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第296章熱推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老道士听了晋安话。
也是下意识朝三清殿看一眼。
“五脏道观虽然有千年历史……”
“但这千年里的香火信徒来了走,走了来,来了又走……”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这香炉里的香灰也是满了少,少了又满,满了又少…来来回回,其实最后并没有剩下多少。”
老道士继续沉吟说道:“再加上五脏道观的人气凋零这么多年,其实香炉里的香灰,这么些年并没有攒下多少。而因为缺了香火信徒的维持,那些香灰上即便沾了不少香火信徒的愿力,怕是也都早已消散了吧。”
“即便没有消散,肯定也已所剩不少。”
“所以小兄弟若问这五脏道观的香灰是否不凡,不管是哪家道观、寺庙,能维持千年还在,肯定有各自不凡之处。可云起云散,尤其是五脏道观的史载,到了近百年有数次差点断了传承,没了香火信徒维持,单靠五脏道观的零星几人维持香火愿力也是孤掌难鸣。”
老道士说完后,又问晋安咋了?
为啥突然问起这件事?
晋安说起问事倌的那口锦袋香灰,然后说他想了解下如果用道观里的香灰,能不能也起到驱邪降魔,元神斗法的效果?
老道士听了晋安的话,笑说道:“小兄弟你有没有听过香火大道?”
“练香火大道的人,这香灰对他们就是世间最至纯无暇的功德无上后天至宝了,沾染了神的念头,岂能平凡?那是拿先天法宝给他们都不换的至宝。”
“所以这香灰肯定能驱邪避凶。”
“举个最简单的民间例子,有顽童撞邪,高烧昏迷不醒,药石无效,后来其母求到神佛香炉里的香灰,顽童喝下去立马烧退苏醒。”
听到老道士的这个举例。
晋安心头一动。
这事他倒的确有耳闻过不少。
只是这世间问道者寥寥无几。
大多数都是耽误人病情的假寺庙假道观。
老道士见晋安目露思索神色,他感慨说道:“要说到这香火大道,还是要属三大香谱最出名,分别是‘一柱真香通信去,上圣高真降福来’的《敬神三十六香》、专门烧给人的《善恶四十八香》、不跟活人打交道的《地煞七十二香》。”
“如果拿这三大香谱燃烧下的香灰用来驱邪避凶,或是落在道佛修行者手里,啧啧…有些太敬畏的话,不能深入详说太多,恐有不详降临,小兄弟你能明白老道我话中意思吧?”
“不过这些都是传说中的东西了。”
“就如善能法师跟小师兄说的,现在是阳间被神秘大能者套上枷锁,天地进入末法枯竭时代,大道古经遗失,练气手法难有作为,老祖宗很多流传下来的东西都遗失咯,实在可惜。”
晋安:“难道世间真的再无真仙?”
老道士砸吧砸吧嘴,漫不经心说道:“据说,在一些自古证道之地的神山大川里,还有一些古老传承能完整流传下来,比如三山五岳这种自古就是仙家证道的道场,也许能找到些飘渺踪迹吧。”
“只不过嘛,民间三大谣言,据说、听说、好像,小兄弟权当随便一听就好,这种民间据说的事,当不了太真。”老道士最后摇头晃脑的说道。
……
不朽之帝 醉灬心
因为晋安和老道士等下还有正事要办,晋安最后看一眼三清殿,打算等办完正事后再回来查看三清殿里的香灰,然后出门去买早餐顺便带些回来给老道士、削剑,还有棺材铺的林叔。
天天吃羊杂面也吃腻了,今天晋安买的是素菜包。
修行在武侠世界 裂土称皇
此时的时辰还尚早。
一些店铺还未开门,只有劳苦大众早早起来继续奔波一天生计。
“唉,你听说了吗,府城广场放了十几年没动的那尊大石牛,我今早听人说不见了,原地只留下四只牛蹄印子?”
“你消息也太滞后了,昨晚打更的人早就发现这个情况,天没全亮这事就已经传开了。”
当晋安手提上次买韭菜小笼包时临时买的那只竹篮子,来到包子铺打包买素菜包时,无意中听到排队在他前面的两人谈话内容。
等他正打算要细听时,这时正好轮到那两人买包子,两人暂时停止话题。
“老板,这两位施主的包子钱我来替他们付。”
就在两人拿出铜子要付钱时,晋安主动替这二人付钱,那二人转身一看是名身穿道袍的道士给他们付钱,吓得慌忙摆手说道长您这礼太大,我们无福消受,应该是我们请您才对。
晋安最终还是主动替二人付了钱,顺便买好素菜包,把位置让给其他排队的人后,他朝那二人拱手抱拳的笑问道:“刚才我听到两位施主谈到广场石牛不见的事,不知可否劳烦两位施主详细说说情况?”
见晋安这位小道长这么客客气气,平易近人,两人都是受宠若惊,再说了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其中一人连忙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情况都告诉晋安。
原来。
这事跟官府有关。
更准确的说,这事是跟都尉将军有关。
或许是为了防止那石牛再杀人,带来什么不可预知的意外吧,都尉将军昨晚找来许多牛车和麻绳,把石牛连夜运出人口密集区的城池。
……
朝两人道谢后,晋安在回道观的路上,一直在思考有关于石牛、通道、洞天福地,还有最近闹得厉害的人体残肢事件。
晋安心中猜想着,这石牛复活杀人,距通道开启恐怕是不远了?
就在晋安想着他要不要去三大世家找找李胖子打听些内部情报时,他还没找上李胖子,反倒是李胖子先主动找上五脏道观,两人刚好在五脏道观门口碰到。
“晋安道长事情有些不妙啊!”
“那尊驮着屍解仙道士高人石椁的石牛,掉进阴邑江不见了!”
李胖子一见到晋安,马上脸色不对劲的急匆匆跑来。
只是当他靠近晋安,即便篮子隔着布,李胖子鼻子比狗还灵的闻到了热乎乎的包子香气,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噜叫,然后厚着脸皮蹭过来讨要几个包子吃。
“晋安道长我一大早得到消息,就马上赶来跟你汇报这个情况,连早餐都还没垫肚子,你看这个……”
晋安好气又好笑的看一眼李胖子,他倒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把他自己的素菜包子让给对方吃,等猪八戒吃人参果,几个囫囵吞下素菜包子,心满意足打了饱嗝后,晋安让其别再卖关子了,有话快说。
晋安正色问道:“我怎么听说广场上的那尊石牛,是被都尉将军给运出城了?怎么一转眼这石牛又掉阴邑江里了?”
一说到正事,李胖子的嬉皮笑脸马上变正经起来:“晋安道长你是有所不知,那石牛邪门了,估计在阴邑江下驮屍解仙高人石椁两百多年已经修炼成精,它昨晚杀了人后,都尉本来是想将它运出城,想运到军营里镇着,免得有无知百姓不小心冲撞了那东西。”
“结果,就在快到军营时,拖石牛的十几根粗麻绳,齐齐断裂,那石牛顺着斜坡直接滚落进一旁的阴邑江里,不见了踪影。”
“那场意外来得太突然了,本来不该发生意外的,偏偏发生了谁都意料不到的意外,那位玉京金阙来的高手说,石牛翻江,通道现世,大争之世终于要开启了。”



Recent Posts