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sqk8m優秀都市小说 完美重生笔趣-354章 李源景的底氣推薦-r0dwl

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
沈川的语气是一点都不客气,杨景辉愣了愣,心中的火气顿时上来了,你们当我是傻子吗?还给境外组织提供情报,危害国家安全,你怎么不说他给外星人提供情报?
他的火是起来了,但也只能在心里烧,却不敢发出来,还的咧嘴笑笑,只是他的笑有点难看。
“好,我带你们去!”
王波、黄达、秦志鹏一人一个小黑屋,沈川见到他们的时候,神情都很轻松。估计因为他们是学生,而且刚刚进行审讯时间不长,所以没有遭到什么特殊对待,气氛还算和谐。不过,沈川很清楚,要是王波、黄达还有秦志鹏依然不承认,等到了晚上,各种手段就上来了。
王波和黄达还有秦志鹏见到沈川,刚要打招呼,沈川一使眼色,三个家伙很聪明的闭上了嘴。
沙胡把证件举了起来:“这是我的证件,你们涉嫌勾结境外情报组织,危害国家安全,请你们跟我回去接受调查。”
三个人愣了,看向沈川,见到沈川眨了下眼睛,三人的心稳定下来。
阎王说道:“走吧!”
王波、黄达、秦志鹏乖乖的跟着阎王往外走,沙胡看了一眼杨景辉。
“这个案子很大,他们的身份信息暂时需要保密,这个你能懂吗?”
杨景辉嘴角抽了抽:“明白,我会把他们这个伤害案撤销。”
沙胡很满意的点点头;“不错!”
看着沈川他们离开,杨景辉深深吸了口气,其实他心中有火不敢发,一是,109局他真的惹不起,连事先给张桐通风报信的勇气都没有。二是,这次他们抓回来的这些学生,都他妈的什么人啊。有一个袁哲,都让他感到有压力了,后来又跑出个不知道什么来历的江海峰,现在更他妈的牛逼,109局都跑出来给这些学生站台,把人接走了。别说什么危害国家安全,鬼信他都不信。
而这时,他终于知道,自己预感的麻烦来自哪里了。不是109局,而是张桐。虽然说,109局来接人,就算他通知张桐,张桐也挡不住,但事实是人在他手中被接走的,这个锅他就得背。
“麻痹的!”杨景辉爆了句粗口,“这叫什么事儿啊。”
他这个年纪也不指着升迁了,能在这个位置,平平安安,消消停停干到退休就心满意足了,可谁曾想,以为抱上了大腿,最后发现抱的是搅屎棍,好处没得到,却弄了满身屎。
“唉!”
杨景辉重重叹了口气,不管愿不愿意,这事儿他得通知张桐。
……………………………………
面包车上,沈川看着秦志鹏三个人问道:“怎么样,没遭罪吧。”
“没有!”黄达嘿嘿一笑:“他们很客气。”
沈川一翻白眼:“客气?如果我不把你你们捞出来,等到了晚上,你们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客气了。”
“老大,去哪?”开车的阎王问了一句。
沈川说道:“去水木吧,把他们送回去!”
“好!”
沈川拿出电话打给袁哲:“他们我接出来了,马上会学校。”
“这么快?”袁哲很意外,“我刚下车。”
沈川说道:“就是接个人,进去两句话的工夫,能用多长时间。”
袁哲半天没有说话,最后说了一个字:“艹!”然后挂断了电话。
很快,破面包就到了水木大门口,远远的沈川就看到袁哲和江海峰蹲在路边抽烟,时不时的看看路口。
“嘎吱!”
面包车停在了两个人面前,袁哲和江海峰见到沈川下了车一愣。
“你在哪弄的这辆破车?”
“破车?”沈川笑呵呵的说道:“信不信,你开辆法拉利,都不一定能跑得过这辆破面包车。”
王波、黄胖子还有秦志鹏下了车,袁哲和江海峰哈哈大笑着,跟他们拥抱。
“怎么样,都没事儿吧。”江海峰问道。
王波说道:“这能有什么事儿!”
“行了,你们先回寝室,这两天千万不要惹什么事儿。”沈川转身就要上车。
“你还要去哪?”袁哲问道。
沈川说道:“你以为这事儿就完了?顾家会善罢甘休?”
袁哲一皱眉,眼中厉芒一闪:“就算你考上张桐又怎么样,别他妈的把老子逼急了,不然见到顾荣一次打一次。”
江海峰回头看了一眼学校,把嘴里的烟头吐在地上踩了一脚:“你说的麻烦,应该是在学校吧。”
沈川笑了,对袁哲说道:“看看大壮,平时不显山不漏水的,但脑子就比你转得快。”
袁哲一撇嘴:“哥们我光明磊落,最讨厌他那种没事就琢磨事的人,阴险狡诈。”
“艹!”江海宇说道:“你就承认你蠢得了,非要犟嘴。”
秦志鹏愤慨的说道:“警察都把我们放了,学校凭什么要处理我们?”
