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emd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白骨大聖 起點-第271章 頻頻怪事看書-sykyq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
“晋安道长……”
一纸当婚 香蕉雪糕
“晋安道长……”
“棺材铺的林老板回来了……”
“林老板回来了……”
道观前院,几名站在脚手架上负责给大殿屋檐上漆的工匠,因为站得高看得远,他们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棺材铺开门,然后站在脚手架上朝道观内院喊道。
林叔被衙门带走,是清晨时候,回来的时候已是下午日跌时分。
重生之一统天下
“林叔,衙门那里没有为难你吧?”
“衙门里有怎么说吗?”
当晋安赶到棺材铺时,看到林叔正在开门,摆开铺子里的纸钱元宝香烛,准备照常做生意。
他也赶忙上前帮林叔忙。
此时,五脏道观里的其他人也赶来帮忙,李护卫也在其中。
林叔离开的时候是什么样,回来的时候还是什么样,看来并没有受到为难,林叔笑说谢谢大家帮忙,谢谢大家的惦记,他没事,百姓配合衙门调查案子是义不容辞的事,他只是回去被问几句口供,没啥疑点后,衙里就先放他回来。
“棺材藏人手案,这么大的事,衙门就这么简单结案了?”晋安有些看不透衙门里这办案思路了。
林叔面色一正:“因为棺材藏人手案,并不是只有这一例。”
什么意思?
晋安眉梢轻蹙的疑惑看着林叔。
原来,今天在府衙里,还发生了一件怪事。
一位姓孙的屠夫,到一个大户人家里宰杀意外淹死的耕牛时,在宰牛的院子里,听到被青砖砌死了的院墙里发出怪声。
像是有人在隔墙拍砖求救。
当他找来那户人家的家丁,凿开院墙后,在院墙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大活人。
幸好他们发现得及时。
冰山王妃邪魅爺
及时把人救出来。
不然这大活人肯定要窒息闷死在砖墙里了。
但事情怪就怪在这了。
那大活人只有半个身子,身子断口处也跟今早棺材里那只人手一样,伤口平整,整齐,光滑如镜。
据说当时在场的人都给吓惨了。
但怪事不止于此,那位第一个听到怪声的孙屠夫,慌张声称他在去杀牛的路上,路过广场那座摆放了十几年的石牛时,看到那头石牛活了过来……
不过这事被衙门当作是孙屠夫的错觉,没有特别上心。
九陽帝皇
晋安眉头惊讶一皱。
“但是事情到这还没完。”
林叔看了眼在棺材铺正听得津津有味的李护卫,也没去问晋安对方是谁,熟不熟,没有避嫌的继续往下讲。
“后来…这案子被都尉的城外铁骑卫接手了,把那只人手,还有半个活人身子,都带回了城外军营,并让衙门放我们离开。那些铁骑卫离开前,还下了封口令,禁止对外泄漏这两件案子。”
“这事你们听后烂在肚子里就行,不要对外人讲起。”
林叔一边说,一边手里拿着铜盆和纸钱,他走到棺材铺门口的屋檐下,避开门外的雨,大白天烧起了纸钱,还在铜盆后放了一碗夹生米的死人饭,插上一炷香。
按照林叔的说法。
鬼吹燈前傳5:巴蜀蠱墓 糖衣古典
等下装有赵平发尸体的棺材,还要重新运回来,继续做法事超度,好让赵家人带回去厚葬。
而赵平发死后的尸体一波三折,到现在头七过去还没入土为安,林叔担心赵平发魂魄在外游荡太久会变成找不到家的孤魂野鬼,或是心里怨气太重到晚上会起尸,所以先提前为赵平发铺好路。
听了林叔的话,晋安、李护卫也都上前帮忙烧纸钱。
而老道士则带着性子安静,木讷的削剑,手把手的教削剑在屋子里一起折叠纸钱、纸元宝,然后拿去给林叔、晋安、李护卫他们烧。
当这一切忙完,等到赵家人重新抬回来棺材,已是二个时辰后的快要戌时了,快要临近宵禁。
……
入夜。
外头的大雨还在下,黑夜被乌云笼罩,黑魆魆,看不到月光跟星斗。这雨下了一天都没停,看来今晚是停不了了,要一直下到明天了。
五脏道观虽还没完全扩建完,但主体已经都建好,现在就差一些细节修缮了,比如刷油漆,室内木工,补些边边角角找平等,这些都是慢工出细活的细节方面,这些并不妨碍五脏道观替赵平发做法事。
道观后院,拉起一个遮雨棚。
遮雨棚下挂着几盏灯笼,夏天无风,灯笼在遮雨棚下静止不动,就像是有人手持灯笼不动,给人一种异样气氛感。
遮雨棚下。
此时摆放着一口黑漆棺材。
棺材盖开启。
宠物小精灵之樱花的旅行 薰叆
棺材里躺着具死法诡谲的死人。
首席的亿万老婆 碧玉萧
正是赵平发的尸体。
尼姑皇后的春天 方然
棺材前摆了一张做法事的黄布八卦桌子,法事桌上有香炉、桃木剑、八卦镜、招魂铃、阴阳罗盘。
老道士正在给死人做法事,念经超度。
香炉里青烟袅袅,吃人吃香,香灰扑索索燃烧掉下,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而棺材一旁,削剑木讷,安静的默默折叠着纸钱、纸元宝。
晋安则蹲在铜盆前烧这些纸钱给赵平发,让赵平发吃饱喝足后好上路。
百花壹葉陸小鳳
而山羊则在羊舍里津津有味咀嚼着它的小人参,每天不是吃了睡,就是拉撒后继续吃了睡。
全五脏道观里就属这吃货傻羊每天活得最悠闲了。
“小兄弟,你说这大活人封在墙里,这事听着,老道我直到现在都感觉后背一阵发寒,怎么那么寒碜人呢?”
“老道我只听过墙壁藏尸案,还是头一次听说墙壁藏大活人案,要说是打生桩吧,把活人埋在墙里可那也不像啊。这人都劈两半了,还能有血有肉活着,比大白天撞邪还邪门。”
老道士趁着做法事的空闲时间,面有虞色的跟晋安说起白天的事:“说起来,赵平发死得那么惨,即便死后也不得安生,棺材里还出了个藏活人手的案子…小兄弟你说今天白天在府城里接连发生的怪事,会不会也是跟那些古董商人有关?”
晋安烧着手里的纸钱,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应该跟那伙古董商人没多大关系。”
“就如老道你说的,这事比白天撞邪还邪门。”
“那伙古董商人虽然行事邪祟不走正道,但应该没这么大本事。”
晋安这并不是轻敌。
而是实话实说。
他到现在还没见过能大白天诈尸的死人。
当说到这,晋安目露沉吟:“倒是有人说自己看到屍解仙那头石牛活了这事,与今天接连发生的怪事,有点耐人寻味…老道,等明天天亮后我们去广场会会那头石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