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o35v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炮灰郡主要改命 愛下-第一百八十九章 借傷起意推薦-78avs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沉沉欲睡的时间,多数人都在打盹,包括四仰八叉躺在阳光底下的丁三,他迷迷糊糊跟着护城军们冲到柴房后面,看见丁潇潇和丁一二人围着一个陌生男子,也是一愣。
“这不是李林吗?好半天没看见,在这躲懒啊!?”队长从都选择不上前去的人群中站了出来,正要往他身上踹两脚,突然觉得这家伙神情不对。
丁晓晓赶紧阻拦道:“队长,你看看他,好像受伤了。”
队长蹲下身子,拨拉了李林几下:“怎么了,赶紧起来。”
“队,队长……”李林虽然疼,可也不是其丝若离到这个地步。丁潇潇对他的演技表示满意,静静地站在旁边继续观察。
“我上午,来撒尿。想找个僻静的地方,就到这个墙根地下,没想到,突然之间会有人偷袭……”
众人听见这话,顿时炸开了,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李林的微弱声音根本就听不见了。
丁潇潇见状赶紧放大嗓门继续造势:“刚才过来的时候,就听见有哼哼唧唧的声音,吓死我了,走近一看,这里躺着一个人。”
柳雲飛探案錄 雲龍
队长看着她,略带疑问:“上午看见郡主走过来好几次,都没看见李林?”
“当然没有了,我们发现他的时候,身上盖了很多荒草。”丁一帮腔道,“再说了,要真是我们打伤他,你们能听不见吗?”
李林瘫在地上,心中委屈的应了一声:能。
见队长信了五成,丁一继续加把劲儿说道:“要是我们打的,一个小兵而已,郡主怎么可能不承认呢?”
抓不住的流年抓不住的你 方少爷
李林眼泪汪汪的在心里又回复了一个:可能。
队长蹲下身有些嫌弃又有些无奈的问道:“李林,谁打伤你的,伤在哪里?怎么会毫无声息呢?”
李林掀动嘴唇,先把心头的委屈压下去,开口编道:“没看清,那人从墙头下来,闪电一般的速度,就把属下砸倒了。伤在后背,他出手奇快,我根本来不及出声就已经没有意识。但是,我昏厥之前看见他进了院子,队长,他肯定还在这里,一定要抓住他呀。”
丁潇潇对于李林最后的表现特别满意,他颤抖着双臂,想要抓住队长的那份真诚,简直连她都要为之动容。
“什么!?”队长果然瞪大了眼睛,全盘接受了李林的说法。
“所有人,把这院子掘地三尺的搜查一遍!!”
“叫外面的兄弟都进来!立刻!”
所有人都乱作一团,丁潇潇缓缓看了地窖的入口一眼,掩盖的很彻底,不会有人怀疑。
丁潇潇拿捏出深阁贵女突然听闻凶煞之事的恐惧和担忧,拎起一块帕子放在鼻下,惊恐万分的说道:“有坏人进来了?在哪里,我好害怕呀,丁一丁三,还有纪程呢,那孩子去哪了?”
丁三快步走到丁潇潇身边,但觉得今天的郡主与以往差别也太大了些。
纪程闻声赶来,看见地上的李林愣了愣,丁潇潇赶紧领他上前道:“这个人受伤了,你快给他看看。”
队长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对着郡主拱了拱手道:“劳烦您了。”转身便与其他人一起去搜索所谓的入侵者了。
丁潇潇舒了口气,看着李林笑道:“演得不错,晚上给你加鸡腿。”
李林看着嘴上没毛的纪程,很是紧张:“鸡腿不要,这个小师父就是您说的神医弟子!?这也未免太年轻了吧!”
开玩笑,把下半场所有的幸福交托出去,对方是个半大小子,让谁能放心?
丁潇潇不知应该好气还是好笑:“你不是西归人吗,柳神医多大你不知道?他的弟子能打到哪里去,总不能是一落生就收徒吧?别挑挑拣拣了,治还是不治,自己挑。”
重生之天使特工
李林犹豫着,反复打量面前这个勉强能叫小伙子的人,要说有什么可取之处,那便是这孩子看起来比和他一般大的同龄人要沉稳得多。
算是个心里安慰吧。
成长的孩子 连之
他把眼睛一闭,心一横,正要答应下来,却听见纪程问道。
“你先说说你是怎么受伤的,具体伤在哪里,我好判断一下怎么治疗,万一伤得厉害,那还要请我师父来才行。”
原本心理稍微建设的差不多了,男孩这一句话出来,李林彻底塌了。
“他就是伤在骨头上,其他那些都是小事,自己养养就好了。只是,肩胛骨上的伤有点棘手。”丁潇潇主动介绍。
纪程认真的摸了摸他的后背,神情有些凝重,继续问道:“这位兵家,你这后背的伤是怎么来的,多久了?”
鬼推星 糖衣古典
丁潇潇不等李林组织语言,先开口道:“也就是一两个时辰,踩得,一不小心踩碎了。”
踩碎了!?
纪程回眸看了她一眼,尔后艰难的收回目光,尽可能只关注李林的伤情。
“这样疼吗?”
闺园甜居
“疼。”
重生豪門:心機姣娘
抗日之兵王传说 袁大为
“这样疼吗?”
“疼。”
“这样呢?”
百鬼禁忌
“疼。”
纪程抬起身子,轻声对李林说道:“您要实话实说我才能下诊断。”
“我说的都是实话啊。”李林就快哭出来了,他分明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没有知觉了。
“怎么可能,我刚才根本就没动您啊,怎么会疼?”纪程举着两只手,给李林看。
拖着哭腔,李林默默点头:“小师父一定要小心点,别把我整瘫了,我可还有一家老小要养啊……”
本来想进来搜查的几个护城军,看见李林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模样,顿时退了出去。
丁潇潇见状一笑,不错,还能有这个效果。
接下来,李林终于能正常回答纪程的问题了,诊断之后,纪程直起身子,扶着李林的腰,让他试着坐起来。
“能行吗,我不能动啊,我后背就没有知觉啊。”李林发现纪程的手覆在自己腰上,更加紧张,“我可还没成亲呢,我可还没有后呢……”
不理会他的哀嚎,纪程看准时机,用力一托,李林真的坐起来了。感受到自己后背能用力,虽然疼些但不至于瘫软,李林兴奋问道:“我这是没事?”
“没事。休养一下就好了。”
“没断?”
“当然没有,这块骨头是很坚硬的。”
“那我刚才为什么感觉不到我的后背了呢?”
纪程擦了擦手,恢复了一副冷漠疏离的状态回答道:“太久没动,麻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