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gl0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代號候鳥 起點-第一百二十九章 胸有成竹熱推-x7i64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属下……属下怕‘司徒’有什么闪失。”袁一笑说道。
肖国栋道:“凶器,本来就是用来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又不是瓷器古玩,怕什么闪失。”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司徒静还是徐伯豪。
袁一笑心中骂了句:“冷血动物。”
肖国栋又道:“虽然北平方面叫我们不要再继续插手,可是吴同光和李梧桐我们总要收拾了吧。”
“站长的意思是,徐伯豪可以和郑碧婉他们联手?”
“他们的目标是收回李青峰传出去的文件,虽然敌人是一致的,可是联手的可能性不大。郑碧婉护送李青峰逃离北平,进了我们南京城,这协助共 匪脱逃的罪名,本来就该我们来管,徐伯豪收拾郑碧婉那是职责所在。”
袁一笑问道:“北平方面让我们不要继续插手,难不成另有谋算?我们要不要立刻赶去通知徐伯豪不要理会郑碧婉?”
肖国栋闭起了眼睛,进入了冥思,过了好一阵,口中喃喃道:“不必了,随他折腾去吧……想必是另有谋算……”郭站长口中的“他”,指的正是徐伯豪。
袁一笑笑了,经过上一次的密切交谈,郭站长的心思已经变了。
吴同光游身而斗,绕着司徒雯雯转了十几圈,陷入尴尬局面。
但凡他一出手,司徒雯雯手上的毒针便刺了过来,他不敢硬碰,只好再找机会。而司徒雯雯也不得脱困而出,她冷静下来,盯着吴同光的身形,只要一找到机会,就要刺死吴同光。但吴同光沉着应对,只等她心浮气躁,出手之际出现破绽,就可以一招擒制于她。
二人彼亦不争先,此也不争先,互相多次试探,对手均不肯全力施威。
这种局面对吴同光无疑是有利的,只要困住司徒雯雯,李梧桐必然能获取到李青峰留下的日记本。
司徒雯雯自然也清楚此节,又斗了多时,她立定身形,收起了右手,故意卖了个破绽。
“好机会!”吴同光心中道。
他单臂直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已经欺近司徒雯雯身侧,在这个角度,司徒雯雯的右手不可能攻击到他。
司徒雯雯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她知道她即将得手。就在吴同光近身的那一刻,司徒雯雯戴着毒刺的手,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伸了过来,就像蝎子弯曲的尾巴,尾巴上的毒针泛着寒光!她只要轻轻对着吴同光的后背一拍,几秒钟后,吴同光就会和白文玉、保卫先生是一个状况。
室内的徐致汉和王念如一声惊呼:“不好!”二人此刻心思一样,如果吴同光死了,再无人能制住司徒雯雯,她既然显露身手,自然就没想过留下活口,在场诸人皆难逃一劫。
“啪——”司徒雯雯这一掌还是重重拍到了吴同光的背心,她的手心传来一阵厚重的感觉,她唯恐毒刺不够深入,再次加力,将手掌重重摁下,吴同光背心起了一个掌印——一个纤细、美丽的手印,但是在自然界的法则里,越美丽越斑斓,就越是有着致命的毒。
她真想看看吴同光现在是个什么表情,但吴同光在她左侧向后,她无从得见。
“不!”这一声叫声是李梧桐发出,李梧桐回来了,她脸色苍白,站在门口,手中死死拽着李青峰的日记本。
吴同光也意识到了李梧桐回来,他抬起头来,冲李梧桐一个微笑。这样的一个微笑,足以让李梧桐明白他的成竹在胸。
李梧桐稍稍展颜,但听吴同光一声轻斥,双手不停翻动,霎那间已经反剪了司徒雯雯双手,他扣住司徒雯雯肩头,向下施压,脚一勾,将她绊倒。这连续数招的近身擒拿术,本来极是寻常,但司徒雯雯的身手段位早就被吴同光摸得一清二楚,只要避开手上毒刺,要擒住她就绝对没有难度。
司徒雯雯大惊:“你怎么……”言语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吴同光一招得手,不敢怠慢,看见李梧桐脸色有中毒之兆,想必是司徒雯雯设下陷阱,大声喝道:“好狠毒的手!”随即手上使劲,将司徒雯雯腕骨折断,以绝后顾。司徒雯雯倒是颇有气概,一声不吭。
局势已定。
司徒雯雯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吴同光道:“你是想问为什么我被你刺中还可以还手对吗?”
