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z78x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樹海林深》-第三百二十五章 嚇熱推-2xao2


樹海林深
小說推薦樹海林深
玄尾看到我们后,走了过来,刚要对白爷行礼,白爷黑着脸道,“以后这小子胆敢靠近诛灵塔半步,你就给我打断他的腿!”说罢,拂袖而去。
玄尾看了我一眼。
我尴尬笑笑,“这个……天热,老头火气大……师兄您千万别见怪啊……”
我追上白爷,“老头,你冲玄尾干嘛啊?”
“那我冲你!”白爷不悦道,“小伙伴那么好的一个孩子,现在被你带的,都学会坑蒙拐骗那一套了!”
“哎哎哎!说的太难听了吧!怎么就坑蒙拐骗了?再说了,肖愁不是我带的,他的演技是跟你们这群人学的!”
白爷抬起胳膊,“你个臭小子……”
我立马叫道,“记账记账啊!抬手有风险,落手需谨慎!”
白爷甩开衣袖,气呼呼的往前走。
叹西游 夜已深了
我笑了笑跟上去,“上了年纪的人,别动不动就发脾气,这样多不好……你看刚才在玄尾面前多失态,这万一要是传到白略那里,不是影响我们厨仙风度翩翩,彬彬有礼的形象嘛!”
白爷斜了我一眼,捋了下头发,“我什么脾气白略心里有数,用谁传?”
我说道,“毕竟人言可畏嘛,而且玄尾可是白略的心腹,那就相当于是白略的鼻子眼睛嘴,你说你刚才那么凶人家,是不是欠妥?”
白爷转着眼珠子,嘴硬道,“欠什么妥?我天生大嗓门儿!而且我又没说他有什么不对,我只是让他打断你的腿!更可况,你老子在仙灵界里还有怕的人?”
“没有吗?”我看着白爷。
“那一两个不算!”白爷道,“臭小子我再警告你一遍啊,以后诛灵塔不要随便去,特别是五层以上,那诛灵塔……”
国家重器
我掏掏耳朵,“哎呀知道了知道了,那乌龟塔会吸人的内力嘛,这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有个事不明白,白略在诛灵塔里待了那么多年,为什么还有那么强的内力啊?按理说这么多年,早就被吸干了。”
異界巔峰術師
白爷没好气道,“因为有一个老东西,总是没羞没臊的跑去给她输入内力!”
“原来是你的情敌啊!”我说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为什么不接下这个任务啊,这样又能让白略欠你的情,你又能常常看到她。老头你太不主动了,把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拱手让人了!”
白爷道,“我总往那跑,你来烧饭啊?”
我心说,你又不是从早到晚都长在厨堂里了,我看八成是人家白略不愿意见你吧!
我时不时的找话题跟白爷聊天,这老头一直都是爱理不理的。
十万个鬼故事
走到寝室,白爷刚跨进门槛,转身就把我往外轰,“回你的执初轩睡觉去!”
“呦,这是还我自由了?”我笑道,“我还以为你要一直把我拴到分属呢。”
“你现在翅膀硬了,会飞!我拴得住你吗?”白爷道,“剩下这几个月安分点,虽然提前完成了巡习期的任务,但也不能总不在执初轩露面。”
“行,那我就每天在他们面前晃一圈。”我问道,“对了,我的肖愁呢?”
白爷“砰”的一下把门关上了,吼了一声,“厨堂!”
我笑笑,看来今天真把这老头气着了。
婚來昏去,郁少的秘寵嬌妻 沒有翅膀的angela
我也懒得再回厨堂,直接把肖愁收了回来。小心脏一裹,迈着四方步往执初轩走。
自从那三个执行上仙进了诛灵塔,这些仙灵们动不动就到处串门儿,这么晚了,路上还是有不少仙灵在闲晃。
我记得他们在刚知道自己的当家子进了诛灵塔时,一个个焦急难安,一脸愁容的。如今享受了十来天的家里没大人的生活后,好像每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经过赤尧和赤迅的事件后,这些仙灵看我的眼神,也从轻蔑冷漠,转变成了复杂交错。也许在我之前,他们从未见过一个身上存在着这么多变数的仙灵。
冤家路窄,抬眼看到了赤夜和三五个浮扇宫的弟子迎面走来。
我正想当没看见,绕过去,赤夜忽然移身挡在我面前,“呦,这不是那个一次抓了两个忤逆弟子,转头又送了三个执行上仙进了诛灵塔的功臣——赤目吗?”
旁边一个弟子说,“那两个弟子哪是他抓的,那是赤念带回来的,听说他当时还差点被赤迅咬死呢!”
“此话当真?”赤夜皱着眉,连“啧”几声,“这个赤迅也是不成气候,平时叫的那么嚣张,结果竟然连一个巡习下仙都摆不平,亏他还一天到晚的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
竹書謠之阿拾 文簡子
另一个弟子道,“所以说,这人还不是能太嚣张,说不定哪下,就把自己给玩死了。”
他们一阵哄笑,我刚想离开,赤夜伸出胳膊,折扇一开,“我话还没说完,你急着去何处啊?”
