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大明鎮海王笔趣-第846章,寸步難行推薦


大明鎮海王
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大明镇海王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王鏊一听,顿时就更怒了,刚刚本来就已经怒火中烧了,现在没想到连自己府上都出了这样的事情。
下人离开,有钱买不到东西,自己这是成了世界公敌了?
“我就不信了,这天底下就没有讲理的地方了,他刘晋可以一手遮天了。”
王鏊怒气冲冲,觉得这一切都是刘晋让人针对自己的。
自己投资的商行要退自己的股,自己家族这边建造的工厂、拥有的海船也被针对,还有自己的下人都离开自己府上,这是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自己还没死呢,也仅仅只是丢了官职,这刘晋是要对自己赶尽杀绝了。
“给我备车,我要去拜访刘阁老。”
王鏊怒气冲冲,准备去找刘健、李东阳他们好好的说一说自己的遭遇,他要联络各方,狠狠的反击刘晋,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老爷,车夫他回家了。”
王宣看了看王鏊,无奈的说道。
“你们谁会驾车的,现在马上去驾车出来。”
王鏊微微一愣,接着冷冷的说道,人就往外面走去。
坐上四轮马车,王鏊依然怒气冲冲,习惯性的拿起车上的报纸看了起来。
今日大明早报在最显眼的头版位置上面用极其尖锐的词语讲述了这件事情。
这是在剥夺普通家庭子弟受教育的权力!
大明早报详细的讲述了刘晋所开办新式学校的目的和初衷,刘晋办学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能够让更多的贫寒子弟能够到学校去读书识字,学到一些有用的知识,知晓一些做人、做事的基本道理,同时也是培养忠君爱国的思想和价值观。
刘晋有钱不自己享受,而是慷慨大方的办学校,许下心愿,希望有一天每一个孩子都能够进学校读书识字。
如此善行,现在却是被人攻讦,认为刘晋所办的新式学校是在祸国殃民,动摇江山社稷,这是对刘晋无端的最大侮辱和攻击。
大明早报上面更是尖锐的指出,这是以王鏊为代表的酸臭腐儒要垄断知识、垄断教育,要剥夺普通家庭子弟读书受教育的权力。
自古以来读书的耗资都非常大,根本就不是普通家庭子弟能够承受的,只有家底殷实的家庭才能够支持一个孩子去读书。
而对于普通的家庭孩子而言,想要出人头地,最好的办法那就是去读书,唯有读书才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
刘晋每年自讨腰包,上百万两的银子拿出去办学,免费的教育,还有午饭可吃,这是为了无数贫寒家庭的子弟能够有一个翻身的机会,能够有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
而且他们的要求很简单,并不和你们争夺科举考试的名额,仅仅只是为了读书识字,获取知识,在长大之后能够拥有一技之长,能够获得一个好的工作,过上富足的生活。
如此简单而已。
可是偏偏如此简单的事情,如此大善之行,却是被王鏊批判的一无是处,更是上升到了祸国殃民、动摇江山社稷的地步
……
“一派胡言~”
王鏊看着大明早报,越看越生气,直接将报纸给撕成碎片。
自己又没说不让普通家庭子弟读书,又没说不让他们去考科举。
自己只是说这些新式学校不教四书五经,只重旁门左道,这是本末倒置,应该要关闭,要整治,可没说要垄断知识和受教育的权力。
王鏊当然不懂,他出身书香门第,他父亲是知县,家底自然不用说,供他读书没有任何的问题。
他根本就不明白一个贫寒家庭子弟读书是有多难,这上私塾需要缴纳的束脩、逢年过节给老师的孝敬,这都还是小头,但随便一个都是足以压垮普通家庭的骆驼。
更何况,这读书所需要的书本、笔墨纸砚等等,还有读书就要去参加考试,每次考试又要花费很多,结交朋友、同窗、孝敬前辈等等,那一处不要花银子?那一处的花费能够便宜?
