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首輔嬌娘 txt-429 母子(一更)推薦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首辅娇娘
他的语气仿若世上最温柔的低语,他的目光也饱满了深情,然而太子妃依旧感到了一阵不寒而栗。
她整个人冻在那里,竟仿佛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宁王轻抚着她脸颊,低低说道:“琳琅,从你和本王一起害死萧珩的那一天起,你就已经摘不干净了,这个道理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太子妃眸光一厉:“我没有害他!是你!自始至终都是你!是你尾随我去国子监……是你杀了他!”
宁王抬手,抚了抚她的后脑勺:“如果不是你把他单独约出来,本王怎会有机会?承认吧,琳琅,你也是害死他的帮凶。”
“我不是!我从未害过阿珩!”太子妃伸手去推他,“我不想见到你,你走!”
宁王抚摸着她后脑勺的手倏然扣紧——
“琳琅!琳琅!”
“咦?春莹,你怎么在这儿?太子妃呢?你不是跟着太子妃一起去御书房了吗?”
不远处传来太子疑惑的声音。
紧接着是春莹心虚的回答:“太子妃她……”
太子妃冷冷地看着宁王。
宁王凶狠而无声地说道:“你知道该怎么做。别惹怒我,后果你承担不起,温琳琅。”
他松手。
太子妃一个踉跄险些跌在地上。
“什么声音?”
剩女回忆录:情陷异国恋
因为隔得太近,就在宁王松开太子妃的一霎,太子便已朝这边走了过来,他看见了面色苍白的太子妃与一脸温和平静的宁王。
他眉心一蹙,本能地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站在一起,哪怕那个男人是自己的亲哥哥。
“大哥?”他古怪地走过去。
宁王笑了笑,说道:“父皇宣我入宫去御书房见他,恰巧二弟妹从御书房出来,就碰上。”
原来如此,太子暗道自己多心了,宁王是他大哥,就算不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可毕竟是一个父亲,琳琅是他弟妹,他俩怎么可能有什么?
太子来到太子妃身边握住了太子妃的手,感受到她指尖的冰凉,他眉头皱得更紧了:“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啊?孤都说了你有伤在身,有什么事可以过几日再去向父皇禀报。”
“父皇把女学交给我,我理应仔细打理才是。”太子妃说着,感受到了来自宁王的死亡凝视,她不着痕迹地抽回被太子握住的手,“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殿下,我们回去吧。”
月夕节过后天气好似突然转凉了似的,早晚的风都带了几丝秋季的凉意,太子解下披风罩在太子妃的身上,悉心地为她系好丝带。
宁王目光灼灼地盯着二人。
太子妃抓住了太子的手,轻轻地拿开,自己接过丝带:“我自己来。”
“哦。”太子有些失望,他想给琳琅做这些小事,不过,大哥在这儿,他俩太腻歪了似乎真的不太好。
他转头看向宁王,宁王的眼底早已恢复了一片温润。
他说道:“大哥,我们先回去了,既然召见你,那你快去吧!”
宁王顿了顿,转身看向拥着太子妃离去的太子,开口道:“不如二弟随我一起去见父皇吧,好像是出了什么事,禁卫军都出动了。”
“这样吗?”太子有些犹豫。
宁王笑了笑:“算了,你要陪二弟妹,还是我自己去见父皇吧。”
他说这话时,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太子妃的脸。
太子妃感受到了无尽的威胁,她素手一握,对太子道:“殿下还是去看看吧。”
太子道:“孤不放心你。”
太子妃垂眸道:“有春莹陪着臣妾,殿下有什么不放心的?”
最终在太子妃的劝导下,太子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去了。
他去了才知道萧六郎让刺客抓了,下落不明,父皇要宁王带兵去找人,既然他也去了,父皇便也给了他一队人马。
大半夜不能回东宫陪琳琅,要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搜查萧六郎,太子憋屈坏了!
“真的,不就是长得像萧珩,又不是真正的萧珩,父皇干嘛这么器重他!还让我这个太子屈尊降贵去寻他!”
