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346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起點-第0692章關平終於得到了跳舞的機會,儘管短的一塌糊塗鑒賞-vs0v4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涪县县令呂乂听到关平的话,自动为张裕说了一番厉害的话。
他父亲本是护送刘焉入蜀的旧人,因道路阻塞,不能返回中原,遂一同留在蜀郡,死的早。
故而吕乂因父亲的交情,受到照拂,再加上本人也心地善良,体恤百姓,做到了今天的位置。
“关小将军有所不知,南和先生他最为擅长的是相面。”
“相面?”
关平瞥了一眼张裕,看样子是另一个流派,跟赵达利用星象,不是一个路子。
张裕并未搭话,这方面他自是有着自信。
“我听闻邓芝前去请南和先生相面。”
吕乂并未开始蓄须,见张裕没有阻止,遂继续开口道:
“南和先生言邓芝年过七十后,官至大将军,并能够被封侯。”
“邓芝?”
关平挑挑眉,这个人的名字有些熟悉。
“此人乃是名将邓禹之后,定居蜀地,但无人了解启用他,故而前来寻我。”张裕解释了一番。
“那邓芝现在何处?”刘备倒是来了兴趣,想要见一见。
“哦,也对,想必早就在季玉这里高就了。”
“听闻巴郡太守庞羲好结交士人,邓芝他便前往依附他了。”
张裕倒是给出了解释,暗地瞥了一眼刘璋。
刘璋脸色有些不悦,这不是当众打他的脸吗?
蜀中士人竟然不来投靠他这个益州之主,反倒去投靠庞羲,这同时也让刘璋越发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请刘备来益州,是来对了,否则怎么才能压制得住这帮骄兵悍将呢!
“那敢问邓芝多大岁数了?”关平追问了一句。
“如今三十三岁了。”张裕并没有隐瞒。
“哦,高,实在是高!”
关平伸出手指头,表示这番相面的法子,自己也会,万一邓芝没活到七十岁呢!
预言家直接说了四十年后的结局,这碗鸡汤够持久。
可关键则是在于邓芝他是觉得自己七十岁是大将军,朝着这个目标奋斗;
还是觉得自己能当上大将军,就混吃等死!
关平则是默默想起了“黄袍加身”的典故,可惜现在人家是在“送外卖”。
他瞧了瞧张裕的这个岁数,怕是活不过邓芝。
到时候邓芝想找人,可没处说理去。
“怎么,关小将军也想要相面?”吕义看着关平如此感兴趣笑了笑。
“倒也不是不可。”张裕倒是来者不拒。
“大可不必,在江东的时候,半仙赵达已经为我测算过了。”
关平摆摆手表示拒绝,如今自家大伯父刚到益州,他可不想就吸引仇恨打这个人的脸。
还要协助自家大伯父尽早的获得巴蜀集团的支持,这里又不是江东,百无禁忌一样。
一听到半仙赵达的名字,张裕就不在言语了,在有些占卜之法上,自己确实不如人家。
“有赵半仙在,那就不需我献丑了。”
“那我呢?”庞统微微拱手笑道:“我虽在江东,但是未曾与赵达谋面,南和可与我看一看。”
“哦,倒是可以。”
张裕站起身来,走上前去,仔细端详了一下庞统面相不佳的颜值。
众人皆是不敢出声,唯恐打扰了张裕的相面。
庞统也是正襟危坐,对于这种人,他们心中大多也是尊重的。
缓了一会,张裕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庞统道:
“你命中可能会有一劫,死在蜀中!”
“哦?”庞统摸着胡须没言语。
“可是死相又极小,兴许会有人拉你一手!”
听到这里,关平也是有些坐不住了。
方才说邓芝的事情,关平没什么太大的印象,但是作为顶级谋士的庞统,关平还是了解的。
庞统会中箭而死!
不管是不是在落凤坡,反正会有这么一码事。
这些术士都如此厉害的吗?
关平还在想着将来把赵达弄回来,好好给庞统上一课,没成想竟然被张裕给截胡了。
“就这些?”庞统面上带笑问了问。
“就这些!”张裕并没有太多的回答。
刘备摸着胡须也不言语了,他早就把庞统视为自己的左膀右臂了。
现在听到这话,再加上此次入蜀就是为了争夺益州而来。
难不成庞统会战死在这一次的夺蜀之战中?
