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討論-第二百八十章 劍威逼人閲讀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隱世高人原来我是隐世高人
牧十剑目光冷淡,手中十字剑劈出,朝着守护者少年的头颅斩下。
他知晓守护者传人不凡,所以出手根本不会有任何留情。
而他释放葬天剑魂后的战力比之极道至圣也丝毫不弱,并且还是与那种成为极道至圣多年的强者相比,而不是之前被杀的地缚神那种刚刚成为极道至圣不久的生灵。
“还真是不留情啊。”
守护者少年开口,屈指一弹,空间之力释放,刹那间形成亿万道空间屏障,叠加在一起。
看似很薄的一层空间屏障,实则是亿万道空间屏障的结合,形成至强的空间防御。
轰!
十字剑缠绕着葬天剑魂之力落在了空间屏障之上,一瞬间成千上万道空间屏障破碎,但从许言、星辰圣君等人的视角来看这一剑被挡住了,没有击碎空间屏障。
因为那是亿万道空间屏障叠加,哪怕十字剑一瞬间斩碎了成千上万道空间屏障也无法彻底击破。
牧十剑目光微凝,体内的葬天剑魂之力全面释放。
葬天一式!
十字剑徒然间爆发出至强的剑魂之力,一斩而下,瞬息之间斩破亿万重空间屏障劈向守护者少年的脑袋。
守护者少年条件反射般伸出双手抓住了十字剑,然而以葬天剑魂之力施展的剑式爆发出的威能无比强大,瞬间斩碎了他的双手。
不过他也争取了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刹那时间,而他则趁着这一刹那的时间携带着白色木箱瞬移到了远处,劈开了这一剑。
轰!
剑威余波落在地面,在大地上留下了深不见底的剑痕。
这一剑,可开天!
“好强的剑魂、好强的剑式。”守护者少年惊叹地开口。
他的双手已经恢复,但刚刚的那一幕还心有余悸。
是他小看了葬天剑魂的力量,差点就真正受到重创。
白九
若是刚刚没有劈开那足以开天灭世的一剑,他即使不会死也要受到重创。
牧十剑没有言语,身形闪现追击,一剑刺向守护者少年。
他知晓葬天剑魂的力量,堪称无物不破,没有什么不可斩灭的,而这也是他的优势。
剑锋所向,生灵必退。
守护者少年拍出一掌,周身爆发出无尽法则锁链,迎向十字剑。
然而十字剑所即之处,法则锁链瞬间奔溃,无法阻挡哪怕那么一瞬间。
守护者少年身形一闪,想将白色木箱也带着进行空间移动。
然而牧十剑手中的十字剑突然改变了方向,朝着守护者少年的脚斩去。
葬天剑芒爆发,极速斩击而去,斩断了守护者少年操控白色木箱的一切手段。
守护者少年用以操控白色木箱瞬移的法则之力被斩断,无奈之下只得自己瞬移在远处,劈开葬天剑芒。
他看着牧十剑露出得意的笑容将白色木箱收取在身旁,稚嫩的脸上露出恼怒之色。
“天道圣物是我的了。”
牧十剑开口,右手持剑,白色木箱在左侧被剑气托着,剑意逼人、风姿绝代。
突然,一杆黄金三叉戟在此时破空袭来,直接刺向牧十剑的面庞。
牧十剑抬手一剑劈出,斩在黄金三叉戟上,爆发出的强横威能将黄金三叉戟以及手持黄金三叉戟的战神圣君轰飞。
他的修为高于战神圣君,故而战神圣君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连偷袭他都不可能成功。
数不胜数的星辰在此时出现,从高空中坠下,朝着牧十剑砸去。
这是星辰圣君的手段,此时的他立于高空之上,背后的星辰真界宛如一片星域,而他则立于星域的中心,是整个星域的掌控者。
“你们修为太弱,无法和我争夺。”
牧十剑开口,十字剑朝着高空一挥,爆发出黑色剑光。
剑光一扫而过,击灭所有的星辰,也击溃了星辰圣君所立的星域。
一剑重创星辰圣君,且这根本不是他的全力一剑,毕竟他也不想就这样杀死星辰圣君,好歹也是人族的一位潜力很大的天圣。
幽冥刺在牧十剑出剑对对星辰圣君的时候动了,身形悄然飘到了白色木箱的下方,从下方抓向白色木箱。
他不敢正面与牧十剑对抗,想趁着牧十剑将注意力放在高空之上的星辰圣君身上时悄然从下空带走白色箱子。
冷傲影帝嗜宠妻
“啊!”
然而幽冥刺的双手刚刚伸出去就被剑气斩碎了,此时的剑气比之前强了许多,乃是葬天剑气,根本就不是它能突破的。
不过它也极为果断,失手之后身形闪现在远处,直接开始遁逃,不敢停留。
它之前就已经受了重伤,刚刚只是最后的尝试,失败后自然要第一时间离开,避免被牧十剑一剑斩杀。
“不愧是葬天圣君,这种实力,在炼狱中应该也是最为顶尖的层次。”天神圣君叶墨看着那剑威逼人的牧十剑,开口道。
他一直没有出手,此时更是放弃了出手的打算。
如果他也是大道圣人、与牧十剑处于同一境界,那么一定会出手争斗天道圣物,大不了一战。
同境一战,他没什么畏惧的,可牧十剑的修为高于他,若是真要拼死一战,他绝对会死。
他不怕死,但不想死得毫无价值,更不想让童可可失去最后的依靠。
“没办法,他成为圣人都超过了万年,如今是大道圣人修为,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天翼圣君有些不甘地道。
若是寻常的大道圣人,他大可直接出手,完全不需要忌惮。
可对方也是天圣,同境实力比他只强不弱,而在修为高于他的情况下,他根本没得比。
“我们走吧。”
一冥惊婚
叶墨牵着童可可的手,朝天翼圣君喊道。
天翼圣君微微点头,旋即他们三个都是悄然离开了。
牧十剑目送着叶墨、童可可和天翼圣君离开后,将目光转向了许言,声音平淡。
“你呢?还要与我争夺天道圣物吗?”
从最开始在荒天城时,他就没有小看过许言,而现在在天道禁地就更加不会小看许言了。
他知晓龙象圣君与许言的那一战,那个连他都觉得实力还不错的龙象圣君死在了这个新晋天圣手中。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