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thwad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二十八節 守株待兔熱推-eob08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那婴孩的伤口鲜血汩汩流出,自然仍是哭闹不止,云翔便连忙出手为他处理了一下伤势,凑上前正合计着怎么止住这孩子的哭声,却见那孩子瞪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哭声自行止住了,方才让他松了口气。
木葉的上下五十年 傾鴉
一旁的无支祁也觉得有趣,上前逗弄了婴孩的小脸蛋一番,笑道:“云翔,如今金蝉子到手了,咱们将他带去哪里?”
云翔略一沉吟,摇头道:“咱们怕是没法将他带在身边,需得找个人家将他藏起来才行。”
无支祁奇道:“这是为何?”
盛唐崛起 庚新
云翔指着那婴孩无奈道:“孩子如此幼小,张嘴就要吃奶,伸腿就要拉尿,全都要人照料,你我又哪有这等耐性?若是跟着咱们,怕是非把他养死不可。所以,还是找户人家寄养吧。”
无支祁恍然点了点头,道:“言之有理,云翔,那等这小子长大些,咱们又将如何处置他?是送去东天或者西天换来些宝贝,还是将他吃了增长功力?”
云翔皱了皱眉,沉吟道:“这个倒不必急着决定,据我所知,这小家伙日后很可能会引来三界间的一场大乱,只是如今看来,这场大乱的契机尚且不明,不妨且先让我观察一番,若是此事真要发生,咱们便在这场剧变中占得先手了。”
说到这,他见无支祁又露出了一脸迷茫之色,只得摇头叹道:“反正我还留着他有大用,具体的用处,到时便知道了。”
无支祁只得道:“那你说,咱么现在将他送去何处寄养为好?”
云翔道:“若我所料不错,一两天之内,东天与西天便能到孩子被投入了江中的消息,到时定会沿江寻找……”
说到这,他不由得想起,若是按照原本的记载,应该是唐玄奘顺流而下,被金山寺的法明和尚所收养才对ꓹ 不过,现在他当然无需依此行事ꓹ 一则是避免被找到,二则也是刻意想试探一下历史可以容许的改变程度。
于是,他便道:“带着这小家伙行动不便ꓹ 若是惹来旁人注意反倒弄巧成拙,所幸离此五百里便是庐江城ꓹ 城中人口众多,我打算将他送去城中找户人家寄养ꓹ 人那些和尚将江渎翻个遍ꓹ 定然也找不到那里去。”
无支祁点头道:“如此也好,那你便先带着他过去,我带着水寨兄弟们再留上两日。”
云翔奇道:“你要留下?这是为何?”
无支祁笑道:“当年在河西村中,老子被那些秃驴百般欺辱,如今他们既然要来江中找人,我也自然要有所回报才行,若是不然ꓹ 他们岂不是以为我这水猿大圣真是纸糊的不成?”
云翔立时明白过来,无支祁一旦入水ꓹ 修为增长十倍有余ꓹ 寻常神佛恐怕不是他的对手ꓹ 此番他却是想借着这机会ꓹ 为自己出上一口恶气。
按理说来,此举不免会惹来两方的疑心ꓹ 让他们怀疑金蝉子落入了自己手中ꓹ 可是他转念一想ꓹ 到时为了寻人,他们定然会询问江渎龙王ꓹ 到时仍能够得到情报,倒不如放任无支祁大闹一番,也可以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主聖鬥士+綜漫穿越之女神路漫漫
此間逍遙遊
想通了此点,他便问道:“到时来人只怕不会少,你可有把握对付得了?”
至上天庭 楚橋
无支祁大笑道:“若是在水中还收拾不了他们,老子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你且放心便是,即便当真寡不敌众,我也有十成把握逃掉,反正总要给那些秃驴一个难忘的教训才行。”
云翔点了点头道:“也好,那我便先往庐江城送人,你且小心行事,三日之后,我在庐江城外的巢湖中等你,你若不来,我自会回来找你。”
说完,他抱起了一旁的唐玄奘,御风便朝着庐江城的方向飞射而去。
无支祁眼看他远去,方才返身回了江渎龙宫,招齐了一众水寨兄弟,便准备与那些佛门之人大干一场,借以重振双叉水寨的声威。
且说那殷小姐追杀无果,只得悻悻地返回了府中,所幸扮做了知府的刘洪外出公干未归,她才稍微松了口气。她生产不久,气血不足,只觉精神困顿,便自行洗漱安歇了,一觉下来,却不知做了多少噩梦。
祖巫霸世
凌晨时分,刘洪方才返回,一眼便看出殷小姐原本高高隆起的肚子瘪了下去,顿时大惊失色,连忙摇醒了她,问道:“娇儿,你腹中的孩儿呢?”原来,在殷小姐的百般欺瞒之下,自始至终,他仍以为那是他自己的种。
殷小姐早已有所准备,闻言哭诉道:“洪哥,孩子没了,今日好容易生产出来,却是个死胎,我已让人丢入江中了。”
刘洪惊道:“竟有此事?为何不早早派人来告知于我?”
殷小姐垂泪道:“我已伤心欲死,却不愿你也承受这等惨事,是以不曾让人去传信。”
刘洪本想再责怪,却见殷小姐哭得如此凄凉,顿时心中不忍,只得劝慰了几句便作罢了。
次日一早,他尚未起床,便有下人来报,门外有四个僧人求见,说是有十万火急之事禀告。
情深不渝 漫兮
刘洪曾手刃陈光蕊,也是心中有鬼,便也不敢大意,慌忙穿好了衣服起身相迎。
那四个僧人一看就气质不凡,正是智慧胜佛、望海菩萨、黄眉菩萨与灵吉菩萨四人所扮,一见面就合十行礼道:“贫僧等见过知府大人,大人喜得贵子,真是可喜可贺啊。”
刘洪一听这话,脸色就沉了下来,不悦道:“各位大师,今日一早上门,莫非是来挖苦本府的吗?”
四人一愣,忙问道:“知府大人,此话何意?”
刘洪黑着脸道:“我那孩儿一出生便已夭折,何喜之有啊?来人,把这四个坑蒙拐骗的和尚给我轰出去。”
四人更是大吃一惊,面面相觑,纷纷道:“那陈祎分明阳寿未尽,又怎会身死?”
“陈祎?”刘洪奇道:“我那孩儿尚未起名便已身死,又哪来的这等名号?更何况,就算有名字,也应当叫刘祎才对,你们……”说到这,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失言,顿时脸色大变,改口道:“你们当真是一派胡言,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四人心中狐疑,却也不便再多问,只得告辞离开。
殯葬學的那些詭異事 黃亮0504
方一出门,心思最细的望海菩萨便忍不住皱眉道:“世人皆知这知府陈光蕊,却又怎的自称姓刘?而且,那陈光蕊明明是个文弱书生,怎的看起来却像个练武之人,身上还隐隐有些杀气?”
智慧胜佛顿时目露惊疑之色,正要开口说话,却见黄眉、灵吉二人正侧耳倾听,忙一拉望海道:“回头再说。”说完,便连忙带着望海菩萨匆匆离去了。
黄眉菩萨与灵吉菩萨对视了一眼,也齐声道:“这陈光蕊有问题,走,快去查证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