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qpi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鎮國天師 起點-第420章 不講道義熱推-tefi7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面对师尊责骂,厉风行苦涩难当,垂下脑袋,无法做声。
陈玄一看不过去,急忙站出来说道,“前辈,厉师弟也是一番孝心,如今大敌当前,还请你不要再呵斥他了。”
有了陈玄一的劝诫,刘真的脸色这才有所缓和,深吸一口气,重新对着姬云飞喝道,“小子,把人还来!”
姬云飞眉毛轻挑,淡笑道,“人可以还给你,不过道长必须保证,今天不能再对我出手。”
“你……”
刘真何曾被人威胁过?下意识就要发作,不过顾念到自己的女徒弟还落在人家手里,尽管心中再不甘心,也唯有忍气吞声道,“好,老夫答应你,今天不再对你出手,不过别人要杀你砍你,老夫可管不着!”
这老道士虽然差点被愤怒冲昏了理智,但内心到底还保持着几分清明,现在这局面,无论他出不出手,姬云飞都不可能冲出重围,与其自己亲自上场,还不如把这个表现机会让给那帮老喇嘛,反正结果也是一样。
做合格的共產黨員:從怎樣看到怎樣做
姬云飞淡笑道,“那就多谢道长了,你的女徒弟很好,已经被我的人护送到山脚下,你随时可以下山跟她汇合。”
“当真?”
璃梦之冰月封情 魔雨猫
刘真冷着脸,在姬云飞身上深深扫了一眼,随即转过身,对厉风行喝道,“快下山去寻你师妹,为师的还要留在这里,如果这小子胆敢戏耍我,为师今天一定让他自食恶果!”
“是!”厉风行受命而去,匆匆挤开了喇嘛人群,快速跑下山。
由于姬云飞的出现,再加上他适才已经亲口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因此诸多喇嘛僧们也并未再难为我们,很痛快地让出一道路,目送厉风行离开。
随即,诸多道愤怒的目光,又再度集中在了姬云飞身上。
说实话,此时的我还有些不能理解,姬云飞虽然成功截获了那股虹化之力,将它掌控在了手里,然而此时白云寺中杀机重重,至少上百名喇嘛已经将他团团围住,他为何仍旧如此有信心,居然一点都不惧怕?
就在我心情起伏的时候,般智上师已经上前一步,继续对姬云飞展开了呵斥,“快将那股能源放出来!”
这一次,姬云飞就不是那么的合作了,反倒将舍利重新取回到手中,单手高举,对一众喇嘛僧冷笑道,“你们全都退后,否则我就将这舍利毁去,到时候,不仅这老喇嘛无法升天,就连你们的佛门重宝,也将灰飞烟灭!”
这话一出,众多喇嘛面面相觑,都感到投鼠忌器,但又不肯轻易放人,只能愣在原地,一个个都踟蹰不前。
我不明所以,赶紧对身边的陈玄一低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通善法师的虹化之力,会被姬云飞那小子轻松截获,这股虹化的力量,不是具备着破碎虚空的能力吗,什么人敢轻易去触碰它?”
繁華錯 繁華錦世
陈玄一闻言苦笑,摇了摇头说,“正常情况下,姬云飞当然没有本事截获这股力量,可是他手上拿着的,却是藏区佛门的至宝,般禅舍利乃是当年的大德高僧坐化之后留下的神迹,足以承受这股虹化飞升之力,想必通善法师的虹化力量,已经彻底被封印在里面了。”
听完陈玄一的回答,我终于恍然大悟。
姬云飞绕了这么大个圈子,既是潜入布达拉宫行窃,又在背地里暗中谋划,算计我们,说到底,还是为了那股虹化之力而来。
这家伙现在已经达到了目地,虽说被一帮喇嘛围着,可这些喇嘛们投鼠忌器,根本不敢对手执圣物的姬云飞出手。
至于唯一可以留下姬云飞的茅山长老刘真,也在刚才的对话中,被迫答应,今天不可以对姬云飞出手,如此一来,这里边还有谁能留得下此人?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再度佩服起了姬云飞,这家伙对于局势的掌控实在完美。
陈玄一却冷笑了一声说,“这么精妙的设计,恐怕未必出自于姬云飞之手,在这家伙背后,势必还隐藏着另一个智计超凡的人。”
我心中一动,赶紧道,“莫非是瞿芸、瞿令使?”
寵妻如命:傅少,隱婚請低調
“可能吧,也只有这个女人,才拥有如此可怕的算计能力!”
陈玄一剑眉暗皱,忽然看了我一眼,表情乖乖地说道,“林峰,我想问你一句话,如果这一次,咱们又要和这位瞿令使站在对立面,你能不能狠下心,对这女人下杀手?”
啊?
我听完就是一愣,嘴皮子一阵抽抽,反问陈玄一几个意思?
陈玄一苦笑道,“上次在大西北,你明明有机会置那个女人于死地的,可最终你非但没有这么干,反倒数次相助与她,这点不能不让我怀疑,你和她有……”
纳尼?
不等陈玄一说完,我赶紧摇头打断他道,“你别特么胡说八道,我和那个女人能有什么?如果查出来,今天这事果真是瞿令使在背后捣鬼,我绝对不会有妇人之仁。”
“好!”
陈玄一立刻点头,说如今刘真长老迫于誓言,不能对姬云飞出手,其他喇嘛投鼠忌器,同样不敢阻拦姬云飞,能够站出来阻止他离开的,也就只有我们了。
我和风黎同时一愣,说你打算动手了?
“对!”
医本正经:早安,院长大人
陈玄一吸了口气,目光瞬间变得冷厉起来,然后纵身一跃,飞向高台,凌空发出一声暴吼道,“姬云飞,你不要得意,他们不敢动你,我敢!”
呼声传来的同时,陈玄一已经将七星剑甩出,当空一挑,剑化流星,对着姬云飞发出“嗡嗡”的颤动之声。
“你果然还是出面了!”
姬云飞并不意外,回头,与陈玄一冷冷地对峙两秒,继而一挑眉毛,笑道,“我就知道,第一个站出来拦截我的人一定会是你。”
“还有我!”
他话音刚落,我和风黎同样发出一声低吼,双双跳上高台,三人并肩而立,将姬云飞围在中间。
凭我对姬云飞的了解,这家伙虽然年纪轻轻,但却早已得到了狂刀朴镇山的真传,这一年以来,长进同样不小。
以陈玄一的能力,和他单打独斗,胜算实在太低,迫不得已,我和风黎也只能联手上台,打算合三人之力,强行将他留下来。
鑄命師
姬云飞有些意外地看向我们三人,咂舌道,“三对一?真亏你们想得出来,这样做太不合江湖道义了吧?”
重生之大天王
我面无表情地说道,“这又不是打擂台,谁跟你讲道义?”
这话说完,我和风黎已经同时摆开了阵势。
这家伙的确堪称年轻一代不世出的奇才,可我们兄弟也不是泥捏的,三个打一个,妥妥能把他爆出翔!
我满以为他会大骂我无耻,谁知姬云飞在听完这段话之后却笑了,冷冷笑道,“既然你们不打算给我一个正面决斗的机会,那我不需要墨守成规了,虹月禅师,麻烦你出来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