刘备心中有些发慌,放下手里的酒樽。
庞统看着发愣的刘备与关平,抚须哈哈笑了两声道:“我是不信的。”
张裕摇摇头,并不打算辩解,这种事情,信则有之,不信那他也没辙。
“你得信啊,士元军师。”关平急忙侧了侧身子道。
“我得信?”庞统看着关平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有些不解。
“当初半仙赵达所言的我也不相信,直到我膝盖中了一箭,我才信的。”
“你不是胸口中箭吗?”
庞统一脸疑惑,你什么时候膝盖中箭了!
“南和先生方才所言,乃是忠言逆耳,庞军师万不可就此不放在心上,兴许你水土不服呢?”
水土不服?
刘备点点头,兴许是这般样子,有些士卒就出现了身体不适。
庞统见关平连续眨了眨眼睛,遂点点头,开口询问道:
“如果我信的话,那益州也多瘴气?”
“我自是不知,只知道益州多山地。”关平看向刘璋。
刘璋听到这话,当即就命人多寻些医者来,届时送往刘备的军中,预防水土不服。
有些人就适应不了本地的气候,得病死了,不在少数。
毕竟是自己请来的外援,刘璋觉得必须要好好照顾一番。
爱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
张裕也不知道庞统是不是死于水土不服,但总归是有些死相。
天價豪寵:帝少誘捕呆萌妻
反观他身旁的关平,倒是满面荣光,看不出一丝的死相。
而在近些的刘备,虽然掩饰的极好,常人看不出来,可面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忧愁。
“南和先生,可有破解之法?”刘备直接发问,对于庞统他的死,十分在意。
张裕摸着胡须道:“我只能看个大概,至于预防之法,却是没有。
不过刘皇叔也不必太过忧心,庞士元兴许是有惊无险!”
庞统点点头,表示记下了。
但大丈夫行事,岂能因为术士之言,就畏手畏脚,那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莫不如干出一些轰轰烈烈的大事再死。
庞统对此根本就不在乎,随即举着酒樽挤眼睛,让张裕给关平也瞧瞧。
穿越火影之金色鸣人
结果遭到了张裕的拒绝,说没什么好预测的,毕竟关平不同意,他也不会上赶着说。
一旁的巴蜀集团的将领张任等人确实看关平如此嬉闹,旁若无人的样子很是愤慨。
他们本就是不欢迎刘备集团进入益州,奈何主公遭到奸臣张松的迷惑,非得引狼入室。
刘璝与张任对视一眼,站起身来,拱手道:“主公,酒宴无趣,莫不如舞剑助兴?”
“嗯,好!”刘璋哈哈一笑,觉得分外有面子。
反倒是庞统瞥了一眼关平,示意他做好准备。
关平挑了挑眉,先前总是在江东看凌统和甘宁两人,跳双人舞。
难不成今日自己也有机会“跳舞”?
他又看了一眼自家大伯父,害怕刘备一会就端起酒樽加入,摇头晃脑说接着奏乐接着舞,老少爷们舞起来!
然后厅中群魔乱舞,可惜背景音乐很舒畅,一点都不激昂。
刷拉,剑出鞘的光芒,打断了关平的瞎想。
刘璝拔出剑来,向着刘璋拱手,随即刷的一个起手式,瞥了一眼刘备。
一时间,刘璝扭了扭,剑锋有意无意的往刘备那边瞥。
关平站起身来,抽出倚天剑道:
“大家都是军旅中人,一个舞剑有什么意思,咱们两个对舞,刘将军,可好?”
这种打不死人的舞局,关平早就想要体验一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以前天天看甘宁凌统起舞,也有些想要试试的冲动。
刘封也拔出剑来道:“定国,你当真会舞剑?莫不如我来带你。”
“封哥,我这个人就爱交朋友,今日来的都是军中兄弟。”
动物农场
关平把剑鞘扔在矮案上:“我也体验体验是兄弟就来砍我的感觉。”
“此种要求,我平生闻所未闻。”
张任站起身来,他怕刘璝吃亏,也是刷的抽出佩剑道:“莫不如群舞!”
