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討論-第748章 前沿對外的一點小‘試探’(萬更求訂)鑒賞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中秋节当天,申城气象不是特别理想,月亮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圆润亮堂。
倒是说早早的冒了头。
因为关秋荷跟邹萱要启程去京城的缘故,晚餐较往常提前了一个小时。
夜幕降临时,方年正拉着方歆小朋友在院子里散步。
“也不知道你这是学了谁的,越大越懒,吃那么多也不动一动,早晚长成个胖丫头。”
听着方年念叨,方歆嘿嘿一笑,理直气壮:“我学你的!”
“我天天早起跑步,你倒是学?”方年撇嘴道。
方歆就不吱声了。
她就是总听林凤、关秋荷她们说方年懒,但实际上又知道方年天天晨起锻炼,反正道理是绝对不能讲的。
走了一圈半,林凤女士已经简单收拾完了,跟屋檐下招呼:“方歆回去了。”
“哦。”方歆吸吸鼻子,跟方年挥了下手,一溜儿就跑了过去。
“……”
目送红色奥迪驶离院子,方年也走进了屋内。
陆薇语坐在客厅沙发上玩着手机,方年凑过去挤着坐下:“看什么呢?”
“小米的官博。”陆薇语回答,“十几分钟前,小米官宣了红米系列销量突破1000万台。”
闻言,方年抿了下嘴,随口道:“今天都12号了,比我预估的要晚了两天,稍微有点子遗憾。”
“就这么十几分钟,网上都因为这销量吵翻天了,还没达到你们的预估啊?”陆薇语有些意外。
见状,方年耐心解释:“红米系列是开放式售卖,销售黄金期也就一个月左右,现在已经可以说到头了;
如无意外,到年底销量可能无法如预期那样达到巅峰的2000万台;
甚至距离预期低限的1800万台都会有差距。”
听方年这么一说,陆薇语念头转动,很快道:“距离今年结束刚好是110天,所以……”
方年补充了答案:“接下来平均每天要销售9万多一点才能到两千万,要销售将近7万3千台才能到1800万。”
然后方年又说了一组数据:“2号结束时,红米系列销量已经到了860万台。”
“我还以为红米这销量打破了你的预期。”陆薇语这才完全反应过来。
方年稍作沉吟:“实际上红米是没有竞争对手的,所以销量下滑有点令人意外,可能还是有些瑕疵吧。”
“网上口碑很好啊。”说着,陆薇语点了点屏幕,“你看。”
“……”
红米是基于互联网销售,所以网上的口碑差不多能影响到七成以上的潜在购买者。
方年也有注意过,的确都是好评如潮。
“可能是我错了,或许还是应该采取分段开放售卖的形式。”
正说着话,陆薇语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她接通说了两句,面露喜色,道:“方总,MindOS设备全球激活量刚才正式突破了5000万。”
方年挑了下眉:“不错,算是双喜临门。”
“以女娲实验室的官方名义对外公开这个消息。”
女娲实验室当然是可以知道MindOS设备全球激活数量的。
毕竟所有正式销售出去的手机,在用户第一次使用手机时,都需要联网激活。
这一步骤是要通过女娲实验室专为MindOS配置的校验服务器进行的。
跟通过女娲论坛、MIUI论坛等渠道获取到的系统刷机之后是有区别的。
释出的版本有细微差别。
随着MindOS的生态发展,无论是女娲实验室还是MIUI论坛,还是女娲联盟其它成员,都会逐步的收束系统安装包管理。
“……”
陆薇语很快安排了下去。
小米和前沿女娲实验室的先后官宣,给了网友们更多的议论噱头。
方年跟陆薇语一起当了个吃瓜群众。
“这几个月你们是吃了催熟剂吗?一个两个的这么吓人啊?”
“小米推出的红米系列真给女娲实验室长脸,以一己之力占据了全球总量的20%。”
“如果算上小米系列,别不是都要到40%了吧?”
“小道消息说三星也贡献了不少,尤其是海外市场,三星投放了一千万台,不知道现在销售得怎么样了。”
“有一说一,8号才进入中国市场的Galaxy S2还不错,我买了台,可以说是目前唯一能跟iPhone4拼正面的手机。”
“有点太贵了,消费不起。”
“……”
“有这钱谁买三星,肯定是苹果啊,iOS的优秀度不是随便一个系统能比的。”
“……”
陆薇语忽然顿住手指,偏头看向方年,挑眉道:“先生,要不要去对线?”
方年:“?”
