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愛下-第一百章 重回德雲觀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王龙七走了,连夜打车走的。
他嫌德云分观的众人收拾行李太慢,自己租了辆四匹马拉的车驾,日行一千、夜行八百,火速奔赴杭州府去了。
而德云分观的众人慢悠悠又收拾了两天,尤其老杜,还要和邻里街坊都打个招呼,说一声哥们儿要南下发财了,这才施施然离开。
道经有云,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其实如果是李楚自己的话,他虽然没试过长途御剑,但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大不了中间歇一歇,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赶回杭州府。
但是还要带着三个累赘,就不成了。
以他那个御剑的强度,等闲人上去坐半个时辰,不太一定能活着下来。
是真的会“升天”。
不过反正离过年也还有些日子,几个人也没着急,缓缓南行,就当游山玩水了。
去的时候还只有李楚和狐女两个,回来的时候就多了一老一少,也颇为奇妙。
萌宝9块9:妈咪免费咬一口
等到了余杭镇时,正入腊月。
虽然不似北方那般顶风冒雪,但江南的冬,更别有一番沁骨的寒意。
车行到十里坡,转过德云观的位置,狐女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哇。”
李楚掀开车帘一看,也小惊讶了一下。
十里坡上高高矗立着一座高大的道观,周遭院墙连绵,后院的规模显然也扩大了许多。内外装潢都是新的,看上去金光闪闪,富丽堂皇,真有几分道教名门的气象了。
恍惚间,竟真有些认不出了。
随即李楚心中便平添了几分欣喜,规模大了,人手也多了,道观今后就可以敞开了接客了。
没等几人下车,就打观中迎出了几个人来。
当先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士,衣袂飘飘,满满的高人风范胡乱溢出来,溢的满山满谷都是。
正是李楚的老恩师,余七安。
老道士后面跟着一位活泼靓丽的小姑娘,白得亮眼,笑似月牙儿。
正是德云观的吉祥物,小锦鲤。
小锦鲤的身后跟着一个相貌淳朴的青年,一脸温暖纯真的笑容。
正是勤劳的打工人,万里飞沙。
可以说,这座崭新的德云观里,有一小半的砖都是他搬过来的。
见到李楚他们回来,余七安轻咳一声,一摆手。
身后人便分成两队。
当然,本来也只有两个。
小锦鲤和沙师弟分开队列,一起鼓掌,“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李楚也露出微笑,“师傅,为何要摆出这番阵仗?”
“既是欢迎你们回家,更是欢迎我们道观的新成员啊。”
余七安朝杜兰客和小肥龙伸了伸手,“欢迎。”
杜兰客受宠若惊,连声道:“不敢不敢,徒孙杜兰客,见过师祖。”
余七安豪气的一摆手:“嗨,叫什么师祖,我痴长你几岁,叫我声哥就行。”
他相貌显年轻,杜兰客相貌显老,两人站在一起,倒真跟哥儿俩似的。
杜兰客又连声道不敢不敢。
他是真的不敢,要是管余七安叫哥,那今后管李楚叫什么?
各论各的?
小肥龙也很高兴,接连:“嗐嗐,嗐嗐!”
“哟。”余七安眉开眼笑,“小东西还挺有礼貌,上过学的啊?”
“咦?”狐女看向他:“观主你也懂龙语?”
“嗨……”余七安摆摆手,“略懂、略懂。”
“想当年游历天下,也和龙族有过一丢丢的交情,当时多少学了一些,就想着……技多不压身嘛。”
……
后院的景致,倒是和以前相差无几,保留了那个狭小而温馨的配置。
一株老槐树,一口盖得严严的井,一张石桌,几张石凳。
众人围坐在石桌旁,缓缓讲述起这阵子的见闻。虽然有法宝能够远隔千里联系,但每次用时都要给余七安上香,毕竟没有面对面这么方便。
听完李楚讲述的大概,余七安欣慰地点点头,“这次徒儿你做得不错,成功救下了我儿子,又挽救了神洛城,可谓功德无量。”
旁边的杜兰客好奇地问道:“师祖,您真是郭小宝的爹?”