“哦,蜀中枪王张任,你你你你要跳舞吗?”
“正有此意。”
张任直接跳出矮案,持剑奔着关平而去。
刘封也与刘璝捉对击剑。
两人的剑你来我往,刘璝被逼的节节后退。
反倒是张任这边,一个健步上前,很快啊!
张任上来就占了先手,偷袭关平,想要一招把他拿下,整场谁让他的屁话最多。
也让关平知道知道,什么是江湖险恶!
可是,双剑相击。
很清脆的声音。
张任的剑断了,关平的倚天剑就横在了张任的肩膀上,若不是收力及时。
关平的剑就砍透张任肩膀上的甲里。
张任脸色很难看。
反倒是关平笑了笑:“老话说的好,手里家伙式好,咱们腰杆子就硬!
张将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张任深呼一口气,脸上也是带笑:“关小将军,你这把剑?”
“哦,此乃曹操的佩剑,被我父获得,就赠给我了,听说削铁如泥,今日倒是真的。”
重生之极品 烙色
另一边,刘封也是用剑挑飞了刘璝的剑,这才收剑入鞘,什么话也没说,面无表情的重新回归座位。
他想起用关平的话说:菜就是原罪啊!
刘璋摸着胡须点头,毕竟是击溃了曹操的百万大军,
不过当初关羽拿到曹操的佩剑,就已经相当拿到了曹操的人头。
这把剑的意义可真是不一般。
看到这里,刘璋心中是越发的欣喜,刘备麾下将军武艺高超好啊!
一个是他侄子,一个是他儿子,都不是外人。
如果能让刘备为自己效命,那不管他儿子还是侄儿,全都是为自己效命啊!
天价聘金:校草的66日恋人 沐流歌
如此一想,计划通。
刘璋觉得要好好招待刘备一番,光是这点赠品,还不够。
一定要砸钱,狠砸,把刘备留在蜀中,助他拿下汉中。
刘璝面色有些难看,未曾想差距竟然如此大。
这样太丢人!
他觉得自己当真尴尬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像是张任,至少可以推脱剑不利。
巴蜀其余的将军见此,只是气的攥拳头却无可奈何。
毕竟他们与刘璝的武艺不相上下,排面全靠着蜀中枪王张任撑着呢。
可是张任此时的护甲还嵌着关平的利刃,这可就难办了。
“定国,本是舞剑助兴,还不快把剑拔出来。”刘备在一旁拱手道:
“张将军,刘将军,我儿子侄儿他们年纪尚小,出手不知分寸,还望勿怪。”
刘璝听到刘备的给出的台阶,也是微微拱手,这才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不显得那么尴尬了。
他倒是觉得刘备果然有君子之风。
“听闻关云长将军武艺,天下无敌?”张任率先打破平静。
关平才回到座位把倚天剑插入剑鞘,回头道:
“不能说天下无敌,但放眼整个大汉天下,应该排的上号。”
“那不知道关小将军的武艺如何?”张任双手背后,目光清澈。
这个人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呢,要不先掐死他再说?
关平把倚天剑挂好,顿了顿道:“张将军,怎么说呢,其实我最擅长的是当兽医!”
“兽医?”
张任一时间有些不了解,关羽他还有这一手的好兽医本事?
庞统捏着胡须已经在暗中耸动肩膀了,来了来了,这小子又开始阴阳怪气了。
当初周公瑾都没逃脱的了,张任能逃脱?
刘备倒是听过关平说过他会医治动物,否则荆楚讲武堂也不会让学生学习养马。
刘璋更是奇怪,他本以为关平会谦虚一阵,却不想他竟然说自己擅长兽医,这是什么本事。
“对,我其实治疗动物有一手。”关平看向对面巴蜀集团的人,露出笑容。
刘封眨了眨眼睛,关平他真的会治疗动物,应该不会,否则那些受伤的马怎么全都让他给宰了。
“当真?”张任也顺势接话问道:“不知关小将军擅长哪一门?”
“我最擅长给他们治投错胎。”
“治投错胎?”张任眨了眨眼睛道:“你怎么治?”
“杀你的马!”
张任脸上的怒色一闪而过。
他妈的关平,敢杀我的马!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