司徒雯雯腕上疼痛,艰难的点了点头。
吴同光道:“你故意卖个破绽,想诱我上当,莫非我不会将计就计,卖个破绽诱你上当?”
司徒雯雯道:“可是,我明明打中了你。”
吴同光从后背衣服里拿出一件物事。那是一本授课笔记,书上已经被刺破了一个孔。书册上面写着“郑嘉业”,正是此间主人的书,吴同光顺手在书柜里抽出,藏入衣服内,用以应对司徒雯雯的毒针!
心理支配者2
“好个足智多谋的吴同光。”李梧桐心中一宽。这个吴同光总是成竹在胸的样子,他曾经还给李梧桐普及过“胸有成竹”的故事,吴同光的同姓本家有位文豪,画竹子很有神韵,别人请教他的诀窍时,他说“其身与竹化,无穷出清新。”说的是达到胸中有竹,身子都化成了竹子的境界,就能作出巧妙的画作了,这个文豪叫苏东坡。
想到这,李梧桐忽然觉得,能和吴同光一起说说笑笑,哪怕是听他讲授一些枯燥的诗词歌赋,也是多么快乐的事情。
司徒雯雯看着李梧桐,忽然发出凄厉的笑声:“你虽然没有被我戒指打中,可是,这个丫头估计是活不了了。”
她语声刚毕,李梧桐只觉天旋地转,先前一直抑制的麻木感,突然像火山爆发一样,迅速蔓延开来,传向她的大脑,传向她的手心,她目中只觉白茫茫一片,手脚再不手使唤,瘫软在地。
“梧桐!”
吴同光只觉整个世界都似崩塌,这种阵痛从来未有过。他顾不得司徒雯雯,撤手奔向李梧桐,一把将她抱起。李梧桐已经无法说出话来,她意识仍然清醒,眼睛里发出微弱的光,他二人自搭档以来,吵吵闹闹,向来都是李梧桐数落吴同光较多,终没想到有一日,相顾竟然无法言语。
吴同光对司徒雯雯恨恨道:“快说,怎么救?”
司徒雯雯脸上浮起怪异的笑容,说道:“毒蝎如果毒不死对手,你猜会是什么结果。”
吴同光喝道:“毒妇,少废话,当心我让你生不如死。”自从李梧桐认识他以来,从来没见过温文尔雅的吴同光发过这么大的火。
司徒雯雯咯咯笑了起来,笑到后面,愈发凄厉,她说道:“毒不死别人,就只有毒死自己……”但见她一声嘶叫,嘴角滴出血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竟将自己毒杀,她喃喃说道:“你们谁也跑不了……”语声到了最后,再也没人听得见了,她俏丽年轻的脸上也没有了生气。
随着司徒雯雯语声落下,吴同光一颗心也似沉到深海,耳中再也听不见其他声响,他心中只道:“快,送医院。”
他看了一眼李梧桐手中的日记本,随手将它收起,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李梧桐的性命更重要?他将李梧桐横抱而起,正欲踏步而出,忽的感觉到有人死死拽住自己裤脚——那保卫先生还未死去,见吴李二人就要离开,挣扎着起来,将吴同光拽住。
“你们二人不准走。”保卫先生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如果放走了这两个共 党,徐伯豪要杀我全家。”司徒雯雯的戒指扎过白文玉后,显然毒性有所减弱,保卫先生竟然不得就死。
“放开!”吴同光喝道。
“不,你们不能走,你们走了我如何向徐队长交代。”
吴同光心中恼怒,正欲将他踢开,随即又心软,这人本性不坏,只是受国民党特务要挟,现在他命在一线,哪怕轻轻一脚,也必送了他性命,又踢之不下去。
吴同光强自镇定,说道:“你既然还有命在,快随我来,一起去医院寻求救治!”
“对、对,快去救治才好。”王念如站了过来,要将保卫先生搀扶而起。
保卫先生兀自不理,哼哼道:“你们走了我如何交代……”他死死抓住吴同光,就是不愿意松手。徐致汉也一并上前,对他相劝。
忽听一男声道:“干得好,你现在可以给我一个交代了。”
只见徐伯豪已经站在了休息室门口,逆着光,他的脸色显得非常难看,显然已经在和郑碧婉的打斗中负伤。
既然徐伯豪站在这里了,那么郑碧婉呢?“属下……属下怕‘司徒’有什么闪失。”袁一笑说道。
肖国栋道:“凶器,本来就是用来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又不是瓷器古玩,怕什么闪失。”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司徒静还是徐伯豪。
袁一笑心中骂了句:“冷血动物。”
桃花宝典(文轩宇)
肖国栋又道:“虽然北平方面叫我们不要再继续插手,可是吴同光和李梧桐我们总要收拾了吧。”
“站长的意思是,徐伯豪可以和郑碧婉他们联手?”