余七安一瞪眼:“自然。”
“可是……”杜兰客挠挠头:“那北地的郭党首领……”
余七安意味深长地说道:“那是他的父亲。”
杜兰客:“?”
“你还年轻……”余七安拍了拍他的肩膀,“多在江湖上混几年,总会长见识的。”
杜兰客点点头。
确实。
这几个月,他在这一对师徒身上长的见识,比以往几十年都多。
方方面面的。
聊了一会儿,李楚又发问道:“师傅,弟子还有一个问题。”
这个模式师徒俩都很熟悉了,以往德云观还没有这么大没有这么热闹的时候,小道士就经常这样突然地向老道士问问题。
余七安也一抬手,“但说无妨。”
李楚问道:“师傅可知道,究竟何为仙缘?”
“哦?”余七安微微一笑,“看来是白龙寺那大和尚给你讲了不少啊。”
“是小和尚。”李楚道。
神级兵王闯花都
“对。”余七安一拍额头,“那就是个没出息的货,每次刚恢复了巅峰修为,不等长大,就急着再转世,仿佛他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刷新人间地仙的转世记录。不过……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多次转世吗?”
李楚自然不知道,便摇了摇头。
“他当然也不会告诉你。”余七安笑道:“因为以前一直流传一个说法,所谓仙缘,是在出生那一天就注定了的。虽然不一定是什么,但没有就是没有。”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这一世似乎又没有获得仙缘的希望,就会放弃继续修炼,转下一世重修,希望能获得仙缘的青睐。”
一寸
“他的修为又确实蛮高,加上佛门的转世功法有独到之处,居然真被他修出了八九世。”
李楚点点头,这才了然。
就像是……
为了提高中奖几率而不停地开小号抽奖?
“而仙缘本身是什么,我自然也不会知道。”余七安又继续说道,“若我知道,那我哪还会留在这里?”
“不过我知道,那仙缘绝不是一个东西。”
“不是东西?”李楚重复了下。
“没错。”余七安拈了拈胡须,“它不是一件可以供人争夺的东西,而是某种只能等待降临的缘法。它就在这百年间,就会降临在这江南之地,但究竟是哪里,就没人能再算的出了。即使是古往今来排得上号的神算、妄天老者,他豁出了性命,也无法再深入一步。”
李楚微微露出沉思的神情。
余七安反问道:“你想要仙缘?”
“不是。”李楚摇头,答道:“弟子只是好奇,它会以怎样的形式存在……”
他没说完的是。
其实他有些怀疑,所谓仙缘,有没有可能是一场穿越、或者一种打怪升级的系统……
这样一来,自己的奇异似乎就可以得到解释。
“呵呵。”余七安又笑了笑,“何必去想呢?”
“嗯?”
“既然是仙缘,那自然是能成仙的缘法。”余七安看着李楚,似乎洞悉了他的心思,“到了要成仙那天,自然就知道了。在那之前,就算你再劳心劳神,又怎么能想得出答案呢?”
李楚缓缓点头,“师傅说得对。”
这是一件不可能想得出答案的事情。
但是自己只需要继续升级,说不定就能看到答案。
这边德云观的人正在畅聊,忽然前殿又传来叫声。
“李楚……”
只听两个字,就知道是刚刚分别几日的王龙七。
李楚看过去。
才几天不见,怎么他就急成这个样子?
嘭的一声,王龙七冲到后院,被门槛一绊差点摔倒,但他顾不得旁的,踉踉跄跄的同时连声喊道:
“李楚,出事了!我爹……出事了!”
“李楚李楚出事了!我爹……我爹出事了!”
“别急,你先说清楚……”老道士抬手,柔声安抚道:“是我徒弟出事了,还是你爹出事了,还是我徒弟是你爹?”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