沈川叹口气:“大学就是一个小型社会,明明白白的丛林法则,在社会上能看到的不公平,在大学里基本都会其特有的方式出现。学生之间的攀比,明争暗斗,这些不用我说,你们都有感受。”
几个人点头,除了秦志鹏,不管是袁哲和江海峰还是王波和黄达这个胖子,从小生活的环境,让他们更早接触到了人性阴暗的一面,懂得这个社会有多残酷。在一些事情上,比大多数普通人看得都明白。
普通学生之间还好说,但在学生会以及各个社团中,勾心斗角、相互排挤、尔虞我诈的现象非常严重。在学生会,一个普普通通的干事,只要他手中有那么一点权力,他就敢把这点权力,转化成实际利益装入自己兜里。
但不管怎么说,学生之间的斗争还是嫩了些。教授之间,学校管理层之间的名额分配,利益输送才是最明显的。他们一句话,就能轻轻松松否定你很长时间的努力,就像有书生气的官场,但真的能够毁了你的前程。
沈川又叹口气:“无论是哪里,就是身在象牙塔,又有几人不是逐利的,不管是权是钱还是名。所以,不要讲什么道理,权大于法,兽性代替了人性,邪气掩盖了正气,有些时候是没道理可讲的。”
“你们回寝室吧,我走了!”沈川上了车。
…………………………
李源景拿着保温杯,推开会议室的门走了进去,他怎么都没想到,警方还没给出定论,校委却先有动作了,而且还这么快。
此时会议室内,已经坐了几个人,除了坐在主位上分管德育、宣传工作的副校长郑启业外,还有主管政教处的两名校务委员,一个叫孙学礼,另一个就是任耀春。这也是为什么,他能保下王超的原因,毕竟在这方面,他有很大的发言权。
“老李来了,坐!”郑启业有些胖,说话的时候笑眯眯的,看起来一团和气,但在场的谁都知道,这老东西就是个笑面虎。
李源景是中文系主任,级别真的不低,是跟郑启业这个副校长一个级别,但他是搞教学的,在权力方面,跟搞行政的没法比。尤其是这老头脾气很犟,大半辈子都在教书育人,很看不惯校委有些人的做派,得罪了不少人,所以在袁哲他们出事之后,才会愁眉不展,因为他说情根本就不管用,有的时候可能会适得其反。
李源景泰然自若的坐下来,虽然他还不知道袁哲他们都已经回到学校了,但因为沈川的承诺,心里可是底气十足。
在场的人都了解李源景,此时看到他如此泰然自若的样子,心里一阵惊疑。这老东西一直都很护犊子,学生犯错违纪,只要他们处理严重一点,他跑过来拍桌子骂,今天出了这么大事,怎么反而一点都不着急了?难道转性了?不可能啊,就是老母猪能爬树了,这老东西也不会转性。
郑启业呵呵笑着说道:“老李,我想你也能知道,我们找你开这个会的目的。”
李源景打开保温杯,呼噜一声,喝了口茶,然后吧唧吧唧嘴:“水还有些烫。”
郑启业眼睛一眯,脸上依然挂着笑:“前一段时间,我的一个学生来看我,拿了一盒雨前龙井,知道老李你爱喝茶,给你均出来一点,一会散会之后去那里拿。”
“这感情好!”李源景一点都不客气的说道:“散会之后我就去拿,也不怕大家笑话,我一辈子就爱茶,见到好茶……”
“李教授!”孙学礼毫不客气的打断李源景,“关于茶叶,咱一会再说,还是先说说你那几个被警察抓走的学生吧。”
李源景眨眨眼,装糊涂的说道:“他们怎么了?被警察抓走就抓走了呗,犯错误被警察抓不是真正常吗?”
嗯?在场的人又都愣住了,这老东西是不是真的转性了,还是脑袋进水了,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呵呵呵!”
任耀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他们可不是犯错,而是犯法,一字之差,天地之分,差别可是很大的。”
孙学礼说道:“李教授,大家都知道,你对学生的感情,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这无可厚非。师如父,徒如子,大家都理解,可你对他们的纵容放纵就不对了。以前你的学生违反校纪校规,我们做出处理,你护着他们,跑过来说情,没问题,毕竟都是孩子,谁没有犯错的时候。可这一次,他们犯了法,你还想护着,这就真的是非不分了。”
“犯法?”李源景问道:“警方那里已经定了性?”
孙学礼一愣,紧接着说道:“这倒没有!”
“砰!”李源景狠狠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吓了众人一跳。
“警方都没定性,你们到给定了性,认为他们犯了法,你们就这样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的?”
