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ah7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兩百零七章 熱火朝天 (第一更)閲讀-in711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第二天一早,向南跑完步,洗漱完毕下来吃早餐的时候,发现汉斯先生和卢卡斯居然都在。
看到向南下楼来了,汉斯先生笑着说道:“向先生,一会儿吃过了早餐,让卢卡斯送你回酒店,他正好要到博临市区去一趟,我和安德里亚斯都要赶回公司去,就不能送你了,真是抱歉。”
“没有关系,现在交通这么方便,汉斯先生你们要是有时间,到时候也可以来魔都做客。”
向南来到餐桌旁,一边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一边笑道,“卢卡斯,那待会儿就要麻烦你一趟了。”
“不麻烦,不麻烦。”
卢卡斯摇了摇头,有些遗憾地说道,“原本今天还打算带向先生去打猎呢,看来这次是没有机会了。”
中共中央特科 林成西 許蓉生
向南笑了笑,又和几人聊了几句,就开始吃起了早餐。
吃过早餐后,向南又上楼回房间收拾了一下东西,和汉斯先生、安德里亚斯两人告别之后,提着行李箱就坐上了卢卡斯的车子,朝着博临市区的方向驶去。
卢卡斯的车子开得很快,不到半个小时,就进入了博临市区,没一会儿就停在了酒店门口。
“向先生,到了。”
停车之后,卢卡斯转头对向南一笑。
向南点了点头,说道:“辛苦你了,卢卡斯,以后要是有空,欢迎你到魔都来做客。”
卢卡斯说道:“有时间肯定会去的,到时候也可以到向先生的公司里参观一下。”
向南朝他笑了一下,推开车门下了车,然后从后备箱里把行李箱提了下来,朝卢卡斯挥了挥手:“库卡斯,再见。”
“再见,向先生!”
卢卡斯点头一笑,一脚踩下油门,方向盘一转,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尖锐的声音,一溜烟似的往前蹿了出去。
花心闊少的犀利女保鏢 寒夜聽風
等到车子汇入马路中的滚滚车流之后,向南才转过身,提着行李进入了酒店,直接回到了楼上原先住的那间房。
房门打开以后,里面很安静。
显然,钱昊良已经跟着访问团的其他成员一起,出去参加活动了,估计要到晚上才能回来。
向南收拾了一下房间,烧了一壶水,然后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来,给钱昊良打了个电话。
电话刚响了两声,就被对面接起来了,紧接着,钱昊良熟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向南,你回来了?”
“嗯,刚到酒店,结果发现你们都不在。”
向南语气平淡,轻笑着问道,“你们今天又去哪里参观访问了?”
狂妃翻雲覆天下
“博物馆岛,就在博临市中心。”
钱昊良笑着说道,“这里不光是博临博物馆界的核心,还是欧洲最大的文化投资项目,非常值得一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过来跟我们一起行动?”
向南想了想,摇头婉拒道:“算了,我还是在酒店歇一会儿,等你们回来吧。”
“我都忘了,你刚刚帮别人修复了十来天残损古董,现在身边还带着一堆宝贝呢,是得在宾馆里守着。”
钱昊良忍不住笑了起来,又问道,“怎么样,这次收获还算不错吧?”
“还行吧,等你回来就知道了。”
“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忍不住想现在就跑回去了。”
“算了吧,我又不会跑,你还是好好跟团行动吧。”
向南笑了一下,跟钱昊良又聊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他闲着有些无聊,干脆从背包里掏出一本书来,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
……
金陵大学。
“向南”画芯修复液的销售已经进入了平缓期,原本已经轻松了一阵子的文物修复研究所员工,这顿时间又开始忙得热火朝天。
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的各项专利已经申请下来之后,这款有可能改变整个古书画修复行业的产品,很快就开始了试生产阶段。
产品的内包装,在经过孙福民和张伟利等人几次开会讨论,最终决定采用类似滴眼液的那种带塑料尖头的圆柱形容器。因为每一次使用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只需要滴几滴进入清水中就可以了,滴眼液的那种包装更容易掌控分量。
至于生产就相对容易得多了,采购一条滴眼液灌装流水线就行了,或者委托代生产都可以。
一群人各自分工,孙福民则居中协调,大家倒也是忙得不亦乐乎。
農民陰陽師之龍脈修神 走弧線的貓
“孙教授!”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朱熙浑身上下汗津津地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飞快地说道,“我联系了几家工厂,咱们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的单子太小了,也不稳定,人家都不愿意代工,不过,有一家企业倒是愿意出让一条灌装生产线,我看了一下,那生产线有九成新,价钱倒是便宜。您的意思怎么样?”
朱熙原本是在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那边举办文物修复兴趣班,刚刚把教室、导师这些问题搞定,孙福民就一个电话把他给招过来了。
没办法,他只好将文物修复兴趣班的事情交给了办公室的其他人来负责,自己则是跑来金陵忙新产品的事情了。
“旧生产线?”
孙福民皱了皱眉头,说道,“实在不行,还是咱们自己采购新生产线吧,顺便再挖几个熟练工过来,毕竟找厂子代工也只是权宜之计,最后还是要自己来的。”
“您不是想着尽快生产出试用品来吗?”
朱熙摊了摊手,有些无奈地说道,“要是采购新生产线,那可快不了,还得找场地,招工人,新设备还要调试,总之,事情一大堆的。”
“我是觉得,采购旧生产线和采购新生产线没什么区别,事情还是那么多。”
孙福民摆了摆手,想了一会儿,说道,“要么你再去找找看,还有没有厂子愿意代工的,先生产一批产品出来看看效果再说。”
朱熙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我再问问看。”
“行了,你赶紧出去吧。”
孙福民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满头大汗的,还跑空调房来吹冷气,你也不怕生病。”
“……”
朱熙一脸无语。
大明地師
您这是真担心我生病,还是想着赶我出去干活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