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4yysg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七百六十七章 新仇舊恨看書-akhoq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被宗九鹏召唤前来的狮鹫群内部发生了分化,遭遇独北峰魔化的狮鹫当场倒戈,向同伴发起攻击,宗九鹏看到眼前情景不得不收起了继续召唤猛禽助阵的想法。
一头狮鹫迎面朝宗九鹏扑来,利爪闪烁着寒光试图撕裂宗九鹏的身体,宗九鹏怒道:“孽障!”一颗紫色灵石弹射出去,从狮鹫张开的嘴喙中弹射进去,灵石进入狮鹫口中爆炸,将狮鹫的头颅砸得稀巴烂,狮鹫的无头尸身从空中直坠而下,尚未落地已经化为黑色烟尘。
张弛并未第一时间向独北峰发动进攻,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为李双瞳卖命,这两口子都不是什么好人,最好两人拼上一个两败俱伤,自己也好坐收渔人之利。
独北峰虽然识破了张弛的身份,黑血凝枪发动进攻,但是他今日前来的主要目标也不是张弛,控制两名侍女引开张弛,原本守在门前的宗九鹏不战而腿,主动退避三舍,意味着李双瞳的前方已经无人守护。
独北峰抽出长达两米的黑色利刃,手臂挥舞,一道黑色闪电随着他身体的拧动横削而出,闪电从屋檐下掠过,屋顶和墙壁被他一刀两段,刀气一震,屋顶被一股强的力量托举着升腾而起,然后斜行向下,朝着身后的张弛泰山压顶般落下。
室内的情景清清楚楚,根本就是空无一人,李双瞳早已不知去向,独北峰心中暴怒又是一道劈下,将房屋从中劈开,这利用岩石建成的房屋在他刀下如同砍瓜切菜一般不堪一击。
屋顶如阴云般笼罩张弛的身体,试图将他埋在屋顶之下,张弛本想逃走,以他的速度在屋顶落下之前逃出这片攻击范围轻而易举,可脚下却突然一空,张弛知道曹诚光出手了,刚好利用这个机会避过风头,李双瞳希望宗九鹏和自己为她挡灾,大战刚一开始,宗九鹏就避重就轻,将直面独北峰的重任交给自己,一个个算盘打得如此精明,自己也不能老老实实被他们利用。
张弛的身体刚刚陷入地洞,屋顶就轰隆隆压了下来。
曹诚光将他往里面一拖,张弛进入横向的地洞,旁边的竖洞瞬间已经被建筑垃圾填满。
黑暗中曹诚光嘿嘿笑道:“他们以为你被砸死了。”
宗九鹏眼看着张弛被屋顶活埋,本来还期望张弛破土而出和独北峰大战一场,可期待的景象半天都没有出现,宗九鹏心中暗忖,这小子的实力不至于此,难道还没开始战斗就被独北峰活埋了?
李双瞳刚刚所在的房间没了屋顶,又被独北峰从中剖成两半,独北峰大步走入室内,宛如魔神临世,阴冷杀气,直冲斗牛。
独北峰冷冷道:“李双瞳,你设下圈套来对付我,我来了,你却为何要躲着我?再不现身,我就将你这里夷为平地!”
一块巨石从天而降,却是宗九鹏将一块两米见方的石块从高空中投掷下来,巨石降临本身的冲击力就是极大,再加上他的力量,其威力不次于流星冲撞。
独北峰右手将长刀反背在身后,左拳向那块巨石迎去,由下至上击出的一拳速度并不算快,肉眼明显可以看到他的手腕有一个顺时针的拧动,黑色的血雾围绕他的手臂出现生长,乍看上去,他的拳头在短时间内扩展增大到数十倍。
一拳击中巨石,巨石犹如皮球一般弹射起来,以原来双倍的速度向空中弹射而去。
青雕发出一声鸣叫,在宗九鹏的操纵下向空中攀升,躲过这如同炮弹般激射的巨石。
宗九鹏暗叹独北峰霸道,可他再霸道也只能在地面上,对于占据空中优势的自己也无计可施。
巨石上升的势头越来越慢,宗九鹏心中暗自不屑,技止此耳,只要自己不和他正面接触,保持一定的距离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此时巨石突然开裂,萦绕在巨石底部的血雾迅速从裂纹中渗透了进去。
蓬!