李源景这么一吼,孙学礼的脸有些挂不住了,顿时阴沉下来:“他们没犯法,警察怎么可能抓他们?既然抓了,就证明他们的犯罪证据,已经被警方掌握。”
“哈!”刚才李源景只是装腔作势,并没有生气,可听到孙学礼这番话,生生给他气笑了。
“孙学礼,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大学里来的,这么无知的话你都能如此理直气壮说出来。既然你不懂,那就让我来教教你,在案子没有定性之前,罪犯都只是嫌疑人。”
孙学礼说出那番话就后悔了,现在被李源景教训,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李源景心里这个爽啊,多少年他的心情都没有这么舒畅过了,而且今天底气十足,就算今天把这帮家伙得罪死了,也无所谓,因为他手上有王炸,只要扔出来,就能把他们炸死。
“知道嫌疑人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吗?用不用我给你解释解释?”这老头是得理不饶人,心里琢磨着,怎么能把孙学礼给挤兑死,挤兑不死也得让他吐血。
郑启业打圆场的说道:“老李,消消气,消消气。接二连三出现打架事件,而且影响都那么恶劣,甚至已经达到了刑事案件程度,对学校声誉影响太大了,学礼同志也是着急,所以没经过思虑,说错话也是可以原谅的。”
任耀春说道:“李教授,案件定性与否,罪犯与嫌疑人有什么区别,其实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殴打同学,致使受害学生重伤住院,这是不是事实?”
李源景一笑:“你这话说的一点水平都没有,真都怀疑,你这个教授评级能评上,是不是花了钱。”
不只是任耀春,就连郑启业脸色都变了,这样的话,不管是不是真的,就算是开玩笑,都不能在这种场合说,李源景这个老东西疯了吗?
任耀春咬着牙说道:“李教授,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李源景拿起保温杯,很惬意的喝了口水:“任教授,正好我跟你的意见相反。我认为饭不能乱吃,因为吃坏了肚子是小事,还有可能把人吃死。但乱说话没事啊,你看谁乱说话把自己说死的?就比如你,不是一直活蹦乱跳的吗?”
“李源景!”任耀春怒吼一声,“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乱说过话?”
“远的不说,说了估计你也不会承认,咱就说说刚才,这一分钟都没过去呢,就算老年痴呆,也不会忘。”李源景又不紧不慢的拿起保温杯,“案件定性与否怎么就不总要?警方都没定性,他们把人打成重伤,怎么就成为事实了,这不是你胡说八道是什么?”
孙学礼冷笑一声:“被打的学生,已经指认了他们,难道还有假吗?现在那个学生的家长都已经找到了学校,非常强硬的要求处理这些打人的学生,如果我们不尽快做出处理决定,要是他们闹起来,对我们学校的影响有多大,李教授你不会不知道吧。”
李源景身体向后一靠,冷笑一声:“这么说,你们已经做出了处理决定,那还叫我过来干什么?”
郑启业又开始和稀泥:“老李,就算做出了处理决定,也得征询你的意见。”
“哼!”李源景哼了一声,“那就让我听听,你们想怎么处理。”
任耀春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对袁哲、江海宇、王波做出严重警告,留校察看处分。对黄达、秦志鹏做出开除学籍处分。”
李源景看向任耀春,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记得不久前,任教授就力排众议,保下了一个叫王超的学生。他勾结校外黑恶势力,对女学生图谋不轨,殴打男同学,而且在学校和社会上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比这一次要严重得多,为什么没有开除他,能给我个解释吗?”
任耀春好像知道李源景会提出这个问题,所以很淡定说道:“因为他及时对受害者作出了赔偿,并得到了受害者谅解,这在法律上都可以减轻处罚。”
任耀春脸上露出得意的笑,你不是跟我说法律嘛,现在我就给你说法律,看你还有何话可说。
李源景暗暗叹口气,他无话可说了,要想让顾家达成谅解,根本就不可能。人家不要钱,要的是口气。
郑启业问道:“老李,你对这样的处理结果,有什么意见没有?没关系,如果你有不同的意见,可以提出来,我们大家可以再商量。”
听到郑启业的话,李源景一笑:“行了,别来这一套了,你们叫我过来,其实就是个形式。”
郑启业眼睛又眯了一下:“老李,你这叫什么话,既然叫……”
郑启业话没说完,就被李源景挥手打断:“什么话,人话,你们这不是形式主义是什么?还问我意见,我说出意见,你们能采纳吗?”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政教处处长张怀清说话了:“李教授,既然我们询问您的意见,只要是合理的,我们肯定会采纳。”
李源景嘲讽的说道;“合不合理,还不是你们说的算?就算不合理,只要对你们有利,也是合理的。就算合理,对你们没有利,也是不合理的。这么多年,你们不都是这么干的吗?当我老眼昏花,老糊涂了,什么都不知道吗?”
李源景拿着保温杯,站起身往外走:“我去校长那里坐一会。”
任耀春冷笑一声:“去校长那也没用,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谁也改变不了。”
李源景停下脚步,慢慢转回身,笑眯眯的说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川禾实业你们都知道吧。”
众人一愣,都很疑惑,川禾实业,他们当然知道,可这老东西提川禾实业干什么?尤其是看到李源景笑眯眯的样子,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川禾实业董事长,通过一个朋友找到我,要给学校捐3到5亿建图书馆,不过他有一个要求。如果警方对袁哲、江海宇、王波、黄达、秦志鹏撤了案,学校就不能对他们做出任何处理,不然就撤销这次捐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