普通老百姓一年到尾也吃饭都是一个问题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粮去供应家里的孩子读书。
纵然是现在,在京津地区,老百姓的收入增长了,物价便宜了,很多人能够供应孩子去读书,可是供一个孩子读书考科举,它就是一个无底洞,再多的银子都不够花的。
关键是大明朝廷这边的运转缓慢,京城这边人口迅速的膨胀,但是学校和私塾却是并没有相应的增加。
唯有刘晋一直以来都在不断的兴办学校,招收学生,还是不要钱的那种,这才让很多家庭的孩子能够有书可读。
他王鏊当然不懂,正如这个时代高居庙堂之高的大臣们哪里会懂的民间疾苦。
正如后世的有钱人家的孩子觉得穷应该就是有一套房,有一辆七八十万的车,再加上百来万存款。
殊不知在他们觉得是穷人的样子,对于老百姓来说都是已经高不可攀的目标了。
朝堂之上的大臣自然是不会懂老百姓的穷苦,不会明白普通家庭供应孩子读书是何等的艰辛。
所以王鏊觉得报纸上是在一派胡言。
很快,王鏊乘坐的马车就来到了刘健的府上,不过刘健并不在家,还没有下朝,应该是被弘治皇帝留下来商讨国事了。
没有办法,王鏊又只能打道回府,走到半途,看到了一处酒楼——雨花楼。
“停车~”
王鏊想去这雨花楼尝尝这雨花楼的羊肉火锅。
以前他就经常来,这雨花楼的羊肉火锅在他看来是整个京城做的最好、最正宗的,挑选当年最嫩的肥羊,切成薄片,轻轻涮上几秒,再沾上酱料,品味极致的鲜美,味道让人流连忘返。
“来一间包间~”
习惯性的走进雨花楼,管家王宣对着掌柜说道。
“好~”
张掌柜的好字只说到了一半,很快就看到了是王鏊,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都是老顾客了,岂能不知道这吏部尚书王鏊王大人。
“不好意思客官,今天我们雨花楼的包间都已经满了~”
张掌柜话锋一转说道。
“那就随便找个桌子吧。”
王鏊想了想说道,来都来了,没包间就没包间吧,反正家里面仆人都走了很多,也没饭吃。
“不好意思,这桌子也都被人预定了,真没办法招待您。”
张掌柜又笑了笑说道。
“你当我们眼睛瞎了啊,你这里到处都是空桌子,您竟然说都被人预订了,你这是不想做生意了?”
王宣一听,顿时就怒了,一把抓起张掌柜说道。
“哎哟,我哪敢做您们的生意啊。”
“你们都是高高在上的神仙,都是饮风吸露,哪里还需要和我们普通老百姓一样吃饭啊。”
张掌柜将王宣的手推开,言语之中的讽刺已经很明显了。
他张掌柜的孩子就在刘晋所办的新式学校读书,而且他觉得新式学校交出来的孩子很不错,自己的儿子学的很好,不仅仅会算术,而且也懂事,知道的东西很多。
现在这王鏊竟然要说要关闭这些学校,正如大明早报上面所说的,这是要让他们这些普通人翻不了身,永永远远、世世代代都目不识丁,这样才会愚笨,被他们这些人给世世代代统治、管理着。
“走!”
王鏊算是听出来了,顿时就阴沉着脸直接离开了雨花楼,再待下去也是自讨没趣。
和 親
“呸~”
“什么东西,刘公子所办学校,又不要钱,又都是传授有用的知识,竟然被你说成祸国殃民,动摇社稷。”
“呸,老东西,怎么不早点去死。”
看着王鏊和王宣往外面走去,张掌柜对着两人的背影连连吐口水,声音都说的很响亮,摆明了是说给王鏊听的。
“你~”
王宣怒了,自己老爷堂堂吏部尚书竟然要受你这个市井小民的侮辱,这口气怎么忍的下去,撸起袖子就要修理这个掌柜。
“来啊,来啊~”
“你怕你啊~”
“大家都过来看看,都过来看看。”
“这个人就是王鏊,那个吏部尚书,说是要封掉学校,要让我们这些普通家庭的孩子不能读书,要世世代代让我们当愚民,要断掉我们希望的人。”
“我刚刚就是说了他两句,他现在竟然要打人。”
张掌柜一看,却是没有丝毫害怕的,扯开嗓子就开始喊了起来,顿时周围的人都聚集过来,一个个齐刷刷的看向王鏊和王宣。
“他就是王鏊啊~”
“原来就是他说要关掉学校,要断掉我们普通家庭子弟希望的?”
“对,就是他,说什么新式学校祸国殃民、动摇江山社稷,这好端端的办学,好端端的教人读书写字,就是因为没有教四书五经,他们就要关掉这些学校。”
“怎么多学校,成千上万的孩子要读书,他嘴巴一张就要全部毁掉,真是可恶至极!”
“原来你就是王鏊啊,我儿子要是不能上学,不能有一个好的工作,我非要泼你一身臭粪不可!”
有泼妇一听,顿时就忍不住指着王鏊说道。
“对,我们的孩子要是不能读书,他也别想好过。”
其他人一听,顿时就纷纷跟着嚷嚷起来。
至于王鏊看着群情激愤的众人,整个人都被吓傻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