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穿到三千小世界裏當炮灰-第298章展示


穿到三千小世界裏當炮灰
小說推薦穿到三千小世界裏當炮灰穿到三千小世界里当炮灰
苏千寻倒是没有继续和她探讨下去的冲动。
只是道:“这样啊,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转头不再搭理她。
她只是在猜测,云上为什么会找元音音双修,是因为喜欢?
她不觉得。
如果喜欢,必然会帮她巩固修为,可看元音音现在这模样,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看样子,这个云上尊者,很有问题。
前几日苏千寻见到过他,那时候乾坤镜与她说过,云上身上的修为又进了,估计很快就要买入渡劫期了。
而且他的修为和元音音的不同,虽然也是双修而来的,但却没有丝毫虚浮。
所以,着其中不然有着什么联系。
但到底是什么样的联系呢?苏千寻一时之间还猜测不到。
“主人,我们身后跟着一个高手。”
就在这时,乾坤镜提醒了苏千寻。
苏千寻心思一顿,“知道是什么人吗?”
系统立马抢答:“我知道,是云上那斯。”
“云上?”苏千寻拧眉,“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他的样子,是特意跟在后面。
难道是为了保护元音音?
她不觉得。
云上或许有点喜欢元音音,但她觉得,他更喜欢的,应该是他自己。
海捕文书 王老吉
苏千寻的直觉告诉自己,或许,和自己有关。
但其中的原因,还得深究。
“系统,你帮我盯好他,如果他有什么异动,第一时间通知我。”她可不喜欢被人背后下黑手。
“明白小主人。”
系统跃跃欲试。
乾坤镜:“主人,我不喜欢这个人,感觉他身上的气息根本不纯粹,他这样的人,即使真能修道飞升,也绝对不可能读过”
……
乔己颔首,抿唇,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父母,原来这么的好。
次元 法典
然后,他们一起去了乔然养母的家里把他养母给接了过来,送到了乔家的私人医院里,请了保姆转们照看,安排乔己转学到了更好的学校之后,再次到乔宅跟苏千寻道谢。
这一次如果不是苏千寻,他们的孩子或许会受更多的伤害,被人侮辱,欺压。
苏千寻倒是挺实际的接了他们的道谢,顺便给他们准备了见面礼。
几天后,姜媛也从岛上回来了,表示她离开之后,顿时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他们离开岛上之后还去了欧洲购物,她还给苏千寻带回来了一大堆的礼物。
苏千寻完全不客气的照单全收。
绝对武者
在之后,时间就到了男女主结婚的日子。
苏千寻想当然贰的收到了请帖。
乔然因为临时有事,大概得稍微晚点到;姜媛也还没来,苏千寻就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打起了盹。
我的老婆是魔女
“苏千寻。”
耳边响起了嘈杂的声响,苏千寻皱眉,凤眸微微睁开。
“周琳灵,是你啊。”
一个一直喜欢跟苏千寻抢东西的人,从小到大,成绩,朋友,甚至的男朋友,未婚夫。
周琳灵喜欢乔扬,所以她很不喜欢从小就占着乔扬未婚妻身份的苏千寻,两个人抢了那么久,最后却被别人给抢走了。
周琳灵不舒坦了,当然也就不想苏千寻舒坦了。
“苏千寻,你今天来不会是为了抢婚的吧。”
苏千寻:“我已经结婚了,到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的周大小姐,这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周琳灵冷哼一声,“妆模作样。”
“什么妆模作样?”
乔扬突然出现在后面,走到苏千寻面前。
“阿寻,你怎么躲这来了,小菲刚才还在念叨你呢。”
凌菲对苏千寻的印象很好,当然,其中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她心中有歉。
嵐 少
终归是她抢了她的未婚夫,是她对不起她。
所以即使原主之前一直针对她,凌菲也从来没有说过她一句坏话。
边上的周琳灵瞪大眼,仿佛没有想到一般。
苏千寻笑着站了起来。
“刚好,我也不想继续在这里听苍蝇念经了,嗡嗡嗡的,很烦人的。”
说话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眼周琳灵,气的她咬牙切齿,可又不愿意在乔扬的面前露出那样的形象。
“乔扬哥。”
她温柔的喊了一声乔扬。
乔扬回头,仿佛才看到她一样。
“琳灵啊,你爸妈呢?”
好歹是从小就认识的,乔扬也不至于给她脸色看。
周琳灵摇头,还想说什么,就看到乔扬和苏千寻有说有笑的走了。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苏千寻上面时候和凌菲这么好了,一看就是装的。
随后,苏千寻去和凌菲说了一声恭喜,给了红包之后又找了个地方继续窝着。
直到婚礼结束,乔然这才姗姗来迟,接了苏千寻回家。
婚礼上苏千寻喝了不少果酒,这会儿正晕乎乎的靠在他怀里睡着。
实际上她早就困了。
乔然亲亲她的额头,苏千寻迷迷糊糊的半睁眼。
“没事,继续睡吧。”
“唔。”她唔了一声,子啊他怀里蹭了蹭,继续睡着。
“走。”
乔然对着司机说道,司机马上发动油门离开。
这个世界是乔然先一步离开的。
回光返照的时候他笑看着她。
“这一次,终于轮到你看着我走了;其实一直都没和你说过,每次我看着你闭上眼,没了呼吸的时候,即使知道很快能再见,我的心依旧疼的不行。”
他是真的希望,如果有一日他们真的回从这个世界彻底消散,他一定让她先走,因为他不想看到她难受。
“嗯。”苏千寻也笑着,“我看着你走,然后很快就会来找你。”
第一次,她的心里有种酸涩的感觉,很难受,难受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原来,看着人离开,这么难受啊。
两人一辈子都没有孩子,离开之前,乔家的公司已经全部交到乔己的手上。
这个曾经懵懂的少年,也已然成长成了一个成年的男人,如今,已过中年。
苏千寻离开的时候,乔己在一旁忍不住掉泪。
这个在他最绝望的时候把他拉出深渊人,是他这辈子最尊敬的温柔。
如果没有她,便没有如今的自己;如今,连最后一个亲人都开了,乔己再也忍不住了。
“嫂子,一路走好。”
威风吹过,仿佛他们第一次相见之时,她笑看着自己的温暖眼神。
苏千寻这次真的是被疼醒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