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江湖梟雄》-第一四八一章 斷開的天珠熱推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在雀哥一行人成功从大筝手里劫走张鹤的同时,一道骑着摩托车的身影,也沿着山上的小路进了村子,停在了路边的广源食杂店门前,然后车上的汉子步履匆匆的推门走进了屋内,看着坐在火炉边正跟阿豹聊天的村主任开口道:“宋主任!大事不好了!你抓紧打个报警电话吧!”
“这一大早上的,你喝假酒了?我报什么警啊?”刘主任有点懵的问道。
“是这样!刚才我上山去搂柴火!发现有两伙人在西山鸳鸯地的树林子那边干起来了!而且还开枪了呢!我当时想报警,但是发现手机落在家里了!”中年呼吸急促的开口。
“开枪了?这都封山禁牧了,咋还有人带着枪上山呢?是不是村里小六儿他们几个,又拿着自制的洋.炮上山打兔子去了?这几个不省心的玩应!”刘主任脸色难看的骂道。
“不是小六儿他们!是两伙陌生人!又是动刀又是动枪的!我离老远看了一眼,把我屁都给吓凉了!对了,我好像还看见了老张家那个小子!”中年继续开口。
“张家?哪个张家?!”阿豹听这个话茬,越来越感觉不对劲。
“就是营子里张文才蹲监狱的那个小子!当时有一伙人要抓他,但是他好像被另外一伙人给救了!”中年之前在山上看的也不是特别清晰,按照自己的想法猜测了一下。
“张鹤?”刘主任楞了一下,看向了阿豹:“你不就是要找他吗?”
“我问你,他们人在哪呢?走了吗?!”阿豹从椅子上站起来,语气激动的问道。
“没有,我是骑着一脚踹从小路下来的,他们走大路的话,还得十多分钟呢!现在报警,估计乡里派出所还能在县道上堵住他们!”中年摇头。
“刘主任!我得去看看!这边你处理吧!记住,这事绝对不能经官!”阿豹说话间,敞开自己的手包,把里面的六七万现金全倒在了桌子上,然后带着几个青年就奔着门外跑去。
“主任,这谁啊?”中年直到阿豹走后,才稀里糊涂的问道。
“你别管他是谁!来,这两万块钱你拿着过年花!然后就回家喝酒去吧!”刘主任在桌上拿起两万现金,给中年递了过去:“记住,刚才山上的事,你就当没看见,明白吗?”
“啊?”中年楞了一下。
“啊个屁啊!要钱的话,你就拿着回家,不然你就报警,没人管你!”刘主任摆了摆手。
“那我肯定要钱啊!白给的谁不要啊!再说了,老张家那小子的死活,跟我有鸡毛关系!”中年听见这话,毫不犹豫的接过了两万块钱,呲牙一乐:“那你再赠我二斤猪头肉呗?”
“操!自己割吧!”刘主任无语。
……
下山的道路上,雀哥他们的越野车正加速行驶。
“嘭嘭!”
车内,那个被二河挡了一刀的青年愤然抬手,对着张鹤脸上就是两拳,把他打得鼻血横流:“艹你妈!你挺JB猖啊!跟谁都敢舞刀弄枪的,是吗?!”
“去你妈的!”
此刻张鹤的手腕子已经被靠在了后排车门上方的把手上,但挨揍之后,身体还在往前窜。
“嘭!”
旁边的雀哥见状,对着张鹤头上砸了一枪把子,然后把枪口顶在了他的小腹上:“真想死啊?”
“想不想死,我说的算吗?”张鹤目眦欲裂的反问道,在监狱里蹲了那么多年,再加上身背命案,所以他的心理素质,还是够用的。
“可能不算!但是能活多久,你还是可以做主的!”雀哥顿了一下,也没跟张鹤绕弯子,直言开口道:“我们是为了安壤隽星酒店的命案来的!”
张鹤听见这话,登时沉默不语。
“我们既然能找到你,你再犟嘴也没用了!所以我问什么你说什么!”雀哥盯着张鹤的眼睛,继续道:“病秧子在哪呢?”
“不知道!”张鹤硬扛着开口。
“他没跟你一起跑?”雀哥再问。
“不知道!”张鹤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你们这次办事,是有人指使的,还是病秧子带的头?”雀哥又问。
“不知道!”张鹤语罢,闭着眼靠在了座椅上。
“哥们!这么整就不合适了吧!我给了我一刀,我都没说什么!但你要是一问三不知,可是在逼着我收拾你啊!”二河攥着一条毛巾用来止血,眯眼道:“你该不会真不怕死吧?”
“我说得越多,死得越快,不是吗?”张鹤嗤笑一声。
“行啊!那咱们就换个地方聊!等你真跟我们回到安壤,就不是用这种方式审你了!”雀哥也知道张鹤刚刚被抓,此刻正是心里充满戒备的时候,于是也没硬逼他,点燃了两支烟,自己留下了一支,又给张鹤嘴里插上了一支。
“嗡嗡!”