“他们的目标是收回李青峰传出去的文件,虽然敌人是一致的,可是联手的可能性不大。郑碧婉护送李青峰逃离北平,进了我们南京城,这协助共 匪脱逃的罪名,本来就该我们来管,徐伯豪收拾郑碧婉那是职责所在。”
袁一笑问道:“北平方面让我们不要继续插手,难不成另有谋算?我们要不要立刻赶去通知徐伯豪不要理会郑碧婉?”
肖国栋闭起了眼睛,进入了冥思,过了好一阵,口中喃喃道:“不必了,随他折腾去吧……想必是另有谋算……”郭站长口中的“他”,指的正是徐伯豪。
袁一笑笑了,经过上一次的密切交谈,郭站长的心思已经变了。
吴同光游身而斗,绕着司徒雯雯转了十几圈,陷入尴尬局面。
但凡他一出手,司徒雯雯手上的毒针便刺了过来,他不敢硬碰,只好再找机会。而司徒雯雯也不得脱困而出,她冷静下来,盯着吴同光的身形,只要一找到机会,就要刺死吴同光。但吴同光沉着应对,只等她心浮气躁,出手之际出现破绽,就可以一招擒制于她。
二人彼亦不争先,此也不争先,互相多次试探,对手均不肯全力施威。
这种局面对吴同光无疑是有利的,只要困住司徒雯雯,李梧桐必然能获取到李青峰留下的日记本。
司徒雯雯自然也清楚此节,又斗了多时,她立定身形,收起了右手,故意卖了个破绽。
“好机会!”吴同光心中道。
他单臂直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已经欺近司徒雯雯身侧,在这个角度,司徒雯雯的右手不可能攻击到他。
司徒雯雯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她知道她即将得手。就在吴同光近身的那一刻,司徒雯雯戴着毒刺的手,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伸了过来,就像蝎子弯曲的尾巴,尾巴上的毒针泛着寒光!她只要轻轻对着吴同光的后背一拍,几秒钟后,吴同光就会和白文玉、保卫先生是一个状况。
室内的徐致汉和王念如一声惊呼:“不好!”二人此刻心思一样,如果吴同光死了,再无人能制住司徒雯雯,她既然显露身手,自然就没想过留下活口,在场诸人皆难逃一劫。
“啪——”司徒雯雯这一掌还是重重拍到了吴同光的背心,她的手心传来一阵厚重的感觉,她唯恐毒刺不够深入,再次加力,将手掌重重摁下,吴同光背心起了一个掌印——一个纤细、美丽的手印,但是在自然界的法则里,越美丽越斑斓,就越是有着致命的毒。
她真想看看吴同光现在是个什么表情,但吴同光在她左侧向后,她无从得见。
混混忽悠在异大陆 高楼大厦
“不!”这一声叫声是李梧桐发出,李梧桐回来了,她脸色苍白,站在门口,手中死死拽着李青峰的日记本。
吴同光也意识到了李梧桐回来,他抬起头来,冲李梧桐一个微笑。这样的一个微笑,足以让李梧桐明白他的成竹在胸。
李梧桐稍稍展颜,但听吴同光一声轻斥,双手不停翻动,霎那间已经反剪了司徒雯雯双手,他扣住司徒雯雯肩头,向下施压,脚一勾,将她绊倒。这连续数招的近身擒拿术,本来极是寻常,但司徒雯雯的身手段位早就被吴同光摸得一清二楚,只要避开手上毒刺,要擒住她就绝对没有难度。
司徒雯雯大惊:“你怎么……”言语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吴同光一招得手,不敢怠慢,看见李梧桐脸色有中毒之兆,想必是司徒雯雯设下陷阱,大声喝道:“好狠毒的手!”随即手上使劲,将司徒雯雯腕骨折断,以绝后顾。司徒雯雯倒是颇有气概,一声不吭。
局势已定。
司徒雯雯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吴同光道:“你是想问为什么我被你刺中还可以还手对吗?”