陆薇语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道:“你这暴脾气,怎么能忍MindOS被诋毁?”
方年:“??”
陆薇语眼睑轻动:“不……不对吗?”
方年无奈道:“不是,我什么时候就暴脾气,这不能忍那不能忍了?”
“那前天王所有的儿子在网上就随便说了句,你直接就怼得人下不来台,王所有还亲自给你打了电话。”陆薇语一本正经道。
方年忍不住捏了捏陆薇语的脸:“我看你这脑袋瓜子是出了点问题呦。”
接着解释了一句:“这里面的事情有些复杂,王所有可能面临一些他认为我能帮忙的麻烦,所以思聪小老弟才那么快转变态度,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对着空气道了个歉。”
被方年捏着脸蛋,陆薇语反倒朝方年身上靠了靠,嘴上道:“也就是说,王所有是故意小题大做,就是想跟你套个近乎?”
“差不多,不过我没心思搭理。”方年点点头。
他这两天一如往常的两耳不闻窗外事。
就不是常态化处理。
荒原雪
陆薇语奇道:“那你在想什么?”
方年意有所指道:“想前沿应该搞点对外的小‘试探’了。”
“以及……”
方年忽然低头看向了陆薇语。
“……”
…………
9月13号,中秋节后第一个工作日。
方年同学一大早就走进了复旦校园。
尽管经过了三天的假期,但方年仍旧可以清晰的发觉望向自己的视线远超以往。
像是一下子有了海量的声望一样。
免不了有人在背后偷偷‘指指点点’。
有一说一,方年还真是稍微有点不适应。
毕竟这种关注度在他的人生经历中,也实属首例。
一句话,复旦校园很大,但也很小。
刚走进教室的方年一抬头,就看到几十双眼睛刷一下看了过来。
“哇,那就是方年啊。”
“长得还是挺帅气的嘛。”
“平时一直没怎么注意过,就知道不高调,学习非常厉害,没想到能厉害到直接上新闻。”
“谁说不是呢。”
“……”
有些议论方年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毕竟这跟室外不同,教室就这么大。
方年也仅是稍顿脚步,接着如往常一样走到了高洁、苏栀的旁边坐下,大大方方任由他人指指点点。
好在大家虽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但也没有上来凑热闹。
因为他们跟方年真不熟。
只是凑巧上同一节课而已。
苏栀小声道:“咿呀,可以啊,方年,难怪能四万人当面演讲不怯场。”
“真牛,天生牛人。”高洁抿着嘴赞扬道。
方年看看苏栀,又看看高洁,无奈道:“都什么跟什么,我就是个人而已。”
“啧啧……”苏栀咂嘴不止。
也不知在感慨什么。
高洁更是上下打量着方年,有一种想要把方年给扫透的样子。
良久,高洁忽然认真道:“忘记在哪里看过一句话:
一个男生的魅力,除了对异性的尊重、对品性的追求,更体现为一种坦荡与责任感。
能够坦然接受自己的现状,并以最平和的举止自然发力,不逃避、不放弃。”①
略顿,高洁感叹道:“初看时,觉得写这句话的人如同你演讲说过的那样,一个没生活过的哲学家,自然动人;
今天我才发觉,那是有生活体验的人写出来,譬如,你方年就有这样的个人魅力。”
听高洁说完,方年沉默了片刻,才微笑道:“我可当不起这么好的评语,不过生活中这样的人确实不少。”
“上课吧。”
“……”
这节课是必修课,教授照例是挨个点名。
点到方年时,教授停顿了下,特地望了眼台下:“方年同学学业很不错啊。”
方年报以微笑,并未多言。
高洁的话像是点了下方年一样。
方年发现:其实这天与以往并无分别。
…………
…………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眨眼便是两天后。
9月15号,下午五点三十分。
前沿科学CEO石新荣与女娲实验室研发主任黄维鸣教授做客媒体视频在央视四套中文国际频道播出。
实际录制时间仅在前一天,效率可以说是相当高了。
主持人先是简单采访了石新荣、黄维鸣。
“中秋节当晚,前沿女娲实验室正式对外宣布MindOS设备全球激活量突破5000万;
据我所知,女娲手机系统1.0版本在去年的十一当天才发布,不到一年时间里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石总有什么跟我们分享的吗?”
