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愛下-第一百四十七章 綁看書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宁嵇玉将蔺景留在京城,就是为了让他时刻留心着京城里的动静,倘若穆显阳没有藏着什么大事,又怎么会如此大费周折地将穆寻钏关起来。
但现在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眼下能入手的也就只有苏清翎了。
“查到人在哪儿了吗?”
“查到了。”
蔺景嘱咐道:“那就将人请来吧,可别让那位公主过于受惊了,毕竟她可是我们王妃的嫂嫂呢。还有,注意避开穆显阳的耳目。”
“是。”
野蛮勾勾缠 丁琳
.
乔装走在路上打算去某地打探消息的苏清翎没想到自己会“遭此一劫”,等她想要呼救的时候,人已经被麻袋一样的东西整个罩住,绑上了车。
苏清翎心里又惊又咋,心跳快得像鼓似的,几乎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唔唔唔!唔唔!”
她的嘴里也被塞满了白布,她无法发声,只能激烈地扭动着身体,想要以此制造出动静来呼救。
“安静点!”一道低沉粗暴的男声响起,苏清翎反抗更为强烈起来。
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她?难道是穆老将军派来的人吗?
还是说……
想到后者的可能性,苏清翎心下一沉。
都怪她大意,不该这般贸然就孤身一人出别院的。
“再乱动我就拿臭虫了臭你了!”
那个男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围突然响起几声压抑却仍旧突兀的笑声。
也无怪他们会是这个反应,以往他们要挟人,哪里会说这种小儿科的话,说的都是“再动就地杀了你!”。
这么一声,保准抓的人不敢再乱喊乱动。
但眼下他们抓的人和往日的不同,主子可嘱咐过不能让这个女子太过受到惊吓,主子什么时候注意过这些?
想必这个女人和主子的关系匪浅,他们就自然不敢乱来。
可这女子总是这样乱动,太过引人注意,他想来想去,就想出这么一句威胁的话,也实在是难为。
主子该给他加薪才对!
苏清翎也觉得这句话有些奇怪,但她心中过于惶恐不安,生怕这些人真是什么凶狠歹徒,立时不敢再说话,静静伏在地上,耳边只听得见自己略粗的喘气声,诡异而安静。
不多时,马车停了下来。
“下来!”
有人将她从地上一把扛了起来,她只觉得自己被腾空了一下,但她还没来得及动作,就很快被放到了地上。
她被蒙着头,并不方便走路,有两人一前一后地将她拽着,约莫走了不段不长的路,还上了大概一层楼高的台阶。
“吱呀。”
她听见一声轻微的开门声,有人道:“主子,人带来了。”
“嗯,将她送进来,你们出去吧。”另一声音听着很是清朗的男人说道。
“是。”
重生军嫂是女仙
苏清翎被拽进房中,按着肩膀坐了下来。
只听一阵窸窣的衣物摩擦声和轻微的脚步声后,好像有人在她面前站定。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我?!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接下来要问你的话。”
鳳凰 男
苏清翎愣了一下,这人竟然真的听懂了她在说什么?
“我接下来要把你的头套和口布除去,但你不能乱叫,否则……不过叫了也没关系,反正这里里外都是我的人。知道了吗?”男人声音中透着威胁之意。
苏清翎虽然并不是很想从命,但她看不见又不能说话,对自己很是不利,她无从知晓她在哪里,凭自己逃走就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了。
于是她只能用力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答应了。
蔺景见她点头,这才将蒙住她的东西去除,“别叫哦。”
他眯眼看着苏清翎,摆了摆一根手指,接着又将她口中的布拿掉了。
逍遥女侯 醉饮桂花酒
苏清翎并没有出声,而且戒备地盯着面前的人,用余光观察着她所身处的环境。
这里是一间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厢房,只不过窗户和门都严严实实地掩上了,密不透光,但看起来并不像一个审讯室。
“放心,只要你肯好好配合,认真回答我的问题,我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蔺景见苏清翎眼中有些恐惧,出言安抚道。
若非急于想知道穆显阳可能在密谋的事情,他也并不想使用这种手段,毕竟要是日后不小心让王妃知道了,他不被扒了皮才怪。
毕竟王妃那个人一看就是极其护短的,眼前这人可是她的准嫂子。
苏清翎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蔺景,没有答话。
“你在穆府究竟知道了些什么?或者说,穆寻钏有没有告诉你什么?”蔺景开门见山地问道。
苏清翎眼神微闪,冷声道:“你们是穆老将军派来的人?”
蔺景讽笑一声,“我们怎么可能是那个老东西的人?”
骂了王妃的亲生爹,蔺景却一点也不心虚,毕竟王妃那个爹还不如路边捡的狗香。
但苏清翎会问出这么个问题……看来穆寻钏果然和这个公主说了些什么了。
苏清翎听见回答愣了一下,“你们不是?”
他们看起来并不像劫财或者劫色的人,苏清翎便否定了第二个答案,可她没想到,第一个答案也是错的。
他们不是穆老将军的人,那会是谁的人?难道这件事还有第三方参与吗?
不过……穆寻钏被关起来的事情连她都知道了,恐怕京城里不知道的人很少,想必这人也是来打探风声的吧?
但她既然已经答应了穆寻钏要将消息传递给宁王,便不可能随意泄露给这些身份不明的人。
她侧过脸去,咬着牙冷声说:“我不知道,他没告诉我任何事情,我们只是换了去游湖的约定时间罢了。”
“哦?”蔺景自然不信她这等说辞,“仅仅是换个游湖时间,用得着那个穆老东西这般大费周折?”
醫 妃 難 寵
“你可知道我们为了绑你来,甩开了多少穆老东西安插在你周围的眼线吗?你却告诉我这个理由,你当我是好骗的吗?”
他拿脚都能比她编得好!
苏清翎油盐不进道:“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她悄悄观察着四周,看是否待会儿能趁这人松懈之时逃出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