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新聞

視頻巨頭爭奪4億動漫用戶 國產動畫內容迎新一輪增長期

視頻巨頭爭奪4億動漫用戶 國產動畫內容迎新一輪增長期

(原標題:視頻巨頭爭奪4億動漫用戶,國產動畫內容迎來新一輪增長期)

從備受爭議到爆款頻出,國產動畫市場正在被資本市場所關注。

11月21日晚,嗶哩嗶哩(以下簡稱B站)在2020-2021國創動畫作品發佈會上推出了33部動畫作品新內容,包括《恰同學少年》、《長安十二時辰之白夜行者》、《唐人街探案》等多部IP改編大作。

視頻平臺加碼國創動畫

無論從數量還是IP重量級而言,B站在國創動畫上的投入都在迅速增加。除了B站之外,前不久騰訊視頻也宣佈將推出60多部國創新番,愛奇藝表示未來將上線30個動畫重點項目,在視頻巨頭的推動下2021年成爲國產動畫大年。

視頻巨頭加碼國創動畫與中國動漫用戶的增長密不可分。“中國動畫市場已經成爲全球最大的市場。”B站副董事長兼COO李旎表示。伴隨在線動漫平臺的興起以及二次元文化在年輕代際羣體中的傳播,中國泛二次元用戶規模迎來高速增長,成爲中國動漫產業發展的重要利好因素。根據艾瑞諮詢發佈的《2020年動漫產業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二次元用戶有望突破4億用戶大關。

中國駐美大使館:堅決反對“五眼聯盟”國家發表涉港聲明

特朗普敗選了會遭到清算嗎?學者解讀

得益於國內外優質動漫作品的涌現,看國創動畫不再是小衆行爲,而是演變成爲一種潮流,這一趨勢在B站平臺表現尤爲明顯。據李旎透露,今年B站一共上線了106部作品,用戶整體觀看時長增長了98%,國創月活用戶已經大幅度領先於日本番劇。優質國創內容對於業務的拉動作用也尤爲明顯,2020年B站國創付費內容訂單同比增長了450%,國創在B站OGV(專業生產內容)內容品類拉新能力上位居第一名。

龐大的用戶基數和強業務帶動作用,正是視頻巨頭押注國創動畫的原因所在。從市場競爭格局來看,B站和騰訊視頻幾乎佔據了國創動畫的絕大多數市場份額,其中B站在非低幼動畫領域佔據了超過一半以上的市場,兩家平臺均上游IP、中游製作及下游播出方面進行了全產業鏈佈局。

在業內看來,由於受衆羣體的不確定性,內容題材上的限制和風險,非低幼向動畫內容在中國的發展一直不暢,很少出現爆款作品。隨着長視頻平臺和在線動漫平臺借鑑奈飛的動畫投資模式,對國產原創動畫進行持續投入,直接面向動畫工作室和公司合作動畫項目,非低幼向動畫在消費端的需求被有效傳達到生產端,訂單的增加有望推動國產非低幼向動畫內容迎來新一輪增長週期。

SpaceX成功發射海洋測繪衛星 18個月來首次在加州發射

國創動畫人才掣肘

國創雖好,但賺錢仍是一大難題。當下國創動畫整體缺乏工業化基礎,打造優質作品所耗費的製作成本和人力資源巨大。在營收方面,成熟的動畫產業主要依賴衍生品和零售業務,其次纔是遊戲改編、票房收入等,但衍生開發恰恰是當下國漫產業的短板。

湖州福特勇猛者國六越野商務車改裝

激烈的市場競爭使得長視頻平臺和在線動漫平臺依然需要在作品版權、新業務拓展方面進行持續投入,這也大大壓縮了盈利空間。同時國內動畫市場還面臨同質化競爭困局,少年漫少女漫之外,更多的細分化市場有待挖掘。

從2017年上線國創區到爆款產品不斷出現,李旎發現中國動漫用戶的組成非常多元,平臺不能以一個標準去判斷一個作品的好壞。其次中國年輕觀衆需要更多元的動畫作品,而不僅僅侷限於頭部大作,更親民的國創作品同樣擁有強烈的市場需求。

從全球產業鏈來看,中國現階段仍爲動畫貿易逆差大國,動畫出口發展薄弱,更多扮演的是發達國家動畫代工的角色,尤其是在作品敘事和特效質感上仍存在不小的差距。更加深入地參與動漫全球化,提升中國動畫作品的溢價和影響力,打破進出口差距,就成爲產業重要的發展目標。

李旎認爲國創動畫主要面臨三大問題:缺人才、缺資金、缺“被發現”,其中動漫產業人才缺口問題尤爲明顯。對比來看日本動畫耕耘幾十年,擁有完善的培訓機制,沉澱了豐富的人才。而中國二維動畫人才儲備非常稀缺,很多國創動畫人才是之前給日本項目做代工的。伴隨國創動畫的發展,需要更多的人才融入到產業中來做中國內容。

“不管是日本還是美國,動畫電影都佔據TOP20電影30%的市場份額,我們希望到2024年在中國電影票房TOP20上,動畫電影也可以佔據30%以上的份額。” 李旎說道。在她看來如同超人之於美國,七龍珠之於日本,超級英雄是動畫行業的核心形象符號,中國只有擁有屬於自己的動畫超級英雄,才具備向全球市場持續輸出優秀作品和文化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