几乎停止上升势头的巨石从中炸裂开来,碎裂成千片万片,宛如天女散花一般向周围散射而去。首先遭殃得就是周围的狮鹫,它们的身体被一颗颗高速散射的碎石击穿,哀鸣声此起彼伏,数十只狮鹫当场被碎石击杀从空中坠落。
宗九鹏吃了一惊,他也没有料到独北峰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发动第二波攻击,青雕腾空的高度足以躲过第一轮攻击,可是对第二轮却还远远不够,虽然竭力升空还是逃脱不了被石子击中的命运,青雕哀鸣着继续腾空,没飞出多远,身体就开始剧烈颤抖起来,宗九鹏看到青雕双目蒙上一层黑色雾气,顿时意识到不妙,一巴掌拍在青雕头部,震碎青雕颅内的大脑,只有采用这样的方式才能避免青雕被独北峰控制。
宗九鹏杀死青雕之后,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趴伏在青雕身上,双手抓住青雕的双翅,利用青雕的双翅向地面滑翔。
独北峰环视四周,依然没有看到李双瞳的身影,低下头去,望着脚下的地面。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被他一刀劈成两半的房屋突然移动了起来,合拢成为一体,将独北峰围在墙内,刚才坍塌的屋顶,碎石木料纷纷腾空飞起,以惊人的速度向独北峰砸去。
宗九鹏操纵已经死去的青雕,利用它的双翅缓缓降落在雪地之上,再看刚才的那间小屋,已经被碎石覆盖。
宛如坟墓的那间小屋,突然烟尘四起,一柄黑色长刀破石而出,独北峰的手臂从里面探伸出来。
宗九鹏暗暗心惊,以独北峰的实力,目前的这个局困不住他。
李双瞳在不远处现身,身穿白色长袍,双臂张开,紫色的电光在她的双手中出现,她周身布满了闪电,身体在闪电的闪烁中缓缓上升,突然李双瞳双臂向前伸出,五指张开,两道巨蟒般的闪电射中了那柄黑色长刀,电光沿着长刀传递到了房屋废墟的内部,从废墟的每一个缝隙中都可以看到电光泄露出来。
宗九鹏暗叹,李双瞳实力惊人,她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出手相助,独北峰这下麻烦了,这两口子算是棋逢对手了。
蓬!
闪电引发了废墟的爆炸,蓝白色的光波宛如星辰一般明亮耀眼,独北峰魁梧的身躯于电光中出现,他傲立在原地,手举长刀,紫色电光源源不断地击落在他的身上,独北峰的长袍在电光中被撕得粉碎,身体被电网笼罩,电网在他的身外形成了囚笼。
夫妻两人,一人站在地上,一人漂浮在空中,他们之间有两道闪电彼此联系着。
独北峰大声道:“李双瞳,你以为可以跟我对抗吗?帮我杀了她!”
在一旁观战的宗九鹏心中一怔,独北峰居然还惦记着自己,他们两口子的事情自己可不想跟着掺和,而且他也没有掺和的实力。
空中一道黑色的阴影以惊人的速度向李双瞳俯冲而去。
宗九鹏吃了一惊,想不到还有劫后余生的狮鹫?可他马上就辨认出,空中出现得根本就不是狮鹫,而是三头鹫,是他昔日的座驾。
操纵三头鹫的自然是黄飞雪,宗九鹏看到自己的外孙女出现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担心,大声道:“飞雪!”他大喊这一声不仅仅是想唤醒黄飞雪,也是想暂时隐匿的张弛知道,黄飞雪来了。这小子也是个滑头,现在不知躲在什么地方等着捡漏呢。
黄飞雪站立在三头鹫的背上,一双美眸笼罩着如烟似雾的黑气,她轻轻挥了挥手,原本坠落在地面上的狮鹫一个个蠕动起来。
距离宗九鹏最近的青雕重新振动了一下翅膀站立起来,拧动脖子,颈椎骨骼发出爆竹般的声音,青雕的双目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其他的狮鹫也是一样,随着黄飞雪的召唤,青雕率领数十只狮鹫同时向李双瞳飞去。
李双瞳尖叫道:“宗九鹏,你不要她的性命了吗?”
