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棄宇宙討論-第二十九章 生鱷老巢讀書


棄宇宙
小說推薦棄宇宙弃宇宙
“你是谁?”张美薰吓了一跳,赶紧让在一边,一脸紧张的盯着蓝小布。不过很快她眼里的疑惑就变成了不敢相信,“你是蓝小布?”
蓝小布只是简单易容而已,而且几个月前,张美薰还一直和蓝小布在一个班上,认出来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对啊,我是蓝小布。”蓝小布笑了笑,他觉得认出来了他也没有关系,这里就是壶州,他马上就进入昆仑山。在进入之前,他想让张美薰给苏岑带句话。张美薰是苏岑最好的闺蜜,这个蓝小布还是知道的。
“你易容做什么?”张美薰下意识的说道。
蓝小布疑惑的看着张美薰,“难道外面没有通缉我?”
这不对啊,他干掉了莒桀爷孙,铁定要通缉他的啊。他不大相信莒家会这么好,不将他说出来。
张美薰立即说道,“你的通缉令已经去掉了,你去江湖论坛上看看就知道了……”
万古超能神帝
说到这里,张美薰想起蓝小布竟然敢杀掉莒桀爷孙,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不过她想到自己来做什么的,赶紧又站了回来。
蓝小布一怔,随即就想了起来。2033年的时候,国家通过了一项免刑事责任律法。他帖在江湖上的视频和文件,那足以证明莒家破坏国家和人民利益,并且罪责重大。既然有这种证明,那他这个当事人无论是不是还在嫌疑之中,都达到了为民除害的层次,为民除害可以无罪。如果他可以去证实一些事情,还有自己属于迫害防卫,那他还可以获得极大的功劳。
“莒家现在怎么样了?”蓝小布立即问道。他心里很是满意,自己做的事情有效果了。
“莒家被人一夜灭门了,而且是谁灭掉的也不知道。”张美薰匆匆说完后就急切的说道,“蓝小布,你没有见过苏岑吗?”
伯恩的身份 罗伯特·陆德伦
“苏岑怎么了?”听到苏岑的名字,蓝小布早已将一切都抛开了。
张美薰听到蓝小布的话,更是着急了,“苏岑单独来找你了,她到了壶州后就失去了消息,现在已经被列入失踪人口,我…….”
“什么?”蓝小布就感觉到脑袋嗡的一下,苏岑失踪了?
张美薰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蓝小布眼角忽地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一身黑衣,蓝小布绝对不会认错。
他立即将背包中的一个马甲袋拎出来塞到了张美薰的手中,“张美薰,我去寻找苏岑,这个就给你了,我用不上。”
“啊……”张美薰刚刚说了一个啊字,发现蓝小布已经冲了出去。她下意识的打开布袋,当她看清楚布袋中是现金,还有十几万的时候,更是惊得赶紧抓起马甲袋追了出去。
……
“你是蓝小布吧?什么话都不用说,跟我走就好了,否则的话,后果你知道。”看见蓝小布冲过来,这黑衣男子似乎并不惊讶,而是转身就进入了一辆车。
蓝小布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就跨入车中,第一句话就问道,“我同学苏岑是不是被你们带走了?”
当初在进入千音拍卖之前,他就见过这个黑衣人。这黑衣男子在千音拍卖的外面等了他几个小时,只不过当时对方不熟悉他,并没有拦住他。
恶少的贴身女佣 夜雨青竹
“你来的很及时,否则的话,你另外那个女同学我们也带走了。对了,我叫基头,下次,啊……”
基头的话只是说了一半,就突然卡住,他的脖子已经被蓝小布掐住,“没有下次,说吧,我的同学现在在哪里?”