我说道,“没说完,你们就在这继续说,老子要去撒尿!”
赤夜不屑的笑笑,“我还没说什么呢,就把你吓到尿遁了?”
“是啊,你这么一说,我还越来越急了呢!”说着,我开始解裤子,“要不就在这解决了吧,你站这别动啊,我能用尿画出一把扇子来,这就表演给你看啊!”
“放肆!”赤夜大怒,猛的推了我一下。
骷髏兵的後宮
我马上调运内力想顺势抵回去,没想到的是,他这一推,我竟然毫无抵抗之力,一屁股坐在地上,接着一阵眩晕,虚汗直冒,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一定是刚才被那个乌龟塔,吸了不少内力。
我暗骂一句,那个乌龟塔简直是吸人于无形!在此之前,我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要不是碰到这些人,估计我回去倒头就睡了。
如果一直没有调运内力的机会,等我恢复过来时,也不会知道自己现在这么虚。
一个弟子笑道,“这个软趴趴的小狼崽,就是怅寻上仙一直想收的弟子啊?我看他们怅寻阁的气数……”他随即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瞪着他。
赤夜道,“怎么着?越来越不济,还不让人说了?你此番模样,即便进了怅寻阁,保不齐在哪次镇狩中就一命呜呼了。你要是真想为怅寻上仙好,我劝你分属时还是别选怅寻阁了,不然你去没几天,就要刷新了怅寻阁保持已久的镇狩零死亡记录了!”
我看着他,“你们想让我死,我就偏要活给你们看!”
赤夜走过来,蹲下道,“你想进怅寻阁,我就偏要你来浮扇宫!”他冷笑一声后,起身离开了。
围观的仙灵们看没热闹看了,也都散了。
我站起来拍了拍衣服,几步一飘的走回了执初轩。
赤墨正坐在寝房前看雪,从雪域回来后,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她。
“赤墨!”
赤墨看到我,有些惊讶,起身笑了笑,“你的假期结束了?”
“什么假期,是刑期!”我说道,“那老头看我无药可救了,所以决定把我流放了。”
走近后,赤墨怔了下,“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是吗?”我指了指头顶,“应该是天色不好,映的。”
赤墨看了看天。
我转移话题,“最近我一直在被我们家老头囚禁,上次灵符的事,还没有机会谢谢你。还有,因为我,你还被执初轩家法处置了,巡习期的唯一污点……真是对不住了。”
赤墨道,“都是朋友,说这些干嘛?不过,你还是应该谢谢绾尘上仙的。”
如白爷所说,这次果然又借了白沁的力。小粉和水墨手上的灵符,其实只是一张寻常符纸,寻常到药物司局也能做出来。但经白沁过手后,它就成了一张纸质的法器了。
赤墨说,小粉在行动前,曾找过白沁一次,当时赤墨刚好也在,虽然她马上回避了他们两个的谈话,但她总觉得,他们两个会忽然会面,一定是跟我有关。
结果第二天,白沁就要了赤墨的灵符,还在她的灵符上,施了一道仙力。
白沁知道,赤墨原本想等灵符练成后送给我,所以交代她,在小粉镇狩肖眸当天,就要把灵符交给我。
冥夫的秘密
赤墨的灵符本来只能护身,白沁注入了这道仙力后,它不仅能与小粉和水墨的灵符相通,还多了一个“反攻”的效果。
我猜小粉找白沁那天,他们就想到了赤尧可能已经偷练了禁术,但仅凭这点,还不足以致他死罪。
如果当即把他叫来问责,只会打草惊蛇,让他从此戒备心更强。这样一来,不但白略寝房烧毁的仇报不了,我还得一辈子都背着“放火犯”的头衔,而且,赤尧一定还会再找机会对我下手。
精灵守望者 夏尔邮递员
我说道,“你说你好不容易练了一张灵符,又送我了……你都送了我这么多东西了,我也不能总是白拿啊,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末世之重見光
“你要回礼?”赤墨问道。
我点头,“这肯定是要回的,光伸手拿,那我成什么人了!”
赤墨笑笑,“要什么回礼都行?”
“什么都行!啊……不过我这人手笨你也是知道的,你可能要等很长时间,但我一定会用心去做的!”
赤墨缓缓收起了笑脸,忽然很认真的看着我,“我要你……”
“啊?”我惊了一下。
然后她又补了两个字,“平安。”
我反应了好一会儿,问道,“你要我平安?”
赤墨点头,又露出了笑脸,“怎么样,很难做到吗?”
“不难,不难,这个马上就能做到,即刻就能做到!”
赤墨道,“你要一直做到。”
我一口答应下来,“没问题!”
赤墨笑了笑,转身回了寝房。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