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195.動手術分享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宁成晖和许玉珠许家回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
宁然放学回家,正准备收拾东西去梁正英那里。
知道宁成晖和许玉珠不在家,梁正英与罗禾就干脆将宁然叫到他们家,梁正英也想借此机会抽查宁然这段时间的学习成果。
而且,梁正英与宁然说这话时,话中隐隐约约透出点意思,告诉宁然,他可能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离开县城,去一趟省城出差。
具体是因为学校里的事务,但是什么内容,梁正英没告诉宁然。
宁然结合前几次见梁正英的情景,又想到了方主任,就猜,梁正英去省城,做的可能就是方主任拜托的事。
梁正英就想在此之前,根据宁然的学习进度,将她的学习计划给调整一下。
宁然回到家时,三轮车还停在外面,门是开着的。
她手里提着书包,直接走进去。
刚进门,就看见宁成晖和许玉珠坐在院子里头,唉声叹气的,面上的表情很愁苦,连宁然回来了也没察觉到。
宁然有些奇怪,就叫道:“外公,外婆,怎么了?”
宁成晖和许玉珠听见声音回头看,看见宁然,立即站了起来。
许玉珠急匆匆走向宁然,“然然,你可算回来了。”
宁然见他们这反应,心中已有计量,“嗯,许家发生什么事了?”
宁成晖和许玉珠面面相觑。
宁成晖有点忐忑,踌躇道:“然然,我们想跟你商量点事。”
“好,你们说。”
“就是……前几天,我们不是赚了些钱,加起来有六七十吗?”
宁然点头,“你们跟我说过。”
天才武帝 大星星
其实宁然帮宁成晖和许玉珠摆摊开了头之后,除了确定他们没有遇到麻烦,就没再去问过宁成晖和许玉珠关于他们摆摊情况的事了。
在宁然心里,她有法子赚钱,自然不会在意宁成晖和许玉珠赚的那些钱。
她只是就得,宁成晖和许玉珠有事做,每天能开开心心的,其他的,她就无所谓了。
至于他们赚的钱,宁成晖和许玉珠可以存起来,留作以后他们备用。
但宁成晖和许玉珠心里还是有点依赖宁然。
他们大抵是半辈子都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赚过这么多钱,有些无所适从,就在每天晚上盘点时,都会在最后又告知宁然,让宁然帮他们算算,他们有没有算错。
故而,对于宁成晖和许玉珠现在身上有多少钱,宁然还是非常有数的。
宁成晖叹道:“这次我跟你外婆回去,遇到了不少事,不过都没什么。”
十几年前宁清云的事影响太大了,到现在,宁成晖和许玉珠回许家,遇到的人还是会对他们指指点点。
他们自知理亏,没法反驳,只能低着头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不出意外,宁成晖和许玉珠还没到许家,消息就先被村里人给传到了许家。
他们到时,见到的其实是许家紧闭着的门。
宁成晖大着胆子上前去敲门。
但他们在外头等了一晌午,门都没开。
最后还是许保民夫妇趁许老爷子午睡时才出来,说是老爷子的话,不许他们进许家门,怕让许家的列祖列宗羞愧。
当时许玉珠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许家老爷子一辈子说一不二,许保民夫妇以及许林都很听老爷子的话,又顾忌老爷子的身体,不敢忤逆老爷子的意思。
他们连许家门都没进去。
这些事情,宁成晖和许玉珠细细商量过,不想让宁然知道。
本来这些年来唯一有联系的宁清凤一家对宁然就够差了,要是再让宁然知道许家这些事,宁成晖和许玉珠怕会令宁然伤心。
虽然宁然不说,但他们都知道,宁然心里其实很渴望亲人。
我的忠犬男闺蜜 程夕
不然,依她的性子,不会主动跟许林他们亲近。
宁然大抵猜得出宁成晖和许玉珠遭遇,从善如流的没戳穿,直接问:“许家出了什么事,让你们在那里留了一晚?”
宁成晖和许玉珠面面相觑,一派颓然。
许玉珠眼眶有点红,“然然,你外祖父,可能不行了。”
宁然倏地抬眼看向他们,有些意外,“什么?”
宁成晖解释道:“昨天我们放下东西,本来是要立即走的,谁知你外祖突然病发,来不及送县医院,就送去了卫生室急救。那里的大夫检查后,说你外祖可能会有中风的危险,身体也撑不住多久了,我跟你外婆看林子他们忙里忙外的,就留下来帮忙操持家里的事。”
宁然心里难掩意外。
她上次给许老爷子的把脉,他的身体虽然糟,但绝对没有宁成晖和许玉珠现在说的这么严重。
她还特地做了些准备,一防许老爷子病发突然。
过去这么多天了,也没听见许家传来什么消息,她还以为许老爷子转危为安了。
怎么会突然这样?
难不成她走后,许老爷子又经历了什么?
“你你们现在这是?”
许玉珠想说什么。
但话还没开口,突然注意到宁成晖朝她摇头。
她跟宁成晖老夫老妻了,何尝不知道宁成晖的意思?
许玉珠咬了咬嘴唇,没吭声。
宁成晖道:“到今天早上,你外祖都没有醒。然然,我们跟你舅公他们商量了,卫生室大夫建议,要是过了今晚,你外祖还没醒过来的话,就得送来县医院做手术,我们都同意。但是,你舅舅他们一家这些年了,医药费花了不小,没攒下几个钱。我跟你外婆就想把最近赚的钱先借给他们,凑凑手术费。”
许玉珠有些愧疚的对宁然道:“然然,真是对不住,本来是想赚钱,给你攒学费,可是钱还没有开始攒,就得花了。”
这钱花的很有必要,宁然也挺赞同借钱给许家的。
许家跟宁清凤家可不一样。
本来,宁然也只是希望宁成晖和许玉珠摆摊打发打发时间,没真的有让他们给她赚学费的想法。
她当然不会不愿意。
宁然就安慰道:“没事,外公,外婆,现在外祖是最重要的,我觉得,还是尽快送去县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关键是,处在医院,宁然就能想办法让许老爷子光明正大的恢复。
一旦有了什么气色,许保民他们也只会想到是医院的功劳,不会想到她身上。
宁然现在的生活才刚刚变好,只想顺顺利利的上学,并不想让自己因为医术出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银镯的存在是万万不能叫人发现的。
只是,就是那手术,宁然不太相信县医院的水平。
宁成晖就笑道:“然然,还是多亏了你,许家正是用钱的时候,你就给他们送来了赚钱的法子,林子说了,周六那天早上,他们一定送来野菜。”
甚至宁成晖和许玉珠也在想,这几天,他们也要多多出摊,尽量多赚些钱。
或许,这是能让他们与许老爷子改变关系的时 。
不说别的,许老爷子可是许玉珠的亲爹,他们怎么能不管呢?
宁然盘算着,她或许有其他可以让许家间接赚钱的法子。
“好,外公,外婆,你们到时候若是攒不够钱,记得跟我说。”
跟宁然说又能有什么用呢?
宁成晖和许玉珠叹口气,只当宁然在安慰他们。
宁然又和宁成晖与许玉珠说了些话,就收拾东西,准备去找梁正英。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