基头眼里闪现出惊恐的神色,地球元气爆发,他仗着修炼了多年,有足够深厚的武学功底,同样在一个星期前跨入了内劲阶段。而且刚才他时时刻刻在盯着蓝小布,甚至准备随时动枪。
可就是这样,蓝小布掐住了他的脖子,他竟然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这蓝小布要有多强?莫非已经超过了内劲阶段。可超过内劲阶段是什么层次,基头同样不清楚。
“呃,呃……”基头呃了几声,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蓝小布手松了一下,基头咳嗽了几声后赶紧说道,“我带你过去,不是我要抓的,是生鳄帮的后相骨町……”
蓝小布松开手,“那就带路吧。”
如果苏岑有受到什么伤害,他会让生鳄帮知道什么才是后悔。
……
张美薰对蓝小布说的简单,只是说莒家被人一夜灭门。事实上蓝小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公布的东西引起了多大的轰动,那远不止莒家被一夜灭门这么简单。
在蓝小布公布视频和资料的第三天,莒家就被人杀的干干净净,就算不在深莆的莒家人,也都莫名其妙的消失。
但蓝小布很多视频和资料自己都没有看,很多视频表明了莒家不过是千音的一个走狗而已,那视频中相关千音的黑材料一样很多。
可千音和莒家不同,千音势力遍布全球,甚至都听说千音还拥有自己的雇佣军。这种势力,绝对不是想灭就灭的。
不过千音现在也是焦头烂额,表面上他们是最公开公正的拍卖会,每次都能拍出最顶级的好东西。事实上暗地里,千音不知道做过多少怀事。千音是很强,可是对付千音的人多了,千音也是应顾不暇。
太平江山
让千音松口气的是,江湖论坛上泄露的仅仅是一小部分罢了。这还是因为莒桀本来就是千音的一个分会负责人,泄露出来的都是莒桀负责的部分。如果千音整个黑材料都被泄露出来,千音再强,也无法立足了。
……
生鳄帮实力是真雄厚,竟然直接借助私人飞机将蓝小布送到了越市。然后又通过直升机将蓝小布送到了白鳄大厦。
越市是边境城市,这里什么人都有。白鳄大厦在越市不算是最高的建筑,却是最有名气的建筑。白鳄大厦就是生鳄帮的产业,这里也是生鳄帮老巢的所在。大厦广场上是一头巨大的白色鳄鱼屹立,也算是越市的景点之一了,很多游客都在这里取景照相。
蓝小布是从楼顶进入大厦,倒是没有看到那巨大的白鳄。
带路的基头脸色阴沉无比,他还从未吃过这种亏。想到之前被蓝小布用手捏住脖子的场景,他心里就愈发的不爽。等东西弄到手了后,他一定要向大哥要到蓝小布,让蓝小布知道他基头是什么人。
顶楼电梯的入口处,有一名保安守着。他看见基头立即说道,“大哥已经等候多时了。”
冷婚暖爱:做你心尖宠
基头只是点了一下头,回头看了一眼蓝小布说道,“你跟在我后面,不该看的地方不要看,不该说的话不要说。”
“你带路就好,别在爷面前唧唧歪歪。”蓝小布一脚就踹在了基头的后腿上,基头往前打了个趔趄,勉强扶住了电梯门。
蓝小布今天敢来生鳄帮的老巢,就是猜测生鳄帮的人没有人会预料到他的实力远在内劲武者之上了。生鳄帮最多将他当成内劲武者,而事实上他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先天境界。
“你。”基头回头怒目而视,守卫下意识的将手放入怀中,不过见基头没有动作,他的手也没有拿出来。
基头的确是没有动作,他只是对蓝小布说了一个‘你’字后,就转身进入电梯,他知道蓝小布会跟过来的。不用着急,他有的是机会折磨蓝小布,先让蓝小布得意一会又如何?
电梯打开,出口就是会议室的一个门。蓝小布跟随基头进入这间富丽堂皇的会议室时,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四个人,还有一人站在一侧,并没有落座。
坐在最上首的是一名略瘦的男子,他的眼睛有些诡异,似乎可以直接看入别人的心底一般。
带路的基头往旁边一闪,两名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健壮男子立即站在了蓝小布身后。看他们的动作,似乎要抓住蓝小布的两臂。不等这两人动手,蓝小布就再次抬脚迅速的踹了两下。
咔嚓!咔嚓!两声清脆的脆响传出,这两名刚走到蓝小布身后的健壮男子就被踹飞了出去,骨头碎裂的声音让人听得牙酸。
哪怕两名男子训练有素,也是忍不住凄叫出声。
枪栓响起,一把手枪对准了蓝小布,举枪的是站在一侧的那名男子。蓝小布的眼光盯着这把手枪,他有一种感觉,自己现在的实力应该可以有机会躲一下子弹。
可惜的是没有见到苏岑,如果见到苏岑了,蓝小布早就动手杀了,哪里会站在这里考虑躲避子弹的问题。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