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天啓預報討論-第九百二十一章 羈絆?(感謝wangdu001的盟主熱推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冬季的奈良并不算是旅游旺季。
随着大雪的到来,街道上的人也越发的稀少,只有车辆无声的往来,雪粉破碎的声音被覆盖在喇叭的声响之下。
在加油站休息的时候,槐诗从便利店里买了两瓶水回来。
而罗素则不惧大雪,坐在路口的椅子上抽雪茄,依旧是一副北极熊的样子,倒是分外和谐。只是不知道别人看来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一点骚乱都没有引起来。
“给,你要的茶。”
槐诗把东西递过去,自己把免费赠送的旅游地图展开,分辨着上面的标志和方向:“你要去哪儿见老朋友?”
“不知道,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联系,我只知道她在奈良,其他的一概不知。”罗素摇头。
“喂,那怎么着?总不能我去市政府让他们用市区的喇叭播报一下寻人启事吧?”
槐诗都被那样的场景逗笑了:“‘来自象牙之塔的XX小朋友,你的朋友罗素正在市政府等着你,他还带了金陵断头王一起,想要给你表演一个节目‘,这样的?”
“喂,对老前辈要尊重一些啊,槐诗,她的年纪都够当你奶奶了。”
罗素随手,毫无公德心的将雪茄丢进了草丛里,拍了拍身上的白毛:“不用找了,我知道她在哪儿,动物最多的地方,你跟我来就是了。”
说着,白熊人立而起,大摇大摆的顺着道路往前走去。
笔直的走进了……
奈良公园?
槐诗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倒是不奇怪罗素的找人能力,而是光天化日之下,一只北极熊跑进散养鹿群的奈良公园里,这场景未免奇幻过头,让人吐槽无力。
或许是唐突大雪的原因,奈良公园里的旅客们都跑去咖啡店里取暖了,一时间竟然空旷了许多。
槐诗跟在罗素身后,一路漫无目的的随意巡游着,心中越来越好奇:“话说,你找谁啊?”
“我想想……差不多是当年的班花?”
罗素捏着下巴笑了起来:“当初四期培训里,阳子她可是基础科最夺目的女孩儿。很多人上课的时候眼睛都在偷看她,她那时候经常束着马尾,后颈下面有一颗小痣就会露出来……”
“喂,就不要说你的校园青涩恋情了好么?”槐诗受不了了。
“这是人对美的欣赏好么?况且,我那会儿有女朋友了。”
罗素回头,轻蔑的瞥了槐诗一眼,补充一句:
“——两个。”
槐诗憋了一口老血,不知道怎么接这一茬。
只是忽然想起来,这个北极熊的脖子好像是没有砍过的类型……
手痒了。
“你们这些年就一点联系都没有?”槐诗问。
“理想国那么大,我总不可能有每一个人的电话号码吧?况且,那会儿我满脑子都想的是怎么当命运之书的记录官,并不怎么在乎其他人,后来……后来也没顾得上。”
罗素叹息了一声:“当年天国陨落的时候,她正好在现境主持课题,没有受到损伤。可她的老师和父母都去世了啊,据说她本人后来也在存续院的心理测量室休养了一段时间……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过的怎么样。”
他停顿了一下,回头严肃的嘱咐道:“一会儿见到了面,记得态度放尊重一点,她脾气很大的……以前她曾经是理想国最好的仿生学和机械生命学学者,也是学者里最喜欢打架的人。如果动真格的,你未必打得过她。”
“这么夸张?”槐诗傻了。
罗素没有说话,往前走了一段之后,脚步忽然停住了。
看向远方。
在纷飞的雪花中,那个背对着他们的身影,她正蹲在地上,检查着一只受伤的母鹿,为它更换骨骼的夹板。
出乎预料,并不苍老,反而年轻的出乎预料。
看上去好像只有二十来岁,充满知性,温柔的抚摸着母鹿的脖颈,令躁动的鹿也驯服的趴在地上,任她施为。
“在这儿等着我。”
罗素低声吩咐,把槐诗留在原地,一个人走上前去。
并不急着打扰,而是凝视着那个身影,许久,静静的等待着她工作完成。
充满了耐心。
直到她的工作告一段落,回头看向身后的客人。似是未曾预料到罗素的到来,愣了一下,眉头挑起,浮现疏离。
“有什么事情么,这位先生。”
“好久不见,阳子。”罗素轻声感慨:“你还好么?”
“……抱歉,先生。”
短暂的沉默之后,罗素面前的女人缓缓摇头:“你可能认错人了。”
“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和过去一模一样啊,怎么可能认错?可大家都一把年纪了,总不能还记恨过去的事情了吧。”
罗素叹息:“我这一次来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你商量。”
“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冷淡的提起药箱:“如果要找人的话,可以去广播室,我还有工作,恕不奉陪了。”
罗素愣住了,未曾预料到时隔多年之后,再次相见竟然如此冷漠,下意识的拦在前面:“等一下,阳子,难道一句话的功夫都不给我么?”