司徒雯雯腕上疼痛,艰难的点了点头。
吴同光道:“你故意卖个破绽,想诱我上当,莫非我不会将计就计,卖个破绽诱你上当?”
司徒雯雯道:“可是,我明明打中了你。”
江天月影
吴同光从后背衣服里拿出一件物事。那是一本授课笔记,书上已经被刺破了一个孔。书册上面写着“郑嘉业”,正是此间主人的书,吴同光顺手在书柜里抽出,藏入衣服内,用以应对司徒雯雯的毒针!
“好个足智多谋的吴同光。”李梧桐心中一宽。这个吴同光总是成竹在胸的样子,他曾经还给李梧桐普及过“胸有成竹”的故事,吴同光的同姓本家有位文豪,画竹子很有神韵,别人请教他的诀窍时,他说“其身与竹化,无穷出清新。”说的是达到胸中有竹,身子都化成了竹子的境界,就能作出巧妙的画作了,这个文豪叫苏东坡。
想到这,李梧桐忽然觉得,能和吴同光一起说说笑笑,哪怕是听他讲授一些枯燥的诗词歌赋,也是多么快乐的事情。
司徒雯雯看着李梧桐,忽然发出凄厉的笑声:“你虽然没有被我戒指打中,可是,这个丫头估计是活不了了。”
她语声刚毕,李梧桐只觉天旋地转,先前一直抑制的麻木感,突然像火山爆发一样,迅速蔓延开来,传向她的大脑,传向她的手心,她目中只觉白茫茫一片,手脚再不手使唤,瘫软在地。
“梧桐!”
吴同光只觉整个世界都似崩塌,这种阵痛从来未有过。他顾不得司徒雯雯,撤手奔向李梧桐,一把将她抱起。李梧桐已经无法说出话来,她意识仍然清醒,眼睛里发出微弱的光,他二人自搭档以来,吵吵闹闹,向来都是李梧桐数落吴同光较多,终没想到有一日,相顾竟然无法言语。
吴同光对司徒雯雯恨恨道:“快说,怎么救?”
司徒雯雯脸上浮起怪异的笑容,说道:“毒蝎如果毒不死对手,你猜会是什么结果。”
吴同光喝道:“毒妇,少废话,当心我让你生不如死。”自从李梧桐认识他以来,从来没见过温文尔雅的吴同光发过这么大的火。
司徒雯雯咯咯笑了起来,笑到后面,愈发凄厉,她说道:“毒不死别人,就只有毒死自己……”但见她一声嘶叫,嘴角滴出血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竟将自己毒杀,她喃喃说道:“你们谁也跑不了……”语声到了最后,再也没人听得见了,她俏丽年轻的脸上也没有了生气。
随着司徒雯雯语声落下,吴同光一颗心也似沉到深海,耳中再也听不见其他声响,他心中只道:“快,送医院。”
他看了一眼李梧桐手中的日记本,随手将它收起,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李梧桐的性命更重要?他将李梧桐横抱而起,正欲踏步而出,忽的感觉到有人死死拽住自己裤脚——那保卫先生还未死去,见吴李二人就要离开,挣扎着起来,将吴同光拽住。
“你们二人不准走。”保卫先生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如果放走了这两个共 党,徐伯豪要杀我全家。”司徒雯雯的戒指扎过白文玉后,显然毒性有所减弱,保卫先生竟然不得就死。
“放开!”吴同光喝道。
“不,你们不能走,你们走了我如何向徐队长交代。”
吴同光心中恼怒,正欲将他踢开,随即又心软,这人本性不坏,只是受国民党特务要挟,现在他命在一线,哪怕轻轻一脚,也必送了他性命,又踢之不下去。
吴同光强自镇定,说道:“你既然还有命在,快随我来,一起去医院寻求救治!”
“对、对,快去救治才好。”王念如站了过来,要将保卫先生搀扶而起。
保卫先生兀自不理,哼哼道:“你们走了我如何交代……”他死死抓住吴同光,就是不愿意松手。徐致汉也一并上前,对他相劝。
忽听一男声道:“干得好,你现在可以给我一个交代了。”
只见徐伯豪已经站在了休息室门口,逆着光,他的脸色显得非常难看,显然已经在和郑碧婉的打斗中负伤。
別約陌生人 Minnie沫
既然徐伯豪站在这里了,那么郑碧婉呢?“属下……属下怕‘司徒’有什么闪失。”袁一笑说道。
肖国栋道:“凶器,本来就是用来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又不是瓷器古玩,怕什么闪失。”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司徒静还是徐伯豪。
袁一笑心中骂了句:“冷血动物。”
肖国栋又道:“虽然北平方面叫我们不要再继续插手,可是吴同光和李梧桐我们总要收拾了吧。”
“站长的意思是,徐伯豪可以和郑碧婉他们联手?”
