渔民想要要回去,那就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情了。
抓住了搞绝户网的渔民,渔政部门的人员能够拿到奖金,罚那些个渔民的话,还能够获得一定的奖励,那么,他们的积极性自然就调动了起来。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原来他们不想去抓那些个放绝户网的渔民,他们是觉得没有什么动力,现在我们把动力给他们了,那么,他们自然会十分努力地去做这样的一种事情。
我相信,用不了多少时间,松花江放绝户网的渔民就会少上很多,自然会选用国家允许范围内的网来进行捕鱼。
那些个电鱼的人,也是一样,只要是我们拿出一部分钱来做这个事情,那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