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9s79熱門都市异能 鎮國天師笔趣-第460章 風魔的忠告推薦-nmyzf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我横过刀锋一搅,将袭来的三支利箭搅碎,再次抬头,顾兰已经带着那个名叫小芳的女人,直接跃上别墅后墙,准备逃离我的视线。
浮生之約
这女人狼狈逃窜,还不忘心有余悸地回头看我,口中连连惊呼,发出凄厉的尖啸,“林峰,你为什么永远比我厉害,我不服,总有一天,老娘会报了今天的仇恨!”
“报仇?你可能想多了……”
我收掉黑魔刀,发出一声冷笑,与此同时,那别墅后方却跃出一道身影,手中长剑一抖,挽出三朵剑花,封住了顾兰逃离的路线。
重來1976
“啊!”
这女人又是一声尖叫,被那绚烂的剑光逼回了别墅,一掌推开手中的人,足尖轻点,跳到了假山之上,满脸震惊地望向后墙。
在那里的墙头之上,出现了一个手持长剑,神情漠然的男人
——陈玄一,他早就趁我和这帮女人交手的时候,截断了顾兰的退路。
“你……你又是谁?”顾兰有些崩溃,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骑坐在墙头上的陈玄一,抓狂惊叫道。
“抓你的人!”
陈玄一居高临下,审视着顾兰那张因为愤怒而稍显扭曲的脸,忍不住抿紧了嘴角,摇头说,“卿本佳人,奈何从贼?你替魔教卖命,犯下了累累罪行,也该被天收了。”
千载离殇:神女妖娆 绝不妖娆
“屁话,自从弱肉强食,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鬼,这里轮不到你说教!”
顾兰彻底愤怒了,伸手一掏,从身后摸出一把尺来长的短剑,照着陈玄一面门划过去。
不得不说,这女人修为暴涨之快,实在令人匪夷所思,虽然她受制于黑魔刀的煞气,被我逼的十分狼狈,然而一旦认真起来,手中的短剑却刁钻狠辣,自有一番风骨。
陈玄一持剑相迎,与这女人对拼了几剑,脸上颇为凝重,流露出十足的诧异感来,“林峰,这女人身手不错啊,到底是什么来历?”
我持刀上前,一边狂冲,一边喝道,“她是光复会新晋的分堂堂主,不要留手,咱们合力擒下她!”
“好!”
陈玄一剑啸长空,一剑画出圆弧,将顾兰手中的短剑格退,同时身形一转,长剑疾刺,每一剑都笼罩顾兰周身的要害。
这女人修为的确长进很大,但是毕竟没有太多临敌经验,而且先前也被我吓破了胆,面对陈玄一那延绵不绝的剑招,顿时手忙脚乱,一时失手,被陈玄一抓住空档,在肩头戳出一道血痕。
“啊!”
陈玄一手腕一抖,剑锋中渗透出一股柔劲,将顾兰直接挑飞,狼狈地跌落地面。
此时我已经赶到顾兰身后,收起了全部的怜香惜玉之心,翻过魔刀,用刀背撞向这女人后脑,将要将她打晕了带回去审问。
顾兰情知不敌,赶紧回手一剑,将刀背撞飞,同时腾身往后纵跃,口中发出凄厉的尖叫,“风魔大人,您再不出手,妾身就只能落到这两个臭男人手中,再也不能服侍你了!”
挂牌黑暗之神
还有帮手?
听到这话,我和陈玄一皆是一愣,未及反应,那别墅的深处,却传来一道苍劲的低咳,一道浑厚的叹息声,也随之响起,“小兰,你先退下吧。”
“是谁?”
愛的輪轉風雨之夜妳在身旁
我和陈玄一同时转过视线,目光森冷地逼视着别墅大厅的落地窗,这才发现一个须发皆白,然而面相却十分冷漠的唐装老头,正静静地端坐在那里,用极为平静的目光看向我们。
当我的目光,与对方视线遭遇的那一瞬间,立刻感到浑身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一股寒气涌上心坎,宛如被毒蛇咬了一口,整个人都忍不住一哆嗦。
泥煤的……这样一栋小小的别墅,居然藏龙卧虎,存在着仅用一个眼神,就能将我吓得心口狂跳的猛人。
盛夏凉风之爱了你这么多年 日暮良
陈玄一也是莫名惊骇,拉着我,径直往后退了一步,望着那个不动如山,气势却威猛如虎的健硕老人,抖着嘴唇说,“风魔?”
“然也!”
唐装老头梳着大背头,平静地端坐在沙发上,用一种淡定的眼神,分别扫过我和陈玄一,声如洪钟,平静地开口道,“在你们二位的身上,老夫居然捕捉到了一些故人的气息,这世间的事,可真是奇妙啊!”
他自顾自地叹着气,然后缓缓起身,背负着双手,气定神闲地朝我俩走来,将目光锁定了我,幽幽一叹道,“你手中拿的,莫非就是黑魔刀?”
我心中狂跳不止,凝视着这个宛如狮虎般可怕的老人,“是……你也是光复会的尊老?”
对方顿住脚步,满脸淡笑道,“老夫风魔,有幸能在此地遇上林家的后人,实在幸运得很。”
他嘴上说的客气,然而魁梧的身形中,却释放出足够的张狂和霸道,冷眼一挑,凝视着我说道,“林老魔久不出世,却让林家子孙带着黑魔刀闯进江湖,这一点,老夫倒很是不解,我记得他曾经说过,林家人,将永远不过问江湖事才对。”
我被这老家伙的气势吓得小腿肚子直哆嗦,强行稳了又稳,咽着唾沫说道,“我爷爷是我爷爷,我是我,他的话,并不代表我的抉择。”
桃運毒醫
异界至尊杀神 道一
“哦?”
最强坑爹系统 圈圈不圆
风魔笑了,目光尽显玩味,说那么,小伙子,你一再与光复会作对,其实并非出于林老魔的授意,而是你自己的选择咯?
这会儿我背上已经被冷汗濡湿了,但还是硬着头皮,点头道,“你们光复会做事,太过专横霸道,我看不过去,如此而已。”
他哦了一声,仍旧背负着双手,默默说道,“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试图挑衅圣教威严,以此来成全自己的名声,这一点,老夫能够理解,但凡事不能太过火,否则引火烧身,只会给自己找来不自在,这道理,你可知道?”
话说到这里,他用那双宛如猛虎般的可怕眼神,直勾勾地凝视着我道,“年轻人,听我一句忠告,今天的闹剧,就此打住吧,看在林老魔的份上,老夫不与你计较,走吧,离开渝城,永远不要再管这档子闲事了。”
我早就巴不得尥蹶子,正要答应,可陈玄一却不肯,反倒上前一步,不卑不亢道,“敢问前辈,我们要找的人,是不是在你这里?您贵为江湖宿老,怎么能干出这种卑劣行径!”
“玄一……”
我嗓子眼直哆嗦,正要拉扯陈玄一,让他不要去捋这根老虎胡须,而风魔在听完这番话后,直接就笑场了,转而凝神注视着我们,一字一顿道,
“年轻人,你这是在教我做事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