“他们的目标是收回李青峰传出去的文件,虽然敌人是一致的,可是联手的可能性不大。郑碧婉护送李青峰逃离北平,进了我们南京城,这协助共 匪脱逃的罪名,本来就该我们来管,徐伯豪收拾郑碧婉那是职责所在。”
袁一笑问道:“北平方面让我们不要继续插手,难不成另有谋算?我们要不要立刻赶去通知徐伯豪不要理会郑碧婉?”
肖国栋闭起了眼睛,进入了冥思,过了好一阵,口中喃喃道:“不必了,随他折腾去吧……想必是另有谋算……”郭站长口中的“他”,指的正是徐伯豪。
袁一笑笑了,经过上一次的密切交谈,郭站长的心思已经变了。
水滸修神 四不相
吴同光游身而斗,绕着司徒雯雯转了十几圈,陷入尴尬局面。
但凡他一出手,司徒雯雯手上的毒针便刺了过来,他不敢硬碰,只好再找机会。而司徒雯雯也不得脱困而出,她冷静下来,盯着吴同光的身形,只要一找到机会,就要刺死吴同光。但吴同光沉着应对,只等她心浮气躁,出手之际出现破绽,就可以一招擒制于她。
二人彼亦不争先,此也不争先,互相多次试探,对手均不肯全力施威。
这种局面对吴同光无疑是有利的,只要困住司徒雯雯,李梧桐必然能获取到李青峰留下的日记本。
司徒雯雯自然也清楚此节,又斗了多时,她立定身形,收起了右手,故意卖了个破绽。
“好机会!”吴同光心中道。
他单臂直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已经欺近司徒雯雯身侧,在这个角度,司徒雯雯的右手不可能攻击到他。
司徒雯雯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她知道她即将得手。就在吴同光近身的那一刻,司徒雯雯戴着毒刺的手,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伸了过来,就像蝎子弯曲的尾巴,尾巴上的毒针泛着寒光!她只要轻轻对着吴同光的后背一拍,几秒钟后,吴同光就会和白文玉、保卫先生是一个状况。
陰人往事
室内的徐致汉和王念如一声惊呼:“不好!”二人此刻心思一样,如果吴同光死了,再无人能制住司徒雯雯,她既然显露身手,自然就没想过留下活口,在场诸人皆难逃一劫。
“啪——”司徒雯雯这一掌还是重重拍到了吴同光的背心,她的手心传来一阵厚重的感觉,她唯恐毒刺不够深入,再次加力,将手掌重重摁下,吴同光背心起了一个掌印——一个纤细、美丽的手印,但是在自然界的法则里,越美丽越斑斓,就越是有着致命的毒。
她真想看看吴同光现在是个什么表情,但吴同光在她左侧向后,她无从得见。
“不!”这一声叫声是李梧桐发出,李梧桐回来了,她脸色苍白,站在门口,手中死死拽着李青峰的日记本。
吴同光也意识到了李梧桐回来,他抬起头来,冲李梧桐一个微笑。这样的一个微笑,足以让李梧桐明白他的成竹在胸。
李梧桐稍稍展颜,但听吴同光一声轻斥,双手不停翻动,霎那间已经反剪了司徒雯雯双手,他扣住司徒雯雯肩头,向下施压,脚一勾,将她绊倒。这连续数招的近身擒拿术,本来极是寻常,但司徒雯雯的身手段位早就被吴同光摸得一清二楚,只要避开手上毒刺,要擒住她就绝对没有难度。
穿越之大清福晉
正道 西萌吹雪
司徒雯雯大惊:“你怎么……”言语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吴同光一招得手,不敢怠慢,看见李梧桐脸色有中毒之兆,想必是司徒雯雯设下陷阱,大声喝道:“好狠毒的手!”随即手上使劲,将司徒雯雯腕骨折断,以绝后顾。司徒雯雯倒是颇有气概,一声不吭。
局势已定。
司徒雯雯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吴同光道:“你是想问为什么我被你刺中还可以还手对吗?”