女人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换了个方向,转身离去。又被罗素拦住。
只不过,好像没得谈了。
“出师不利啊。”
远处,槐诗忍不住叹了口气。
看来理想国的人未必希望看到罗素的出现,毕竟,美梦破碎之后,有多少人还有重新再来的勇气呢?
但这和我淮海路小佩奇有什么关系?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干脆在旁边卖鹿仙贝的摊位上买了两包饼,随手投喂起围聚在身边的鹿来。
喂鹿看戏,岂不美哉?
别说,喂鹿还挺好玩的……
“阿姨,再来两包。”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他回头掏出钱包来,喜滋滋的揉着鹿,恨不得这一出好戏再演下去,最好预定个续集。可摊位后面,那个抽烟的老太太终于看不下去了。
摇头,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你们一块的?”她问。
“啊,差不多。”槐诗耸肩,幸灾乐祸的说:“那老头儿神经病的,别理他。”
“呵,看出来了。”
老太太掐了烟,一脚踩灭:“当年他就不是什么好鸟,看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动路,到处留情的样子,倒是和你挺搭,不愧是师徒俩。”
“啥?”
槐诗一愣,好像察觉到哪里不对。
然后,就听见震耳欲聋的咆哮。
像是狮子在耳边怒吼!
“——罗素你个混账东西,你是来气死我的吗!”
前理想国学者,如今奈良公园的老年志愿者,九十六岁的老太太草薙阳子深吸了一口气,充满鄙夷的怒斥:
“都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拉着小姑娘不松手,你还要丢人丢到什么程度才肯罢休!”
“……”
寂静里,槐诗的笑容僵硬在原地。
目瞪口呆。
妈耶……
.
“哎呀,原来是孙女啊,怪不得那么像。”
十分钟后,摊子旁边,罗素捧着便利店的咖啡,一排脑袋:“不愧是我,慧眼如炬!一晃眼,连孙女都这么大了,阳子你也真是厉害啊。”
“呵呵,你只是想要性骚扰吧?”
草薙阳子再次点燃烟卷,斜眼看着眼前的老狗:“这么多年不见,这是录什么节目吗,跑出来吓唬人玩?摄像头在哪儿?”
“……意外,都是意外而已呀。”
罗素摊手:“你看,阳子,我能找到这里,难道不就是你们瀛洲人所说的,你我之间的深切羁绊么?我们都是伙伴呀!何必如此苛刻呢?”
“呵呵。”阳子冷笑,“叫我草薙女士,咱俩没那么熟。”
槐诗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点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阳子不耐烦的催促道。
“就在这儿?”
罗素看了看周围的渐渐落下的雪花:“这么多年不见了,起码一起吃顿饭好吗?我只是想要知道你过的好不好而已。”
“只是如此?”阳子老太太眯起眼睛盯着他。
“只是如此。”
天弃风云录
罗素颔首,毫无心虚,坦荡回应。
许久的沉默之后,老太太抽完了烟,忍不住叹了口气,摇头:“算了,跟我来……”
收起了自己的摊位之后,老太太推着三轮车,带着他们转身离去。
.
.
四十分钟之后,温暖的房间里,空调吹出了和煦的风。
阳子从厨房里出来,将汤锅放在了燃气炉上,盖上了盖子。
“稍微等一下,再过个十来分钟就能吃了。”
她摘下了隔热手套,揉着发痛的老腰,摇头感慨:“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起码比没得吃要好。
希望你们两个也不要说什么煞风景的话吧。”
说着,她冷淡的瞥了一眼两位客人。
槐诗手里端着才吃了一半的桔子,感觉自己惨遭鱼池之殃。
这都是罗素的锅啊,我一个冷酷无情的干饭机器,难道还能有什么坏心思吗!
而罗素则不安分的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查看着各处的摆设,满怀好奇。
“你一个人独居么?孙女呢?“
“人多了太烦,我喜欢安静。自从我丈夫死后,我就是一个人住了。龙胆和她父母住在一起,周末偶尔回来看看。”
“收拾的真干净啊,阳子你真是贤惠能干。”罗素还没夸完,就被老太太面无表情的打断:“钟点工每周上门。”
“既然要做饭,不如让我的学生试试手艺,槐诗,赶快给前辈露一……”
“不必。”老人依旧冷淡,“其他的我吃不惯。”
扑哧一声。
槐诗在旁边偷笑,第一次看罗素吃瘪的样子。
心中暗爽!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