被太子苦苦寻觅的萧六郎此刻正安安静静地躺在信阳公主的床铺上,顾娇为他换上了最后一个吊瓶。
夜已深。
顾娇与龙一在屋子里静静地守着他,顾娇是坐在床边守着,龙一是坐在房梁上守着。
给萧六郎打完吊瓶后,顾娇趴在床沿上抵挡不住困意睡着了,龙一始终睁圆一双眼睛,像只不睡觉的猫头鹰。
月亮公主霸气喵
不知过了多久,整条朱雀大街都静了下来,屋子里只剩下几人平顺的呼吸。
忽然,屋门被从外轻轻地推开了。
一只洁白的绣花鞋跨过门槛,无声无息地落在了光洁如新的地板上。
破武空间 青葬腐朽
优雅的金色裙裾如浮动的金箔湖面,缓缓迤逦而过。
萧六郎睡得迷迷糊糊的,想睁开眼却没什么力气。
半梦半醒间,他感觉一只温柔的素手贴上了自己额头。
他不知这是谁的手,也不知究竟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那只手贴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等萧六郎彻底睁开眼时,只看见趴在自己身侧睡过去的顾娇。
他的手被顾娇握在手中,而顾娇的另一只手被她自己压在身下。
这个姿势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腾出手来去触碰他额头的。
所以,只是自己在做梦吗?
黑漆漆的,他又只醒了一半,一时间没意识到自己在哪儿,这环境、这气息并不让他生厌,也不让他感觉陌生。
他拉过被子盖在顾娇的肩头,拿出了顾娇那只被她自己压在身下的手,闭上眼,再次睡了过去。
顾娇暂时没宣扬萧六郎脱险的事,在梦里,她只知有人买凶暗算萧六郎,却不知那人究竟是谁,对方不知萧六郎已经安全了,指不定这会儿正在疯狂搜寻萧六郎的下落呢。
至于信阳公主这边,她貌似也没将萧六郎的风声走漏出去。
天蒙蒙亮,顾娇回了一趟碧水胡同,总要给家里人报声平安的,顺带着收拾了几套萧六郎的换洗衣裳。
其实若是揪出了幕后黑手倒还不怕了,可如今他们在明,敌人在暗,有些防不胜防。
顾娇想过了,信阳公主这里比较安全,只要信阳公主不开口撵他们,她就当作没看见她一脸的小嫌弃。
顾娇不知道的是,自己前脚刚走,太子妃后脚便来了。
她是来探望信阳公主的,同时,也有一件事要与信阳公主确认。
信阳公主昨夜睡得晚,差不多临近天亮才合眼,但院子里的丫鬟认识太子妃,明白她是信阳公主在意的人,还是将她请进了院子。
“奴婢去叫玉瑾大人。”小丫鬟是火。
太子妃道:“不必了,你们去忙吧,本宫自己去找玉瑾。”
玉瑾正在后院晾晒衣裳,她担任的是信阳公主府的家令司一职,正六品。
千年轮回之鬼役 酒醒时分
六品在京城并不算太厉害的品阶,但如果是信阳公主的心腹近臣就另当别论了。
太子妃自打记事起,玉瑾就随侍在信阳公主身边,是信阳公主最亲近的人之一。
“玉瑾大人。”太子妃走过去,客气地与她打了招呼。
以玉瑾的身份根本用不着亲力亲为去做这种晾晒的活儿,太子妃不由地多看了一眼,随后她就怔住了。
那是一件男子的衣裳。
信阳公主身边有暗卫,可太子妃不会认为玉瑾会去给一个暗卫洗衣裳。
“是侯爷回来了吗?”
太子妃第一反应是宣平侯回京了,来与信阳公主团聚了。
尽管二人感情不和,可到底是夫妻,宣平侯若是来了这里也不算太奇怪。
“啊,不是。”玉瑾摇摇头。
她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
这是萧六郎的衣裳。
玉瑾经过了一晚上的思考与观察,大概能确定萧六郎的身份了,但……公主还什么都没说,那她也不能提前往外说。
太子妃见玉瑾难以回答的样子,脑海里闪过了听到的某些谣言–––信阳公主与宣平侯夫妻不睦,宣平侯在外风流无度,信阳公主也……也有自己的面首。
这当然只是谣传而已,太子妃从来都是不信的,可眼下这身男子的衣裳……
“你别误会,不是公主,是……是我。”玉瑾决定自己背这个黑锅!
太子妃的眸子里掠过一丝极强的错愕。
玉瑾清了清嗓子,道:“还请太子妃替我保守秘密。”
太子妃回过了神来,说起来这位玉瑾大人也是奇女子,一生未嫁,若是在外头指不定被人戳脊梁骨戳成什么样了,只因她在公主府,有信阳公主庇护着,没人敢当面给她难堪。
这不失为一个拉拢玉瑾的好机会。
太子妃笑了笑,说道:“玉瑾大人放心,我今日什么也没看见。”
“有太子妃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玉瑾简直笑比哭难看。
信阳公主还在睡,总不能把她吵起来,太子妃自问自己还没这么大的面子,她决定改日再来。
她辞别玉瑾,在路过信阳公主的屋子时,屋内传来动静。
她以为是信阳公主醒了,打算进屋去给信阳公主请安,却被从房梁上跃下来的龙一结结实实地挡在了门口。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