司徒雯雯腕上疼痛,艰难的点了点头。
吴同光道:“你故意卖个破绽,想诱我上当,莫非我不会将计就计,卖个破绽诱你上当?”
司徒雯雯道:“可是,我明明打中了你。”
吴同光从后背衣服里拿出一件物事。那是一本授课笔记,书上已经被刺破了一个孔。书册上面写着“郑嘉业”,正是此间主人的书,吴同光顺手在书柜里抽出,藏入衣服内,用以应对司徒雯雯的毒针!
“好个足智多谋的吴同光。”李梧桐心中一宽。这个吴同光总是成竹在胸的样子,他曾经还给李梧桐普及过“胸有成竹”的故事,吴同光的同姓本家有位文豪,画竹子很有神韵,别人请教他的诀窍时,他说“其身与竹化,无穷出清新。”说的是达到胸中有竹,身子都化成了竹子的境界,就能作出巧妙的画作了,这个文豪叫苏东坡。
想到这,李梧桐忽然觉得,能和吴同光一起说说笑笑,哪怕是听他讲授一些枯燥的诗词歌赋,也是多么快乐的事情。
司徒雯雯看着李梧桐,忽然发出凄厉的笑声:“你虽然没有被我戒指打中,可是,这个丫头估计是活不了了。”
她语声刚毕,李梧桐只觉天旋地转,先前一直抑制的麻木感,突然像火山爆发一样,迅速蔓延开来,传向她的大脑,传向她的手心,她目中只觉白茫茫一片,手脚再不手使唤,瘫软在地。
“梧桐!”
吴同光只觉整个世界都似崩塌,这种阵痛从来未有过。他顾不得司徒雯雯,撤手奔向李梧桐,一把将她抱起。李梧桐已经无法说出话来,她意识仍然清醒,眼睛里发出微弱的光,他二人自搭档以来,吵吵闹闹,向来都是李梧桐数落吴同光较多,终没想到有一日,相顾竟然无法言语。
吴同光对司徒雯雯恨恨道:“快说,怎么救?”
司徒雯雯脸上浮起怪异的笑容,说道:“毒蝎如果毒不死对手,你猜会是什么结果。”
戰場合同工 勿亦行
吴同光喝道:“毒妇,少废话,当心我让你生不如死。”自从李梧桐认识他以来,从来没见过温文尔雅的吴同光发过这么大的火。
司徒雯雯咯咯笑了起来,笑到后面,愈发凄厉,她说道:“毒不死别人,就只有毒死自己……”但见她一声嘶叫,嘴角滴出血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竟将自己毒杀,她喃喃说道:“你们谁也跑不了……”语声到了最后,再也没人听得见了,她俏丽年轻的脸上也没有了生气。
随着司徒雯雯语声落下,吴同光一颗心也似沉到深海,耳中再也听不见其他声响,他心中只道:“快,送医院。”
他看了一眼李梧桐手中的日记本,随手将它收起,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李梧桐的性命更重要?他将李梧桐横抱而起,正欲踏步而出,忽的感觉到有人死死拽住自己裤脚——那保卫先生还未死去,见吴李二人就要离开,挣扎着起来,将吴同光拽住。
“你们二人不准走。”保卫先生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如果放走了这两个共 党,徐伯豪要杀我全家。”司徒雯雯的戒指扎过白文玉后,显然毒性有所减弱,保卫先生竟然不得就死。
“放开!”吴同光喝道。
“不,你们不能走,你们走了我如何向徐队长交代。”
吴同光心中恼怒,正欲将他踢开,随即又心软,这人本性不坏,只是受国民党特务要挟,现在他命在一线,哪怕轻轻一脚,也必送了他性命,又踢之不下去。
吴同光强自镇定,说道:“你既然还有命在,快随我来,一起去医院寻求救治!”
“对、对,快去救治才好。”王念如站了过来,要将保卫先生搀扶而起。
保卫先生兀自不理,哼哼道:“你们走了我如何交代……”他死死抓住吴同光,就是不愿意松手。徐致汉也一并上前,对他相劝。
忽听一男声道:“干得好,你现在可以给我一个交代了。”
只见徐伯豪已经站在了休息室门口,逆着光,他的脸色显得非常难看,显然已经在和郑碧婉的打斗中负伤。
既然徐伯豪站在这里了,那么郑碧婉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