“……”
石新荣面带微笑,回答道:“取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女娲实验室的努力;
当然这样一个成绩也在我们的预料之中,比如截止至中秋节当天,MindOS全球用户数量已达1亿6500万余。”
瓜田 李 夏
“所以其实是有着巨大的市场空间的。”
末了,石新荣笑着道:“前沿科学希望各大手机厂商能多多努力争取早日覆盖所有用户。”
“……”
这次的访谈是方年推动,陆薇语去落实,各方配合的结果。
主持人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在有意的彰显出前沿女娲实验室目前为止所取得的瞩目成绩。
包括MindOS设备出货量。
包括女娲实验室的nwL语言及其配套的编译器。
三人之间展开的互动吹捧有一阵之后。
主持人忽然看向黄维鸣,笑着道:“黄教授,首先请允许我对您带领的团队做出如此巨大成绩表示真诚的钦佩!”
“……”
“其次,我想代表广大网友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冒昧问您一个问题,同为女娲实验室出品的DeskOS什么时候才会正式对公众开放?”
“毕竟从今年5月22号,DeskOS正式亮相至今始终只面向开发工程师们开放。”
迎着主持人的目光,黄维鸣不慌不忙道:“一如女娲实验室官方对外宣称所言,DeskOS依然是个不完善的系统;
得益于国内各个软件厂商的大力支持,据不完全统计,nwld版本的应用软件数量或已经超过一万份;
但DeskOS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譬如底层的硬件驱动,譬如各类型专业办公软件……”
说到这里,黄维鸣略作停顿:“事实上,从女娲实验室到前沿一直在努力寻求与海内外应用厂商的良好合作;
譬如从五月份至今,女娲实验室一共给NVIDIA、AMD、Intel等硬件厂商发送了多达一百封以上的合作邀请邮件,均石沉大海……”
说到这里,黄维鸣有些伤感:“是的,这些国际巨头没有给出哪怕一个字的回复,在全球化的今天,以我浅薄的见识认为,这是难以置信的。”
“尽管女娲实验室在过去9个月时间里通过开源社区对包括微软、苹果、NVIDIA、AMD、Intel等企业在内的数十家公司提供了海量的技术回馈;
但并未换来哪怕一点点应有的平等对待,这就是女娲实验室在国际社会的真实处境;
在不远的将来,女娲实验室或将完全停止对海外开源社区的支持,转而全身心耕耘中国开源社。”
“……”
最后,黄维鸣总结道:“女娲实验室不能也不敢将一款明显带有缺陷,可能引发灾难性后果的桌面级操作系统推向公开市场。”
“……”
这会儿特地通过电视看访谈的方年同学咂吧嘴:“这还真是有点难为黄教授了。”
“……”
其实但凡有点眼力见的人,就知道这些厂商一旦开放对DeskOS的支持,那就是‘养虎为患’。
MindOS在国内市场份额已经高达75%就是鲜明的例子。
如果只谈用户总数,MindOS已经成为智能手机领域占有量第一的系统,远超安卓的1.15亿。
虽然苹果说iOS设备售出2亿台,但这是统计了从07年第一款iPhone上市到今年WWDC的全部数据。
而原本这个第一是安卓的,原本安卓的用户总数这会已经高达1.35亿了。
现在一切都变了。
MindOS光是靠中国市场都能领先世界。
更别提MindOS海外受众也不少。
1.65亿用户里,海外用户占比依然高达30%……
这就是方年跟陆薇语说的,前沿应该搞点对外的小‘试探’。
这个‘试探’俗称又当又立。
这当然只会是个开始。
很快,几乎在这个访谈通过四套的资源在欧美区域放出来后,以美利坚为例,社交媒体忽然就炸了。
女娲实验室通过开源社区贡献的技术支持被渲染得绝无仅有。
而女娲实验室发出的合作邀请‘被’石沉大海亦被渲染得非常非常的喧嚣。
两相比较。
热度一下就上去了。
毕竟是崇尚自由,喜欢快乐教育的美利坚嘛。
一点火星子都能燎原。
这种场面,当然不会少了方年同学。
早还在女娲系统推广初期,方年同学可就注册了一系列的海外‘持键’账号,当时还来了一出通过国外论坛印证女娲系统优秀的操作。
美利坚舆论兴起时,方年同学登录了‘持键’的推特……

①:初见于知乎用户少白的回答,许是原创。
======
PS:十分钟内有十个人说下一章,破碗就……就还是得睡觉,有点太困了~
PS1:不想再防了,希望各位读者姥爷来起点支持一下,距离这本书完本的字数顶天顶天都不会超过70万字的,最贵也就花三十来块而已~愿意看这本书的,正版陪它最后一段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