与此同时,对向的车道上也有一台越野车驶来,而驾车的靖嘉并未多想,提前向一侧进行了规避,结果那台车居然迎着他们冲了上来。
“我艹!是对伙!”看见这一幕,靖嘉发出一声惊呼,迅速踩下了刹车踏板。
“哐!”
阿豹那台车迎着雀哥他们的车冲上来,硬生生的怼了上去,随着碰撞声起,两台车的保险杠同时炸裂。
“他妈的!对方还有人!”二河发出了一声咆哮。
“趴下!”
雀哥看见从对方车里伸出来的一根枪管子,在后座按住了副驾驶二河的脑瓜子。
“吭!”
枪声泛起,雀哥他们的车窗被掏出了一个大窟窿。
“艹你妈!”雀哥一声暴喝,也把枪掏出来,开始往外面接连扣动扳机。
“砰砰砰!”
“吭!吭!”
枪声在山路上不断咆哮,两台车很快千疮百孔,阿豹他们在雀哥的压制之下,也躲在了车后。
“不能退!得往上冲!你们坐稳!”靖嘉埋头躲在方向盘后面,把车挂上爬坡档,猛踩油门。
“咔哒!”
雀哥在靖嘉喊话的同时,也换好了一个弹匣:“走!”
“咣!”
两车再度碰撞,雀哥他们的车直接把阿豹那边的车顶到了路边,向前窜去。
“砰砰砰!”
躲在车尾的阿豹等人见状,全都开始对着这台越野车射击,在车身上留下了无数弹孔。
“砰砰砰……”
雀哥趁着对方开车的同时,也开始疯狂的扣动扳机,将阿豹身边的一个青年放倒之后,枪口下压,对准了轮胎。
如果不在墨尔本
“叮当!”
随着子弹在轮毂上溅起火星,那台车的轮胎也瘪了下去。
星灿
“嗡嗡!”
靖嘉冲出去之后,把车挂回前进挡,开始加速逃离。
“豹哥!黄胖子中枪了!”一个青年扶着倒地的队友,大声咆哮了一句。
“扶他上车!追!”阿豹此刻顾不得队友的死活,迅速换了一个弹匣。
“没法追!车身左侧的俩轮胎全废了!”另外一人看着瘪下去的车轱辘,同样磨着牙喊了一句。
……
雀哥他们躲过阿豹他们的一轮袭击之后,靖嘉瞬间冲出去了接近一公里的距离。
“别走大路!绕小路走!”雀哥此刻也是惊魂未定的喊了一句。
“雀哥,你的胳膊怎么了?”二河转头,发现雀哥的衣袖上都是血,提高了音量。
“没事!子弹擦了一下皮!你们都没事吧!”雀哥见二河跟靖嘉,还有另外一个青年都没事,这才松了口气,看向了身边的张鹤:“你……你他妈怎么了?”
“咕噜噜!”
此刻张鹤的脖子下方,有一个正在不断冒血的弹洞,喉咙里也发出了血液上涌的声音,之前雀哥他们都在低头躲着,但张鹤的胳膊被铐在了扶手上,所以在枪战的时候,完全就是个活靶子。
“我艹!这他妈的……还有救吗?”二河见状,同样懵逼。
“看出血量,是伤到了动脉,没救了!”雀哥冷着脸看向了张鹤:“能听见我说话吗?能就点点头!”
“刷!”
张鹤犹豫了一秒,点头。
“被你杀的那个医生,是我们的人!我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现在你肯定活不成了!但我跟你保证,等你没了之后,会把你埋在你们家的祖坟里!然后把坟给修好!”雀哥做了个深呼吸:“能告诉我病秧子在哪吗?”
“……死……死了!”张鹤说话间,嘴里哗哗流血。
“死了?”雀哥蹙眉。
“他是被……被人……雇的……那人……要……杀我们……灭……口,他们都……死了……就我活着……哇!”张鹤说完这句话,吐出了一口黑褐色的血液,身子先是一挺,然后便向前倒了下去。
“哎!哎!”雀哥看见张鹤的动作,一把攥住了他的衣领子:“雇他的人是谁啊?!”
“雀哥,别晃了!人凉透了!”二河转身看着张鹤涣散的瞳孔,微微摇头。
“妈的!”雀哥烦躁的骂了一句。
“雀哥,这是啥啊?”张鹤旁边的青年侧目看了一眼,发现张鹤胸前那枚天珠只剩下了半截,露出了里面的一个U盘插口。
“张鹤随身带着这东西,会不会跟雇佣病秧子的人有关?”二河挑眉问道。
“或许吧!如果张鹤没撒谎的话!他这一死,隽星酒店的线索,可就彻底断了!”雀哥此刻心情很乱。
“未必!因为对方的人,并不知道张鹤没了!他们只要往下查,咱们就有机会!”二河思维很快的插了一句。
“也对!不管怎么样,先脱身吧!”雀哥听见这话,脸色才算缓和了一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