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絕世武魂 線上看-第五千六百六十二章 重新考覈!熱推


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绝世武魂
“我天枢剑宗如今被一位后来的长老所掌控。”
“这些安排都是那位天河长老一手造成的!”
听到这些,陈枫能感受到周围人都倒吸一口气,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就连司空昊也一脸难色。
看样子,背后竟然还有隐情。
陈枫深吸一口气。
“我不管你们怎么说,既然我回来了,该查的一个也不会放过。”
“眼下,我只问你们一件事。”
“你们口口声声称呼我为大师兄,我就想知道,徐峻师兄现在何处!”
天枢剑宗原来的大师兄是谁,陈枫不清楚。
但他知道,无论是谁,都绝轮不到他的头上。
徐峻师兄虽然心境不高,天赋有限,但至少心正。
在天枢剑宗最为没落之际,其他人都离开天枢剑宗自求多福了,他却始终不离不弃。
即便是陈枫,也没有这份归属感。
可他的话不断回荡开来,无数次质问着在场各位,却愈发显得寂静。
针落可闻。
没有人回答。
陈枫目光刺向雪松长老,后者瑟瑟发抖,哆哆嗦嗦地问出一句话。
“谁……谁是徐峻?”
谁是徐峻?
这恐怕是如今天枢剑宗绝大多数人疑惑的问题。
陈枫扫过在场每个人的脸,就连司空昊对这个名字也是毫无反应。
“陈枫?”
又是两道惊呼传来。
阙元洲兄弟自天枢剑宗的内部赶来。
陈枫注意到,他们跟司空昊一样,身上的服饰都已换成了内宗的紫色银边卷云纹弟子服。
越来越多的天枢剑宗弟子闻讯而来,陈枫回归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星河剑派。
就连门主大殿中的洛星尘,也突然睁眸。
他朝着天枢剑宗的方向眯了眯眼睛,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
陈枫站在天枢剑宗宗门大殿外的广场之上。
几乎所有未曾外出的天枢剑宗人员,此时都站在广场之上。
有意思的是,没人开口,可眼前内宗弟子和外宗弟子站得泾渭分明。
而眼前几乎清一色全是生面孔。
陈枫沉声问道:
“天枢剑宗原先的那批弟子、执事、长老,如今何在?”
除了阙元洲兄弟和司空昊,他竟没看到更多认识的人。
先前已经听闻,钟离瑶琴和越心兰闭关中,可他看了一圈,连尹浩然都没出现。
再见时的喜悦此刻已经消散。
面对陈枫的问题,阙元洲兄弟面面相觑,看上去有苦难言。
还是司空昊不管不顾,有什么说什么。
“陈枫,你有所不知。”
“大战过后,星河剑派死伤无数,天枢剑宗更是如此。”
“你方才问的那个徐峻师兄,我已经打听过了,也死在了那场战役中。”
一方面,星河剑派触底反弹,成为东荒仰望的存在。
天枢剑宗更是有陈枫这个活招牌在,谁都想跟他攀上一点关系。
可另一方面,天枢剑宗的底子,实在是太差了!
更何况不知为何,宗主带着唯一管事的越心兰长老闭关。
当大量修士前来,想要加入天枢剑宗时,一位名为卢温的长老站了出来。
“那一战后,我们兄弟几个没想到这些,直接闭关疗伤去了。”
“却没想到再出关时,天枢剑宗已经大变样。”
说到这,司空昊有点惭愧地挠了挠头。
“我听说那卢温老头本就是天枢剑宗的天河长老,也没太在意。”
“收的人多了,分一分内宗外宗,也没什么。”
“却没留意到其他的事。”
听到这里,陈枫基本上已经明白了。
他看向左手边那几位身披北斗星袍的长老。
“哪位是卢温长老?”
听到这话,广场之上再度响起此起彼伏的议论声。
陈枫这么一问,背后有一条极为重要的讯息传递出来——
他,并不认识卢温长老!
那可是陈枫!
天枢剑宗最初的所有弟子、执事、长老,按理说他绝不会不认识。
也就是说,卢温长老骗了他们!
高门嫡女之再嫁 清风逐月
又是一个扯着幌子装模作样之人!
一时间,不少目光汇聚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那人身形佝偻,满头白发,面上沟壑纵横,拄着一根拐杖,看上去俨然一副垂暮模样。
但,他身上的气息却有十方洞天境第九洞天之强!
即便被陈枫盯着,这位卢温长老依旧老态龙钟,巍然不动。
“你就是卢温?”
老者不缓不慢答道:“正是。”
“你原来是天权剑宗的天河长老吧。”
虽是问句,用的却是陈述的语气。
这一切的规划、排布,完全照搬了天权剑宗那一套。
而卢温身上穿的确确实实是天河长老的星袍。
在星河剑派,只有门主和宗主能钦定天河长老。
钟离瑶琴闭关了,也没听闻洛星尘插手干预天枢剑宗之事。
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其他剑宗的宗主,钦定了卢温为天河长老。
听到陈枫这话,全场一片哗然。
但卢温却依然镇定如初,微微点头。
“有何不妥吗?”
陈枫笑了。
他看向广场上站着的所有人,终于在里面看到了稀稀疏疏几个原是天权剑宗的人。
而且,是几条走狗!
有他们在,说明他们的主子,也定加入了天枢剑宗。
陈枫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他冷冷看向众人。
“天权剑宗已经烂了,可天枢剑宗才刚恢复巅峰,我不可能坐视不管。”
“这样吧,我会跟门主打声招呼,明日起,所有人重新考核。”
“没有通过考核的,要么成为杂役弟子,要么就滚。”
此话一出,广场之上瞬间沸腾了。
不少弟子当即慌了神色,红着脖子壮着胆子大喊。
“就算我们尊称你一声大师兄,可你有什么权利让我们滚出天枢剑宗?”
陈枫嗤笑一声。
“滚出天枢剑宗?不好意思,我说的滚,是滚出星河剑派!”
贅 婿
“至于凭什么?就凭我拳头硬!你若不服,我允许向我发起挑战。”
好狂妄的口气!
一番话下去,直接堵死了叫嚣者的嘴。
但,忽然耳畔传来一个声音。
“陈枫,你这样做,只会让天枢剑宗元气大伤。”
“你若心里还有一点宗主,就该知道,天枢剑宗对她而言,有多重要。”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