宗九鹏对独北峰恨到了极点,这冷血无情的混账,居然对他的亲生女儿都忍心利用,简直是毫无人性。
宗九鹏此时只能选择保护李双瞳,如果李双瞳败了,外孙女只怕要永远逃脱不了被独北峰利用的命运,在宗九鹏看来,就算死也好过这般行尸走肉地活着,他倒要看看吸入黑血素的孙女儿在短时间内究竟有怎样的提升?是否真得有能力和自己对抗。
百余只乌鸦从四面八方飞升而起,宗九鹏目前能够招来的只有这些,乌鸦在能力上自然无法和狮鹫抗衡,可是它们至少可以起到延缓狮鹫进攻的作用。
咻!
一支火箭射出正中空中青雕的颈部,被贯穿颈部的青雕虽然还在继续飞行,但是它周身的羽毛已经燃烧起来。
宗九鹏惊喜回望,却见张弛灰头土脸地从废墟中爬出,手中弩箭瞄准空中猛禽轮番施射,一排排弩箭射完,空中已经尽是火鸟,张大仙人的三昧真火是对付这种魔化凶禽的绝佳武器。
火光映红了黄飞雪惨白的俏脸,呆滞的目光锁定张弛,操纵三头鹫向张弛急冲而下。
张大仙人原本举起弩箭瞄准了目标,可当他看清是黄飞雪的时候,又不得不收起了弩箭,三头鹫瞬间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三颗丑怪的头颅同时张开嘴喙试图发动攻击,可目标居然在它的六只眼睛前方消失了。
曹诚光在关键的时候起到关键的作用,张弛再次落入曹诚光挖开的地洞,三头鹫扑了个空,身体平贴雪面准备攀升,宗九鹏看准时机腾空飞跃,冲上了三头鹫的背脊,大声道:“飞雪!”
黄飞雪反手一刀,寒光一闪直奔宗九鹏的咽喉,宗九鹏抓住她的手腕,却想不到她的力量奇大无比,硬生生从他的手中挣脱,回手又是一刀。
宗九鹏后仰躲过外孙女的一刀,大吼道:“张弛,干掉独北峰!”只有干掉独北峰才能够解除他对黄飞雪的控制。
张大仙人从雪洞中再次爬出,抓起一根成人腰背般粗细的房橼,热能源源不断输送了过去,房橼熊熊燃烧了起来,张弛双臂托举燃烧的房橼,向被电网困住的独北峰冲去。
独北峰身在电网之中,看到张弛向自己大步冲来,冷哼一声:“贱人,竟然联合外人来对付我,难道你忘了,自己的双眼是怎么瞎的吗?”
李双瞳内心中波澜起伏,她也是刚才从独北峰的呼喝声中得知了张弛的身份,她恨独北峰,可心中更恨张弛,如果不是张弛害她瞎了双眼,她和独北峰也不会走到今日的地步。李双瞳始终认为,导致自己今日之悲剧的罪魁祸首是张弛,可以说在她目盲的十年中,无时无刻不想找到张弛报仇雪恨,可张弛这个大仇人却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杳无音讯。
李双瞳已经放弃了希望,认为张弛这个异邦人已经离开,再也不会回来,却没有想到今日他会突然现身,而且还跟宗九鹏一起。
燃烧的房橼已经来到电网的边缘,突破电网直奔独北峰的胸膛撞去,独北峰左手探身出去,抵住房橼,熊熊火焰瞬间将他的身体包绕,独北峰怒吼道:“贱人,你眼睛瞎了,心也瞎了吗?”
轰!
火光和电光同时向张弛的身体反噬而去,李双瞳在关键时刻还是选择要将张弛一起消灭。
独北峰也没有逃离电网的束缚,他和张弛一样都被电网和火焰围绕,李双瞳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她的能力不可能同时控制住两人,在她出手对付张弛的时候,能量必然分薄,而独北峰一直等待得就是这样的机会,对他这种级数的高手而言,一次小小的机会就已经足够了。
独北峰的身躯脱离了火光,脱离了电网的束缚,直奔悬浮在空中的李双瞳。
李双瞳意识到独北峰脱离了控制,将心一横,所有的能量都集中在了张弛的身上,两个都是让她恨之入骨的仇人,先杀得一个是一个。
张弛周身沐浴着电光,曹诚光在这个关键时刻偏偏不见了,这货也是个利己主义者,不敢冒险在这种时候进行营救,保不齐连他自己也一并被电死。
张弛将电能转换为热能,身体周围笼罩着一层厚重的火墙,外人已经看不到他现在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